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章:品尝“第二故乡”的特色美食
    由于风全在本年度尚未参加过在国内举行的任何一项田径赛事,如果想要获得参加9月份举行的全运会比赛的参赛资格,他就必须参加5月29日至6月1日在苏省的吴市举行的全国田径锦标赛暨全运会预选赛,来获取参加全运会的比赛资格。

    其实,以风全奥运会冠军,以及男子百米世界纪录保持者的身份,即便不参加这些不过是走过场的预选赛,也同样可以凭借外卡的资格获得参赛权。但是风全自己却并不想这么做。

    如果是凭借外卡获得参赛资格,不但会让他自己有种跌身份的感觉。而且,若是错过了这次全国田径锦标赛的机会,在8月的莫斯科世锦赛之前,便已经再也没有能够获得国际田联认可的比赛,可以让风全达到世锦赛的a标,进而获得世锦赛的参赛资格了。

    因此,结束了德甲联赛征程的风全,在向汉堡俱乐部说明了相关的情况之后,便和孙铭月及其母亲,以及乔纳斯凯斯勒埃尔卡瑞斯四人一起登上了返回国内的航班。

    经过了近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风全等五人乘坐的芬兰航空公司的航班,经赫尔辛基转机之后,终于在首都时间5月22日的7点50分,顺利的抵达了首都国际机场。

    由于在风全等人回国之前,赵世杰便已经与ln省体育局方面,就风全和孙铭月代表ln队参加全国田径锦标赛的事宜,提前达成了共识。

    因此,为了能够让风全等人尽快赶回省田径队的训练基地,省体育局方面还特意派出了一名司机和一名工作人员,以及一辆别克商务车,前往首都国际机场进行接机。

    当风全五人悄无声息的从首都机场的vip通道走出航站楼之后,便在省体育局派来的工作人员的接引下,登上了停在机场停车场的别克商务车。

    因为刚刚经了十多个小时长途飞行的缘故,所以风全五人登上省体育局派来的专车后不久,便纷纷进入了梦乡。

    下午16点20分左右,载着风全五人的别克商务车终于驶入了沈阳市的境内。

    尽管风全五人在车上已经睡了五六个小时,然而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导致的疲劳感,却依旧困扰着他们。

    于是,风全便提出希望在沈阳市内先住一晚,然后第二天再前往省田径队的训练基地开始训练。

    片刻之后,当省体育局的工作人员将风全的提议,向体育局方面进行了转达,并且得到了领导的批准之后。便将风全五人送到了,一家与省体育局有着合作关系的商务酒店下榻。

    那名工作人员在帮助风全开好了4个房间,并且告知他将在明天上午8点钟过来接他们五人前往省田径队的训练基地之后,便和那名司机离开了。

    尽管风全的故乡是北溪市,但自从父母将他送到辽宁青年足球学校之后,他便基本都是在沈阳市生活。所以,即便说沈阳是风全的第二故乡也是毫不为过。

    于是为了尽到地主之谊,待众人将各自的随身物品安顿好之后,便十分豪爽的表示要请大家吃完饭。

    或许,是因为年龄有些偏大的原因,一路上的奔波劳顿让埃尔卡瑞斯,这个已经年与五旬的老家伙着实有些疲倦了。因此,虽然对于中国的美食文化颇感兴趣,但却依旧谢绝了风全的好意。而只是在他们所下榻的商务酒店附近找了一家麦德劳快餐厅,随便点了一些汉堡薯条之类的快餐,当做自己的晚餐了。

    见埃尔卡瑞斯想简单吃点东西便早些休息,风全也就没再劝说。

    就在风全与孙铭月和她的母亲,以及乔纳斯凯斯勒先在酒店大厅汇合之后,便决定带他们三个人出去吃最具沈阳的特色的老边饺子。

    之所以选择请大家吃老边饺子,也实属无奈的选择。

    如果选择西餐的话,以国内绝大多数西餐厨师,都是由中餐厨师半路出家改行而来的半吊子水准,很难满足四个已经在德国生活了一段日子,已经习惯了正宗西餐的胃口。

    可是如果选择一般的中餐馆的话,对于他们四个已经尝过了孙嘉铭那堪称宫廷御厨的水准,恐怕也很难吃的逞心如意。

    尽管老边饺子的足迹已经遍布全国几十个城市,甚至就连日本的札幌市也开设了一家分店。但如果想要吃到最正宗的老边饺子,那也还得数沈阳的总店。

    也正因如此,风全才选择请众人品尝老边饺子,这一极具沈阳特色的美食。

    确定了目标的风全,为了在吃饭的时候避免受到外人的打扰,便再次戴上了他的那副略有些夸张的大框深色墨镜,以及那顶印有ac米兰队徽的鸭舌帽。接着,便带着其他三人走出了酒店的大厅,然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之后,让司机师傅带着大家前往味道最纯正的中街路店。

    由于风全等人出来吃饭的时间,恰逢沈阳市的交通晚高峰。因此,原本只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最后用了近90分钟的时间才抵达了目的地。

    不过,风全他们也还算是很幸运。往日里生意火爆的老边饺子中街店,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并没有满座。甚至在恰逢晚餐高峰时间的时候,竟然还破天荒的空着一个包间。

    然而,当风全提出想要那个剩下的那个包间的要求之后,餐馆的大堂经理却出于好意的提醒风全道:抱歉,先生。你们只有四个人一起就餐,最好就不要进包间了。毕竟包间数量有限,而且剩下的那个包间至少能够容纳十人就餐,如果只坐4个人的话

