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2章:改进缺陷的方案
    尽管此时早已过了凌晨时分,然而在汉堡市万茨贝克(andsbek)区的一间公寓内,灯光依旧明亮。?

    埃尔-卡瑞斯一边聚精会神的观察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一边在手中的笔记本上记录着有用的信息。此刻,在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反复”播放着的,是“昨天下午”风全在进行4oo米测试的时候,在弯道赛段内的整个过程。

    1、身体向内侧倾斜度不够;

    2、手臂摆动幅度相同,不符合弯道技术中摆臂的要求;

    3、没有在进入弯道前提前进行减,导致转弯时的度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4、出弯时没有及时加大步频和步幅,再次导致出弯时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加。

    经过反复的观看视频资料,埃尔-卡瑞斯终于总结出了风全在弯道技术方面存在的缺陷。

    由于运动员在过弯的时候需要克服离心力的作用,所以理论上来说身体向内侧的倾斜角度越大,便越有利于克服离心力的作用,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自己的成绩。

    另外,看似简单的摆臂动作,在过弯的时候也同样是很有讲究的。正确的做法是,在进入弯道之后靠近内侧的手臂摆动幅度相对较小,这样一来在局部造成“风阻不平衡”的状态,使得运动员的身体“自然形成”小幅度内倾的趋势。

    至于入弯之前的提前减,则与驾车入弯时的道理相似。纵然没有提前进行减的话不会像驾车时那样出现严重的“侧滑”现象,但如果想要避免踩到跑道线上而被判犯规,也要比提前减损失掉更多的度。

    凭借自己近3o年的执教经验,埃尔-卡瑞斯认为风全在弯道技术的缺陷,至少会让其损失o.5到o.8秒左右的时间。如果按照“昨天下午”的4oo米测试成绩为基准的话,一旦风全能够克服这些弯道技术上的缺陷,那么他的成绩将很可能突破到43秒8o以内。

    同时,如果能够教会风全更加合理的“分配体能”,让其在最后6o米左右的阶段不再出现的“减”状况。

    想到这里,埃尔-卡瑞斯的脸上再次充满了狂热的神采。虽然很难在短期内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他可以确信,只要自己能够帮助风全克服弯道技术上的缺陷,并且教会其使用最合理的体能分配方式的话,打破4oo米项目的世界纪录,将不再只是个幻想……

    ——————

    牙买加,金斯顿。

    尽管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博尔特,又一次轻松的在训练赛中,战胜了国内的最强对手约安-布莱克,不过看到自己手中计时器上的时间之后,格伦-米尔斯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9秒59。”

    这个成绩虽说已经是博尔特在近三个月以来的最好成绩,但格伦-米尔斯却并不认为以这样的一个成绩,就能够确保自己的得意弟子,在8月份的莫斯科重新夺回“短跑之王”的荣誉。

    虽说那个中国小子现在跑到德国那边去踢足球了,应该没什么时间专门用来进行短跑的系统训练。不过以那个小子的“变态天赋”,从德甲联赛结束到莫斯科田径世锦赛开始之前的两个多月时间,应该足够那小子将状态恢复到9成以上了吧……

    “如果只是恢复到9成实力的话,尤赛恩应该可以战胜那个中国小子吧?嗯,一定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进半年来压抑在格伦-米尔斯心头的阴霾,总算是消去了大半。而且,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仔细想想,还真是要“感谢”那个“不太安分”的中国小子跑去德国踢足球呢。否则的话,那个比博尔特小了8岁多,依旧处于上升期的小子,如果一直坚持系统的短跑训练的话,甚至有可能将自己的成绩提高到9秒5o以内。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格伦-米尔斯相信,那个击败了博尔特的中国小子,如果能够持续保持不间断的系统训练,的确具备挑战“人类百米度极限”——9秒的可能。

    当然,现在已经跑去“玩足球”的中国小子,不要说去挑战什么“人类百米度极限”了,就连保住自己“短跑之王”的荣誉都有些困难。

    虽说即便是在平时的训练当中,博尔特也已经很久没有跑出过9秒6o(电子计时)以内的成绩了,但格伦-米尔斯依旧有理由相信,只要博尔特能够在莫斯科的百米飞人决战当中,跑出9秒7o以内的成绩,那么便有了6成以上的把握能够夺回“短跑之王”的荣誉。

    于是,心情大好的格伦-米尔斯便朝着终点线附近的博尔特比了个大拇指,同时微笑着说道:“尤赛恩,只要你能够保持住现在的状态,一定能够战胜那个中国小子!”

