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章:风全的“邀请”
    “喂,你好。刘指导,我是大全……哦,我明天要参加阿迪(中国)总公司的一个活动,所以现在人在沪城呢……其实,今天给你打电话主要是因为我在吃饭的时候,为你发现了一个小天才……”

    紧接着,风全便将孙铭月的一些基本情况,以及到目前为止她所取得过的一些成绩,简单的向刘建军叙述了一遍。

    “这样吧,刘指导。我先征求一下她本人,以及他父母的意见,然后过一会再给你打电话吧。”

    挂断了电话之后,风全便转头对孙铭月说道:“小月,我刚才给国家田径队的短跑专项教练打了一个电话,他对你的情况很感兴趣。不过,他要求我带你去莘庄基地,通过电子计时装置进行一下成绩测试。同时,还要对你的身体进行一些相关检测。如果,你的成绩和身体检测状况让他感到满意的话,没准还能获得入选国家队的机会哦。”

    “大全哥,我真是爱死你了!”一边说着,孙铭月还在风全的脸上用了的亲了一口。

    “呃……现在的孩子啊,可真是的……”风全瞥了孙铭月一眼道。

    “切,就好像你自己比我大多少似的。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好像也只是比我大两岁而已吧?”孙铭月有些不屑的说道。

    “嗯?跟我贫嘴?不想进国家队了是不是?”风全表情严肃的沉声说道。

    风全的话音刚落,刚才还是一脸不屑的孙铭月,便立刻笑嘻嘻的搂住了风全的脖子。然后嗲声嗲气的说道:“大全哥是世界级的大明星,肯定不会跟我这么大的小女孩一般见识的,对不?”

    看着身边的两个“大孩子”,赵世杰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

    “不过,这件事情必须要先征得你父母的同意才行。”风全说道。

    “嗯,这样吧大全哥,等你们吃完饭之后,估计也不会再来什么新客人了。到时候我就去把我爸妈叫过来,然后你当面跟他们说怎么样?”

    “好的,就这么办吧。”风全点了点头道。

    “大全哥,你们先吃着,我再去让我爸给你加个菜去。”

    说罢,孙铭月也不顾风全和赵世杰的阻拦,便如同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包间。

    过了将近二十分钟之后,孙铭月又端着一大碗笨鸡红蘑炖土豆,又重新回到了风全他们所在的包间。而且,餐馆的老板,也就是孙铭月的父亲,也一同走了进来。

    ——————

    “哎呀,真是没想到啊。你这样的大明星,居然跑到我这个小店里来吃饭了。”一边说着,孙铭月的父亲还非常热情的抓住了风全的右手,用力的握了几下。

    孙铭月的父亲名叫孙嘉铭,除了是餐馆的老板之外,还“兼任”着大厨的职务。因为祖上曾经在宫内做过御厨的关系,所以孙嘉铭的手艺还是非常不错的。

    “呵呵,我实在是吃不惯他们沪城人做的东西,这不就从酒店那边跑出来,出租车司机就把我拉到您这店里来了。”风全微笑着说道。

    “你看看这就是缘分啊!就算别人想请你这个大明星吃饭都不见得有机会,可是没想到的是,你却自己跑到我这小店来了。这样吧,今天这顿饭免单,我请客。”

    停顿了一下,孙嘉铭扭过头来对自己的女儿说道:“小月啊,去找你妈拿瓶好酒去,我今天要跟大明星好好喝两杯。”

    “好嘞,我这就去。”

    不过,还没等孙铭月走出包间,便被风全给拦了下来。

    “呃……孙师傅,我是从来不喝酒的。而且明天上午我还要去一所高中参加一个商业活动,所以今天就不能陪您喝酒了。而且,我请您进来,是有件事情想跟您商量一下的……”

    紧接着,风全便将刚才对孙铭月说过的一番话,又重新叙述了一遍。

    听完了风全的讲述,孙嘉铭便不自觉皱了皱眉,然后转过头来对孙铭月问道:“月啊,你是不是很想跟你大全哥去做测试啊?”

