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8章:田管中心的选择
    “咱们基地内的计时设备没有问题吧?”站在成绩显示屏旁边的岳文俊,有些难以置信的向不远处的基地工作人员问道。

    “岳主任,您放心。我们的计时设备刚刚进行过校验,准确性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工作人员肯定的说道。

    “秒06?上帝啊!这不是真的吧?”即便已是年逾五旬的老头,但是看到风全的测试成绩之后,埃尔-卡瑞斯还是略显夸张的双手抱头,满脸惊讶的怪叫道。

    尽管在美国能够达到这一成绩,甚至突破到秒以内的运动员也是大有人在。但是像风全这样短短几个月之内,而且还是每周至多参加两个下午的系统训练的情况下,竟然将自己的400米成绩提高了将近0.5秒的情况,着实让这个美国老头有些震惊。

    不仅如此,埃尔-卡瑞斯还清楚的记得,距离风全上次接受自己的测试,大概只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在这短期间内,这小子没有进行400米项目的专项训练的情况下,成绩方面非但没有出现退步,而且还从秒15的手计成绩,提高到了秒06的电子计时成绩……

    “难道……这小子自己偷偷加练了?”由于无法理解风全的成绩如何能够取得0.2秒左右的提高,埃尔-卡瑞斯便在心中做出了如此的揣测。

    实际上,成绩的“提高”并不是风全“偷偷加练”的结果,而只不过是风全在今天的测试当中,进入最后40米阶段的时候,使用了的技能而已。如果他像去年奥运会的百米飞人决战时那样,将以及三大技能叠加使用的话,突破秒的大关也并非不可能。

    风全之所以没有在测试中叠加使用三大技能,完全是考虑到如果叠加使用技能的话,那么所有使用过的技能,冷却时间便会被延长至24个小时。

    虽说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只要在莫斯科世锦赛前,进行一到两个月的系统训练,即便是在不使用任何技能的情况下,风全也有很大的把握能够拿到男子100米项目的冠军。

    然而400米这个项目则完全不同。如果在成绩方面无法突破到43秒70以内,不但完全没有希望拿到冠军,就连前六名的目标都很难以完成。

    若是在同一天当中需要参加两场400米比赛,那么自己若是在决赛之前使用技能的话,势必会导致在决赛中无法使用技能的尴尬局面出现。如此一来,以风全如今在400米项目上的实力,恐怕秒20以内的成绩都很难达到。

    是以,考虑到“技能冷却”时间的问题,风全意识到有必要增加自己所拥有的技能数量了。想要在系统商店中购买到更多适合自己的技能,那么获得更多的技能点,便是风全必须要做的事情。

    而想要获得更多的技能点,除了完全系统设定的任务之外,参加各项比赛进而获得冠军,便是最简单易行的有效手段。

    于是,在上午的训练结束之后,风全在与岳文俊和埃尔-卡瑞斯两人经过商议之后,便向省体育局方面提出:希望自己能够在莫斯科世锦赛之前,尽量参加更多的比赛,以便尽快找回比赛的感觉。

    没有任何的犹豫,在省体育局分管训练的徐副局长督促之下,风全的“比赛请求”在当天下午便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而且,由于在8月份的世锦赛开始前,国内的赛事当中,风全仅剩全国田径锦标赛可以参加了。

    因此,为了能够让风全得到更多的比赛机会,徐副局长还建议他去参加国际田联的钻石联赛。而至于参赛的报名问题,以及风全与教练的差旅费等问题,则由省体育局与田管中心方面取得联系,以便让风全可以将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到训练和比赛当中……

    ——————

    为了应付6月6日到6月15日十天之内的3场热身赛,在5月26日中超联赛第12轮的比赛结束之后,国家队主教练卡马乔,向中国足协提交了一份由26名球员组成的,国家队集训大名单。

