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天东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

    少年名为君泽玉。

    是经天十二星九星天机的不二传人。

    这一师一徒坐论天下,一切,似乎都在他们脚下这纵横十九道的棋盘之上。

    他们每对弈一场,就是对天下大势的一次推演。

    只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

    洛门未绝!

    还有一名少年独活!

    而真正的社稷山河图,就在他的身上!

    少年避世了三年,如今身负天图下山!

    目标是前往菩提书院!

    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会成为同窗!

    这是天意!

    无法推演的天意!

    ……

    菩提书院位于天东七州与大燕帝国交界处,是独立于这群雄割据之外的一处天东圣地。整个天下,除了八百宗之外,也只有中州昆仑山上的剑阁能与之媲美,不受战火所燃,不受红尘所扰。

    书院以育人教学为理念,无数年来,自然培育了不少名人,这七州与大燕的许多高手,都曾是书院走出来的学生。除此之外,书院更是将修行者六字门中道归纳总结,发扬光大,实属功不可没。

    菩提书院依山而建,山下便是四通八达、赫赫有名的菩提城。

    作为连通七州与大燕帝国要塞的城池,菩提城自然是往来者不绝。

    尤其是近来,又逢书院开学收徒之际,天下英杰更是汇聚于此,让这座菩提城空前的喧闹繁华了起来。

    在宇文大将军以及他的燕翎卫暗中护送下,雪儿和洛长风等一行人,一路畅通无阻,再也没有遇到类似刺杀的事情,成功的抵达了菩提城中。

    其实这要归功于宇文大将军。

    堂堂大燕帝国最精锐的燕翎卫,又是在新一届首领宇文阀的率领下出动,岂能真的将自家公主搞丢了。否则这燕翎卫早已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在洛河郡燕翎卫被江家长公子拦住之后,发现说理说不通,果断动起手来然后潇洒的离去,让吃了闷亏的江家长公子一直抱怨虎落平阳,后悔成亲没有带着他的三千同袍兄弟。

    宇文大将军在山林中发现了雪儿的行踪,却没有轻易暴露。

    正如雪儿所说的,自幼在白楼门长大,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宇文阀终究是不忍心再给她加一副锁链,所以便与燕翎卫的兄弟,一路暗中相随,并且除掉那些心怀叵测的绊脚石,清扫了一路,这才换来一路欢快无余的旅途。

    初见洛长风时,宇文阀就觉得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可三年了洛长风的样貌变化了不少,从洛门大少变成一碗水,一个馒头就能管饱的坚毅少年,消瘦的面孔,修长的个头,已然与往昔判若两人。

    何况,洛门遭劫,无一生还的消息,他曾亲自验证过,先入为主的思想认为,大哥洛翎的独子也丧生在那火海,所以仅仅是疑惑,也就没有多想。

    至于那杆游龙寒枪,是柄神兵利器,极具灵性,早已被洛长风收起来了,否则凭借着这柄游龙枪,他的身份就暴露无遗。

    李寨主一行人将李星云送到菩提城后,就在城外与众人告别离去。他们本是李星云村子所雇用而来,自然没有再停留的必要。这菩提城外的山上,就是书院所在,因此虽然城中龙蛇混杂,却无需再担忧什么秩序与安全的问题。

    相信在这菩提城中,若是有人敢打未来书院学生的注意,一定会死的很惨。

    雪儿和翎儿也终于是放心了下来。

    两对少年少女穿行在宽广热闹的街道中,来往的人群,到处都是同龄的人儿。看着他们对此城的熟悉程度,恐怕早早到了不少时日。

    “快快快……书院放榜了。”

    “什么?书院放榜了?”

    “喂,等一等我……”

    每年菩提书院招生,都会在正式考核前三日放榜。榜中并不是什么中榜的名单,而是今届入院考核所考核的科目内容,以及注意的事项罗列。榜单放出,提醒那些欲考入菩提书院的学生事先准备。

    身边的人潮汹涌而去,雪儿拍着小手回过头笑道:“长风大哥,书院放榜了,我们也去看看吧?”

    还没有征求得洛长风的同意,翎儿便是激动的拉起雪儿小手,二人先跑了过去。

    李星云在后面喃喃地道:“奇怪,她都有推荐信了,怎么比我还着急?”……

    菩提城中设有书堂学馆,这放榜的地方,就在书堂门前。

    那里竖着一块大大的木桑栏板,栏板上张贴着今届书院考核以及招生数量的相关事宜。

    不过现在,却是被围的水泄不通,根本挤不进去。

    雪儿和翎儿比起同龄男儿自然要矮上半头,她们不甘心的垫着脚尖,昂着头,向里面极目,也只能瞄到人群狭缝里露出的几个字眼,还让两个小姑娘挤了一身香汗淋漓。

    洛长风背着包袱,双手抱臂站在外围,李星云戴着个书生冠,背着书娄,手持折扇,像极了下山求学赶考的书生。

    人群突然激起一层浪涌,榜栏前突然有一名年纪已入古稀的老道倒了下去,惹得周围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原本拥挤的人群,也似乎为了避免沾惹不必要的麻烦,竟主动散了开了。

    那因此老道也进入了雪儿和翎儿的视线中。

    两个小姑娘虽然没有悲天悯人的胸怀,却也极有善心,比起那些久经江湖见惯了刀剑情仇是非恩怨的书院未来学生来说,她们做不到袖手旁观。

    “老爷爷,你怎么了?”雪儿和翎儿连忙上前,没什么经验,也没什么力气,尝试了几次却怎么也搀扶不起。

    “像是饿昏了。这老道我不止一次见过他,几乎每一届书院招生他都会来这,多少年了,听说一直没被书院招上,有些疯疯癫癫的……”

    “我也听父亲以前说过,他当年进入书院时,就见过一个老道,无名无姓的,许多年都不曾被招入书院,院长看他可怜,就许他在书馆里住了下来打打杂,还给他取了个名字,好像叫什么……易行川。”

    老道易行川的事迹一件件被挖了出来,听起来似乎是菩提书院的名人。

    不过雪儿和翎儿到没什么心情理这些,洛长风和李星云听到呼唤,也挤了过来。

    还没等他们上前帮忙,一道慵懒却及其刺耳的声音从分开的人群中传来。

    “哪里来的老不死的?横在这里算什么?挡九哥的道……你们几个,给我那他扔出去。”

    嚣张跋扈!

    这是洛长风所产生的第一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