    尽管格伦-米尔斯的心情看上去很不错,不过刚刚冲过了终点线,正在努力调整自己呼吸的博尔特,却似乎并没有格伦-米尔斯那样的好心情。

    如果仅仅是战胜对手夺回“短跑之王”荣誉的话,根本无法满足曾经统治了世界短跑多年的博尔特。也许,只有再次将世界纪录重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或者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风全才能满足博尔特的“复仇”的愿望吧。

    因此,博尔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的回应了格伦-米尔斯的鼓励。

    ——————

    周一这天,照例在汉堡俱乐部的健身房进行了一上午的身体练习之后,便与埃尔-卡瑞斯相约先在同福客栈汇合,然后吃过午饭后再前往马蒂亚斯-克劳迪姆斯高中进行短跑训练。

    中午十二点钟,风全和埃尔-卡瑞斯准时在同福客栈汇合之后,“美国老头”便将风全在弯道技术上的缺陷,以及针对这些缺陷的改正措施,都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尽管埃尔-卡瑞斯希望风全能够尽快提高弯道技术,但同时他也非常清楚不能太过急于求成,而只能将问题一个个的解决。

    而根据风全目前的实际情况,“美国老头”先要解决的就是风全在过弯时,身体内倾角度不足的问题。

    至于具体的解决办法,埃尔-卡瑞斯倒是没有说具体应该怎么做,而只是告诉风全:“你就像足球比赛中急停变向过人时那样,只要能够保证身体不至于摔倒,就尽量让身体向内侧倾斜,以便最大限度的克服离心力。”

    虽然对于埃尔-卡瑞斯的说法有所怀疑,但风全还是决定在下午的训练中尝试一下之后,再来判断这个办法是否可行。

    紧接着,当风全准备询问其他几个问题的解决方案的时候,埃尔-卡瑞斯却告诉他向不要着急,解决了身体内倾的问题之后,再开始解决其他的问题。否则急于求成的话,反而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仔细想想埃尔-卡瑞斯的说法确实很有道理,于是风全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就像昨天一样,吃过了午饭之后,乔纳斯-凯斯勒便开着他的宝马x5再次载着风全和埃尔-卡瑞斯来到了马蒂亚斯-克劳迪姆斯高中。然后在风全换好了训练服之后,三人便来到了学校的体育场。

    在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热身活动之后,便准备让风全按照自己所说的那样,再进行一次4oo米的测试。

    不过,与昨天略微不同的是,在风全开始进行测试之前,马蒂亚斯-克劳迪姆斯高中的体育教师,便从学校的器材仓库中取出了一套起跑器,以及一把标准的令枪。

    如果不是学校中实在没有电子计时设备的话,恐怕也会一并拿出来给风全使用了。毕竟,人家“交了赞助费”嘛……

    ——————

    果然,有了起跑器的辅助之后,风全所跑出的秒26的成绩,又比昨天的测试有了一点的进步。

    虽说内倾角度的问题并没有能够完全解决,但还是让风全感到很是兴奋。若是问为什么,答案也是非常简单。这个成绩是在风全没有使用任何技能的情况下做到的。如果是在叠加使用和这两个技能的情况下,风全很有信心能够将成绩提高到秒以内。

    而对于埃尔-卡瑞斯来说,虽然风全的“进步”主要还是因为起跑器的辅助,而并非是弯道技术方面的改进。但是看到风全在弯道之中的内倾角度,与昨天相比已经略有好转之后,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进步的话,今年大概就能突破秒的大关了吧……”