    足协分管国字号球队的副主席杨洪臣,接过秘书汤永博递来的国家队集训大名单之后,开始仔细的端详起来。

    门将:郑诚,汪大雷,邓晓峰;后卫:郑孝铮,汪鹏,冯萧霆,**鹏……前锋:杨续,高林,余大宝。

    仔细的打量着名单的每一个名字,但直到最后,杨洪臣也没能在这份名单当中看到自己最希望看到的那个名字。

    “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漏过了那个名字,杨洪臣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之后,再次从头至尾看了一遍手中的集训大名单。

    这一次,当他确定自己的眼睛并没有漏看任何一个名字后,眉头不禁一皱。

    “小汤啊,你去和付博(国家队中方助理教练)他们确认一下,这份名单就是这期参加集训的全部球员吗?有没有遗漏的球员。”杨洪臣沉声道。

    闻言,汤永博应了一声之后,便离开了杨洪臣的办公室。

    大概七八分钟之后,汤永博敲门之后,又再次回到了杨洪臣的办公室。

    “杨主席,我和付指导确认过了。刚才交给您的名单当中,并没有什么遗漏的球员。不过……”

    看到汤永博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杨洪臣没好气的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付指导刚才说了,在上报这份名单之前,曾经与欧指导一起劝说过卡马乔,希望他在集训大名单当中加上风全的名字。不过,那几个西班牙老头,却以风全的防守能力太差,而且对其技术特点并不熟悉为由,而拒绝了付指导和欧指导他们的要求。”

    “简直就是在放屁!”由于过于激动,以至于杨洪臣不顾自己的身份,竟然爆了粗口。“对风全的技术特点不熟悉?那凭什么说人家的防守能力太差?再说了,风全的位置是边锋,又不是什么中场组织者。教练组不熟悉他的技术特点又能怎么样,只要把他放到球场上去不就行了?连德甲的防守球员都拿他没办法。在亚洲的范围内,又有谁能扛得住?”

    “防守能力差?那人家汉堡队是怎么拿到的德甲第三名?以风全的进攻威慑力,又有哪个球队敢在比赛中大幅度压上?”

    尽管自己并不是足球专业的科班出身,但是身为体育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而且还是一名资深球迷的杨洪臣,对于现代足球运动的发展规律,还是有着一定了解的。

    而且,调任足协工作三年多以来,与诸多圈内人士的近距离接触,更是让杨洪臣对于足球运动的理解,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停顿了一下,舒缓着自己心中的怒气,杨洪臣眉头紧皱的对汤永博说道:“你去联系一下小曹(国家队领队),还有付指导和欧指导。让他们尽快来我办公室一趟。”

    汤永博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杨洪臣立刻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自己顶头上司的号码。

    当杨洪臣在得到了“领导”的某种“暗示”之后,满意的挂上了电话,然后便仰倒在自己那舒适的皮质座椅上。

    “哼!既然你不听话,那我们就‘帮你’一把……”

    ——————

    田管中心主任办公室。

    “主任,刚才足协那边打来电话说,希望风全在结束了全国田径锦标赛的比赛之后,能够参加国家足球队那边的集训。以备战6月份的三场国家队友谊赛。”田管中心的工作人员,向“一把手”杜主任汇报道。

    “嗯,我知道了。你去通知一下其他几名主任,让他们都到会议室等我。等我们领导班子商量一下之后,再给足协那边答复。”杜主任平静的说道。

    虽说如今身为一名“跨界”运动员的风全,无论是田管中心,还是足校方面都有权利对其进行征调。但是对于成绩惨淡,而且“名声很臭”的足协来说,并不是特别的硬气。

    因此,在征调风全参加国家队热身赛之前,足协方面还是选择事先征求一下田管中心方面的意见。

    ——————

    不多时,接到通知的几位田管中心的副主任,加上一把手杜主任在内的五个人,全都聚集在田管中心的会议室内。

    “刚才,足协方面打来电话,希望风全在参加完全国田径锦标赛之后,能够代表国家足球队打三场热身赛。诸位认为我们应该怎样回复他们?”杜主任语气中略带征询意味的说道。

    杜主任的话音刚落,“老顽固”汪主任便抢先道:“我个人认为,应该直接拒绝足协的要求。毕竟到目前为止,风全这个小子连世锦赛的a标还没有能够达到,现在距离8月份莫斯科世锦赛的时间已经很短了。而且,这小子恐怕已经很久没有进行系统的田径训练了,不利用这宝贵的时间尽快进行恢复训练,还去踢什么足球啊?何况中国足球今年也没什么重要的比赛。”

