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雪霁
    ,!

    青辉暗淡的世界里,白楼门前涌起的滔天火光当然不是太阳,天无二日,而且那突然间爆发的火焰比起太阳的光辉还要凶猛,还要不羁。就好像是看到了火山喷发一样,无尽的焰火疯狂的冲霄而起,伴随着那道灵鸣之声,白楼门里无数只眼睛都看到一道火光疾影划过苍穹,仿佛从火海之中而生,一只通体燃烧着火焰的灵鹫神禽赫然在天际展开一双火翼。整个白楼门上的天空刹那间变得火云滚滚,红彤彤的铺卷开来。

    白楼门里的百姓们恐慌惊逃,那滚滚的火云在天上,在背后追赶铺卷,仿佛一触手就能够感受到焰火的温度,仿佛一触手,就被无尽的火云火海吞噬。

    白羽自然无心伤害这些平凡而无辜的百姓。

    他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圣人,也不是滥杀无辜的悍匪。

    只是他本尊本体乃是吞噬地心孕育而生的一只造化灵鹫,通体燃烧着地心焱是他无法改变的形态,这滚滚火烧云更是他真正的本体之威。

    燕白楼眯着眼望着白羽此时此刻所展露的本体,第一次略感到些压力。

    天阙第七,刀痴白羽。

    世人记住他的,是白羽刀道的修为。

    知道他可以为刀入痴,一式刀式,他可以不厌其烦的修炼整整一年,甚至是十年,十年如一日的挥刀修炼。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如此痴迷刀道,就是如今世间刀道修为圣地的断氏家族里的那位天刀,也曾感叹自愧不如。

    天刀曾说过,断氏家族的刀道传说只能维持在二十年之内,二十年之后,无论是天刀的名头还是断氏家族,都会被一个痴人所取代。

    世间没有人会去怀疑天刀的这句评论,或者说,论起刀道,没有人有资格去质疑天刀的言论。

    哪怕是菩提书院的老祖,哪怕是昆仑山剑阁里的摘星老人也不行。他们虽强,可终究不是刀道中人。

    所以严格来说,白羽的名声也真正是在那时候鹊起的。

    多年过去,白羽入了天阙榜第七的位置,刀痴一名也是开始传送天下大放异彩。以至于世人都忘记了白羽的真正出处。可能是英雄不问出处,可能也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出处。

    他来自凤栖山底,那汹涌的地心焱之中。

    他是地心焱里孕育而出的造化生灵。

    这造化灵鹫就是他的本体形态。

    世间万物,只有不作任何掩饰最本质的存在,才能展现出其最完美的存在意义。白羽露出尊形,这晴空灵鹫,便是他强于刀道修为的真正实力。

    又是一声清丽的灵鸣之声,天空里的灵鹫扇动着滚滚的火云犹如雄鹰扑食飞落而下,直冲而向燕白楼。

    燕白楼凝重地看着那神禽身影在天空里划出的一道火痕,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此时此刻这扑面而来灵鹫神禽的修为,已经可以与他比肩而论了。

    可是他却受了伤。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被这地心焱缠上是怎样的模样。

    他来不及多想,因为死亡的触手,已经在伸向他。

    可他还是安然无恙。

    身为燕国之主的燕白楼,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作战。

    以前洛翎在的时候,燕翎卫是他的左膀右臂。极少有心怀不轨的人士能够靠近他身前百米的范围。即使洛翎不在,他也不会是一个人。

    他是燕国之主,身前身后,无论看得见看不见的,必然有无数的强者护驾跟随左右。哪怕他不需要,这也是身为大燕帝国尊皇行走世间的最低配置。

    比如说现在,燕白楼身边还有着他最为得力的重臣良将,白楼神将。

    一个能够镇守着燕帝国都城,并且全权负责燕氏皇族安危的将领,当然不是普通的将领。

    更何况这位将领曾经还是与洛翎,白羽齐名的燕境三杰之一,之末也还是之一。

    白楼神将提起一杆画杆方天戟便是赢了上去。

    他不奢望自己能够击退白羽化身灵鹫之后的蛮横攻击,只求能够抵挡一瞬,让尊皇有一瞬的喘息之机。

    他知道,哪怕是一瞬,对于化劫境级别强者的交手来说,便已经足够分出胜负了,甚至是生死。

    画杆方天戟挥舞,白楼神将周身开始激荡起一股无形的气浪,气浪向着四周扩散,十米,五十米,一百米,一千米……呼吸之间,白楼神将所掌控的空间范围之内,犹如填充满了一片汪洋海水,只等待那划掠天际的神禽灵鹫,一头扎进无形海水海域之中。

    这无形海水并不能熄灭神禽灵鹫通体的地心焱火,事实上白楼神将还是颇有自知之明,也没有指望自己的瀚海水域结界可以逼退白羽。

    他是创造了一层层阻力。

    利用这水域结界的阻力,削弱灵鹫那灵光一击而不可捕捉的速度。

    实际上他做到了。

    即使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灵鹫所喷出的一团地心焱火所伤,落在那白楼门外狼藉疮痍的大地之上,他还是做到了。

    燕白楼也不愧是化劫上境的至强者,受大燕无数百姓敬仰爱戴的香火供奉,集帝国之大气运于一己之身,就在白羽所化的造化灵鹫被瀚海水域结界削减了些许速度之后,燕白楼手中已经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利剑。

    无论是白羽,还是隐藏在白楼门里外,那来自天下各地的耳目们,都识得这柄剑。

    天机阁下三大榜单,天阙地玄神兵。

    洛翎所持有的游龙寒枪乃是神兵榜排名二十三的神兵利器,而这柄剑却是在神兵榜上排名二十一,名为雪霁!

    提到名剑雪霁,就不得不说这把剑的剑魂。游龙寒枪的兵魂是一条龙,一条凛冽的冰雪寒龙。

    而雪霁的剑魂,却是一套完整的剑法。换言之,任何人持有名剑雪霁,都会得到独属于雪霁的剑魂,一套名为雪斋的剑法!此剑法只有名剑雪霁才能够施展。

    哪怕你曾经是名剑雪霁之主,哪怕你曾经学到过雪斋剑法,可无雪霁在手,也决然无法施展。所以只有手持雪霁的人,才能够真正发挥这柄剑的威力所在。

    燕白楼就是雪霁之主!

    他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动用过此剑,更是数十年没有动用过雪斋剑法。

    因为这套剑法,会让整个白楼门的冬天,提早来临……这是干扰天道的后果!

    他明知道动用雪霁的后果,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没有人能体会到,身为一国之主一境之皇此刻的心情。

    那是牺牲了黎民百姓一季的繁荣,汲取了一国一季的气运,抽干了整个秋天的颜色,让一切生机瞬间冰冻凝结成白茫茫天苍苍的一片死寂,才换来他独自一人施展雪斋时的生生不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