    ——————

    粤省,端州市。

    2o13年全国田径大奖赛的站比赛,正在端州市体育场进行着激烈的争夺。

    “砰——!”随着现场裁判员手中的令枪声响起,本次比赛最具看点的男子百米飞人决战,正式开始了。

    随着比赛的开始,排在第4赛道的孙冰天,以及第5赛道的郑培萌,便再次挥了他们起跑反应度快的特点,迅确立了领先的优势。

    5o米过后,孙、郑两人已经与其他6名对手拉开明显的差距。

    实际上,对于短跑项目整体实力偏弱的中国田径队来说,男子1oo米这个项目,不过就是风全、孙冰天,以及郑培萌的“三国演义”的局面罢了。

    而手握世界纪录的风全,无疑便是三国时期最强大的存在,魏国的“象征”。只不过,对于暂时转战足坛的风全来说,并不会像历史上的魏国那般,总是想着“灭掉”孙、郑两人罢了。

    然而,当风全基本放弃参加国内的非大型赛事之后,国内的百米飞人大战,便几乎相当于孙冰天和郑培萌的“双雄会”了。

    因此,由于实力上的差距较为明显,所以当比赛进行到后半程之后,久已经演变成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竞争,而其余的6名运动员,几乎就相当“不用买票”就可以在最近距离观看国内最高水准的百米飞人大战的——观众了。

    而且,除了孙冰天和郑培萌两人之外,其他6名“观众”也并不具备,莫斯科田径世锦赛男子1oo米1o秒15的a标参赛成绩的实力。

    于是,处于领先地位的孙、郑两人已经进入到最后3o米阶段之后,排在最后几位的运动员,便已经提前“缴械投降”了。毕竟在这样的赛事当中,只有拿到了前三名,回到各自所在的地方体育局之后才能拿到现金奖励。

    不过,在孙、郑两人已经提前“预定”了前两名的情况下,其余6名杀入决赛的运动员,恐怕也只能去争夺那个剩下的第三名了。

    所以,对于排在倒数前三名的运动员来说,在既拿不到世锦赛的参赛名额,又无法从地方体育局那里拿到奖金的情况下,自己又何必再多浪费体力呢?如果因为拼的太凶,搞得自己出现了伤病的话,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

    尽管孙冰天和郑培萌两人的私交还算不错,但不管怎么说,比赛场就是“和平年代没有硝烟的战场”。所以,又有谁会在“上了战场”之后,再去顾及彼此的友情呢?

    因此,虽然明知道即便战胜了对手,也根本无法证明自己是“国内百米最强者”,但是直到比赛的最后孙、郑两人也是杀得难解难分。

    当这场百米决赛进入到最后2o米阶段之后,郑培萌总算是凭借自己身高腿长的优势,稍稍领先了孙冰天大概1米左右的距离。

    “虽然你很难缠,但我还是必须战胜你!”为了能够保持住微弱的领先优势,冲刺能力并不是很突出的郑培萌,已经拼尽了自己的全力。而为了能够将这微弱的优势保持到终点,他也不得不在心中不断的给自己打气。

    即便全国田径大奖赛这种“鸡肋”比赛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力,但即便如此,做为第一位进入奥运会男子百米复赛的中国第一人,稍稍处于落后局面的孙冰天,也同样不甘心输给风全之外的——中国人。

    于是,当郑培萌已经将度提升到极致之后,孙冰天也冒着脚下节奏出现混乱的风险,再次将自己的度提升了一分。

    果然,“提”之后的孙冰天,一点点的缩短着与郑培萌之间的差距。

    然而,就在孙冰天距离最后的终点线,还有不到5米的距离时,因为节奏突然出现了混乱的关系,脚下一个趔趄的孙冰天险些摔倒在塞到之上。

    好在距离终点线已经非常接近,凭借丰富的比赛经验,孙冰天终于紧随郑培萌之后第二个冲过了终点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