    闻言,一直与汪主任关系不睦的冯主任,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觉得如果直接拒绝足协方面的请求有些不妥。而是应该先征求一下风全本人的意见,然后再向足协方面进行答复。”

    听了冯主任的话,坐在会议室上首位的杜主任,微微点了点头。

    不过,还没等杜主任开口,遭到反驳的汪主任便气急败坏的说道:“风全那个小子是在我们田管中心注册的运动员。足协凭什么征调我们的运动员,去替他们进行比赛?如果他在比赛中受了伤,影响了8月份的莫斯科世锦赛,这个责任由谁来承担?”

    “没错,风全的确是我们田管中心的注册运动员,但大家不要忘了,他同时还是一名在欧洲联赛效力的足球运动员。所以,足协方面想要征调中国籍球员参加国家队的比赛,也属于合理的范畴之内。更何况,人家还让风全参加完田径锦标赛之后,再去国家队那边报到。”

    停顿了一下,冯主任眼神犀利的直视着汪主任说道:“而且,最主要的还是风全目前这个特殊的,跨界运动员的身份。如果这小子在欧洲那边混的不好,很难继续在那边立足的话,就算我们强硬的拒绝足协方面的要求。即便风全那个小子会因此而感到不满,我们还可以通过对其禁赛的手段对其进行警告。”

    “可如今,风全这小子不但在德甲联赛踢得风生水起的,而且强几天还以2300万欧元的高价转会到了西拔牙劲旅,马德里竞技俱乐部。这样一来,如果我们拒绝了足协方面的要求,而风全又很想代表国家队比赛的话,难保他不会在事后跟我们撕破脸皮!”

    “难道,我们田管中心做为管理部门,还需要向一名运动员‘妥协’不成?”汪主任颇有些不屑的说道。

    “唉!老汪啊,如果是换做其他运动员,我们当然有的是办法收拾他。”冯主任无奈的摊开双手道:“可问题是,风全这小子不但是伦敦奥运会的双料冠军,而且还是男子百米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啊。就算不考虑他如今的足球运动员身份,单是他身上那世界纪录保持者的光环,我们就很难真的对他采用禁赛的手段。”

    “怎么就不行?做为田径运动员的管理机构,我们就是有惩罚他的权利。”汪主任白了冯主任一眼说道。

    闻言,冯主任不禁摇了摇头道:“现在不比当年了。如今的媒体,巴不得我们制造一些大新闻出来。大家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对风全进行禁赛,且不说他本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单是国内的老百姓,以及广大的传统和网络媒体,都会对我们施加强大的压力。要知道,即便是当年的刘祥,在最巅峰时期的影响力,也是根本不及如今的风全的……”

    “我认为老冯说的有道理。”田管中心另一位副主任,王德威语气严肃的说道:“尽管我们在名义上是风全的上级管理机构,但现在如果以禁赛的手段来威胁他,已经根本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了。毕竟人家已经凭借上个赛季在德甲赛场上的优异表现,跻身了世界级球星的行列。一旦他与我们撕破脸皮,宣布自己从田坛退役,全身心投入到足球赛场上的话,到头来吃亏的只能是我们自己。”

    停顿了一下,王德威扭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汪主任沉声道:“别忘了,但是商业赞助这一块,风全这小子可就帮咱们田管中心创造了1000多万欧元的收入呢……”

    “可是……”汪主任刚想继续狡辩下去,却被“一把手”杜主任给抬手打断了。

    “好了,就按照冯主任的意思办吧。”

    停顿了一下,杜主任扭头对站在自己身边的秘书说道:“你立刻就给风全那小子打个电话,把足协方面的意思转告给他,听听他自己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