    孙铭月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表示肯定的点了点头。

    “哎,做为一个父亲,我当然也很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能够有所成就。否则的话,我们一家也不会大老远的从东北那边,跑到沪城来开餐馆了。”孙嘉铭有些无奈的说道。

    “风冠军,跟您说实话吧,月月这孩子在小学二年级,参加全鉄岭市小学生运动会的时候,就非常轻松的拿到了100米短跑的冠军。而就在那次比赛结束之后,鉄岭市田径队的教练吴德成找到了我们家,跟我说月月这孩子的短跑天赋非常好。将来就算成不了世界冠军,也至少是块全国冠军的料。”

    “一开始吧,我还挺高兴的。哪个当爹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出人头地呢?更何况我们老孙家一直都是厨师世家,连个大学生都没出过。如果能培养出来一个全国冠军来,我这脸上也有光彩不是?”

    “哎,等我把孩子送到了鉄岭市田径队之后,当初一个劲的夸奖月月的吴德成,三番五次的向我们家要钱。说是省队的教练也看上了我女儿,但是想要进省队的话,就必须向交二十万的‘培养费’。凭着我们家祖传的手艺,在铁岭当地开店的时候有一些积蓄,如果再向亲戚朋友借一些钱的话,二十万还是凑得出来的。”

    停顿了一下,孙嘉铭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后来,月月这孩子知道吴德成向家里要钱的事之后,却死活不同意我给他拿这笔钱。说是一定要靠自己的实力,去争取进入省队的机会。可没曾想,从那之后,那个吴德成不但让其他队员排挤我女儿,而且在我家月月的成绩明显好过其他运动员的情况下,愣是不让她参加省里的比赛。这不,月月一气之下就说什么也不在鉄岭田径队练了。”

    “后来,老家那边一个承包建筑工程的亲戚,在沪城这边接了一个很大的工程,就把我也给喊了过来,在他们工地附近开了这个餐馆。然后,我寻思沪城这边的教育要比俺们家里那边好得多,就把月月和他哥都接到这边上学来了。”

    “说句老实话,我比谁都清楚女儿在短跑方面确实很有天赋。但是有了之前吴德成那件事的教训,我实在是有些担心,月月将来会不会再遇到吴德成那样的教练了啊……”说到这里,孙嘉铭脸上的表情,似乎比之前更加暗淡了几分。

    风全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身边的赵世杰给抢了先。

    “孙师傅,在国内的体育圈里,确实有很多向您所说的这些情况。但我个人认为,还是有很多人为人正直,一心想为祖国的体育事业做出贡献的教练存在。”

    停顿了一下,赵世杰指了指风全继续说道:“就拿大全这小子来说吧。他最早的时候练的是足球,后来因为揍了教练的亲戚,便直接被足球学校给开除了。可是后来被省队的岳指导发现,改练了十项全能之后,他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可以负责任的跟您讲,大全在没有拿到奥运冠军之前,他的家境甚至还不如你们家。但是他却遇到了一位为人正直,而且还非常有能力的岳指导。”

    “大全曾经不止一次跟我说过,在他没有成名之前,岳指导非但没有向他要过哪怕一分钱,而且还经常在他的身上‘倒贴’钱。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见到岳指导,就一口一个老爹的叫着。所以,请您相信,如果你的女儿能够遇到一位像岳指导一样的好教练,或许她在将来也将会有一番成就的。”赵世杰满脸真挚的说道。

    赵世杰的话音刚落,风全便点了点头道:“赵哥说的都是实话。刚才接我电话的那位刘指导,也跟我的恩师岳指导一样,为人非常正直,而且执教能力也是非常不错。如果不是他在短跑方面给我的指点,估计我是很难战胜那个博尔特的。”

    听风全这么一说,孙嘉铭的脸色也随之好看了一些。

    “风冠军,你是100米的奥运冠军,在跑步这方面你也算得上是个‘权威’了。依你的经验来看,我家月月如果像你一样走专业运动员这条路的话,将来大概可以发展到什么地步?”