    还没等经理把话说完,风全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一张百元rmb悄悄的塞入了对方的手中。然后又面带微笑道:经理帮帮忙,我这个外国朋友喜欢安静,您就帮

    这一回轮到风全的话被打断了。

    没问题,你们跟我来吧。大堂经理很有经验的将百元rmb巧妙的塞入了自己的衣袋之后,便亲自带着风全等人朝着仅剩的包间走去

    尽管风全在进入包间之后便摘下了自己的墨镜和帽子,但或许是那位收了小费的大堂经理,对于体育运动没有任何兴趣的关系,居然完全没有认出风全是谁。

    待风全四人坐好之后,经理便十分礼貌的向众人告别退出了包间,然后叫来了一名服务员帮他们进行点餐。

    进入包间的服务员,是一名看上去年纪与风全相仿的小姑娘。

    与刚才那位有眼不识泰山的大堂经理不同,这位名将张晓雨的小姑娘,刚一进入包间便认出了风全。

    你是不是那个

    还没等张小雨把话说完,风全便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面带微笑的说道:我们四个人今天刚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然后又坐了六个多小时的汽车才赶回沈阳,我们想安安静静的吃个饭不想被其他人干扰。所以,请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我的存在好吗

    好,好的。略微停顿了一下,张小雨用询问的语气继续说道:那我可以与您合张影吗

    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等一会给我们上菜的时候,我希望由你将菜亲自送进来,可以吗风全开口说道。

    见风全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张小雨便开心的蹦跳着来到了风全的身边。然后偷偷的掏出自己的手机,就要请坐在风全身边的孙铭月帮忙拍照。

    就在孙铭月十分爽快的准备接过手机的时候,风全却出人意料的抢先截下了手机,然后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愿意帮助我们安静的吃顿饭,那我也帮你一个小忙好了。

    说罢,风全便将张小雨的手机交到了乔纳斯凯斯勒的手里,接着又示意孙铭月靠近自己一些,然后再让德国佬帮他们三个人一起拍照。

    虽然张小雨并不认识坐在风全身边的那个少女是谁,但人家既然能够与世界级顶级的运动员一起吃饭,也必定有些特别之处。

    于是,在从乔纳斯凯斯勒的手中接过自己的手机时,张小雨也不禁多看了孙铭月几眼。然后,便开始向众人推荐起极具特色的老边饺子宴。

    尽管乔纳斯凯斯勒听不懂几句中文,但是通过与风全在一起半年多的接触,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很喜欢吃猪肉的习惯,他还是非常了解的。

    因此,当风全听完了张小雨的介绍,准备开始点餐的时候,乔纳斯凯斯勒还是非常严肃的提醒道:风,虽然我听说你们中国在很久之前,便禁止在动物饲料当中添加瘦肉精了。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希望你还是尽量避免在外面食用含有猪肉成分的东西。

    闻言,风全先是微笑着向乔纳斯凯斯勒点了点头。

    紧接着,风全扭头看向了张小雨,然后又指了指孙铭月笑眯眯的询问道:刚才我带上她一起与你合影,是不是让你感到很意外

    张小雨只是略微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话。

    呵呵,这个是我的小师妹。拍了拍孙铭月的肩膀,风全继续说道:这个月的月末我们两个还要参加全国田径锦标赛,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教练让我们尽量不要吃猪肉制成的东西。所以,你就帮我们随便点一些不含猪肉的饺子吧。

    说罢,风全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一张百元rmb塞到了张小雨的手中。

    我相信你,你的选择一定会让我感到满意的

    正应了那句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老话,满心欢喜的接过了小费之后的张小雨,所作出的选择果然没有让风全感到失望。

    看到就连乔纳斯凯斯勒那个不太使用筷子的德国佬,都急的恨不得用手去抓起那美味的饺子送进嘴里之后,风全便微笑的揶揄道:嘿,乔纳斯,你的绅士风度跑到哪里去了不要忘了,与你同坐用餐的还有两位女士呢

    闻言,乔纳斯凯斯勒也不禁尴尬的挠了挠头讪笑道:呵呵,难得吃到这么好吃的饺子,而且我们又不是在吃西餐。就暂时忘记什么绅士风度吧。

    尽管孙铭月认为全国绝大多数中餐厨师的厨艺,都不及自己父亲的水平。但即便如此,对于老边饺子的味道,她也是赞不绝口。

    就连与孙嘉铭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对于面食技艺颇有些心得的柳月云孙铭月的母亲,在品尝了最正宗的老边饺子之后,也不由得暗自叹服。

    尤其是那纤薄却又不失坚韧的外皮,以及那鲜美浓郁,却并不腻人的馅料,为其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原本一顿吃下十几个饺子,便会出现饱腹感的柳月云,今天吃下了二十几个之后,居然还有食欲继续吃下去。

    最后,当众人全都吃饱之后,柳月云竟然冒出了准备到老边饺子中街店打工,以便近距离艺的念头

    虽然风全四人吃过了晚饭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的时间了。不过已经进入5月下旬的沈阳,即便是晚上的气温也能够保持在15摄氏度左右了。

    于是,众人便在沈阳最着名的中街步行街,一直逛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才返回下榻的商务酒店。

    第二天,包括昨天没有一起出去吃饭的埃尔卡瑞斯在内的五个人,各自在房间内完成了洗漱,接着又在酒店的自助餐厅解决了早餐之后,在早上7点半钟左右,便来到了酒店的大堂汇合。

    7点55分的时候,风全接到了昨天那名省体育局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说是他们已经到了,正等在酒店的停车场。

    挂断了电话之后,风全便带着除了柳月云之外的三人,快步走出了酒店的大门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