    “孙师傅,虽然我不敢保证小月将来在成绩方面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但我相信,只要小月能够刻苦的训练,同时再有一位好的教练指点的话,她至少可以拿到100米短跑的全国冠军。因为,上一届全运会的女子100米短跑冠军,在成绩方面也不过只有11秒50而已。”

    停顿了一下,风全继续说道:“不过,我并不希望让小月现在就走专业运动员这条道路。毕竟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如果一旦小月无法在短跑上有所成就,同时又荒废了学业的话,势必会影响到她将来的生活。所以,我想先了解一下你家里的具体情况,然后我再说出我个人的建议。”

    紧接着,孙嘉铭便将自己家里的情况,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由于孙嘉铭的祖上曾经在宫里做过御厨的关系,所以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的爷爷和父亲,都遭到了极大的迫害。他的爷爷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七八年之后,便因为患上了胃癌而去世了。而他的父亲,也因为小时候爷爷的痛苦遭遇,导致其吃不饱穿不暖,最终同样因为患上了胃癌,在十多年前就去世了。

    妻子柳月云的父母,现在则是由妻子在老家那边的,两个哥哥轮流赡养。所以,除了自己的两个孩子之外,孙嘉铭一家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负担。

    孙嘉铭除了孙铭月这个女儿之外,还有一个比风全年长一岁的儿子,叫做孙铭云。

    因为孙铭云同样不喜欢学习,又不像自己的女儿一样有着短跑方面的天赋,所以在一所技校毕业之后,便跟随自己一起学习厨艺。

    而且,由于“胖墩东北菜”在近年来的生意情况并不是很好,所以除了雇佣了一名改刀的阿姨之外,餐馆内外便全都是孙家的人。

    在餐馆内孙嘉铭自己一人身兼老板、厨师二职之外,老板娘柳月云便是店内唯一的服务员。如果晚上生意实在忙不开的时候,女儿孙铭月也会临时充当服务员的角色。

    而他的哥哥孙铭云,在技校上学的时候便是学的厨师专业。如今,又跟随父亲学习了近两年的时间之后,在厨艺方面也并不比孙嘉铭逊色太多了。

    孙嘉铭在家自己的情况介绍了一遍之后,风全先是与赵世杰耳语了几句,然后便面带微笑的问道:“孙师傅,不知道您这个餐馆的房租是什么时候到期啊?”

    “诶?你为啥问我这个啊?”孙嘉铭有些疑惑的问道。

    “呵呵,还是我来说吧。”赵世杰微笑着说道。“我想小月一定知道,大全现在在德国汉堡俱乐部踢球的事情吧?”

    孙铭月表示肯定的点了点头。

    “实际上,早在我们回国之前,大全和我就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在汉堡当地,开一间地道的中国餐馆。所以,我们这次回国,除了要参加阿迪公司的一个商业活动之外,还打算寻找一位手艺出众的厨师。”

    “刚才,在尝到了孙师傅您的手艺之后,我和大全也同时达成了一种默契。那就是希望您能够一起前往德国,与我们在汉堡当地合开一家中国餐馆。不知道,您的意下如何?”说罢,赵世杰便面带微笑的望着孙嘉铭,等待着对方的答案。

    虽然孙嘉铭并没有去过德国,但是通过电视、网络等媒体的宣传,他对这个国家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而且,因为自己餐馆现在的生意也算不上太好,所以换个环境、换个活法也并非不好。

    不过,由于毕竟与风全二人不过只是一面之缘的关系,所以心中还是有着一些顾虑的。

    “哎,德国虽然是个好地方。可是,如果我跟你们走了,我这老婆孩子可咋办啊?”孙嘉铭摊开双手道。

    “哦,抱歉,怪我刚才没有说清楚。”赵世杰略表歉意的说道。“如果您同意与我们合作的话,我会想办法让你们全家一起都过去的。这也是刚才为什么大全要向您了解家里详细情况的原因。虽然就算再多几个人我也有办法帮你们办到德国去,但如果不是您的直系亲属的话,相对就要麻烦一些。而且,也很耗费时间。”

    “而且,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在前往德国之前,我们签订合作协议的时候,我还会先向您支付5万欧元,或是30万人民币的定金。您看怎么样?”风全从旁补充道。

    听了风全的话,孙嘉铭也随之打消了心中的顾虑。毕竟自己累死累活的干一年,刨除了餐馆的租金、水电费用,再加上自己一家的开销,也不过只有五六万的盈余。而赵世杰不但答应帮他们办理去德国的签证,还可以先给自己30万的定金。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啊。

    不过,就在他刚想要答应风全提出的合作条件之时,半天没有开口的孙铭月,却不干了。

    “大全哥,就算德国确实比国内好。可是我们全家跟你一起到了那边之后,我的上学问题,还有短跑训练方面的问题可咋办啊?”孙铭月皱眉道。

    “呵呵,这个小丫头啊。你大全哥早就替你想好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