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石桥禅语
    ,!

    雪下得越来越大。

    有片雪花落在了李星云睫毛之上,然后迅速的便是融化了开来。

    感受到一片冰凉之意从眼中侵入,李星云下意识用力地闭上了眼睛,带到那股雪化水的冰凉之意在眼中渐渐变得暖和适应了之后,他才又睁开了眼睛。

    翎儿刚好转过头看着他。

    于是看到了李星云眼中的模糊泪光。

    “你怎么哭了?”

    翎儿心想就算是你同情我的身世遭遇,就算是能够感同身受,也不至于就一句话便让你痛哭流涕吧?更何况身为当事人的我都还没有自我觉着可怜呢。

    “没,没……雪花迷眼了。”李星云用袖角沾了沾眼睛说道。

    “虚伪!哭了就是哭了,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有什么好隐瞒的?”翎儿嗤之以鼻。

    “先生说小信诚则大信立,我没必要说谎。”李星云理直气壮说道。

    看着李星云坚决的神色,翎儿突然退步说道:“看在你买了那么多零食小吃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这个问题。”

    翎儿转过身走了。

    李星云追了上去。

    风雪之中二人并不像洛长风和雪儿那样沉默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或者正是这风雪天气让沉默注定无法持续才给了他们许多可以聊的话题。

    李星云自幼饱读诗书,流字门书籍几乎很少有他不曾读过的。

    所以这一路上都是他在和翎儿枯燥的介绍流字门各家学术,然后中间夹杂一些自己在无尘道观尘世塔之中的所见所闻。

    简单点儿来说,他就是用实践经历来论证自己所理解的流字门道。

    至于翎儿,虽然读书很少,可在雪儿耳濡目染许多年之下,对李星云所说的书中内容偶然也能够插上那么一两句,不过显然都不是她感兴趣的内容。

    她真正感兴趣的是李星云在尘世塔中的经历。

    “你说道观里那座塔真的是一方世界?”翎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对世界的理解之中,只知道天西世界里有许多连接着异界的空间之门,那些空间之门就像是一面面晶莹透明的镜子,所以又被修道者称作镜中缘世界,来告诫世人天西处处透露着的神秘与危险,不可轻易冒进。

    除了天西之外,在整个天下真的很少听闻哪里还有异界存在。

    哪曾想就在城外的山上就存在着这么一个地方。

    一座塔门之后便是另一个世界,太令人震撼了些!

    “我不确定是不是一方世界。不过在塔中修行尘世流时,农樵耕读,琴棋书画,士相大夫,上至庙堂之高,下至江湖之远,我都亲身体会过。那里就像是一个盛世国度,繁荣而昌盛,就算是如今天下第一帝国的大燕帝国也未必及得上。”

    “真是井底之蛙!一个浓缩在塔里的国度能有多大?恐怕连星云州的百分之一都不如吧,又如何比得了远在七州域之上的大燕帝国!”翎儿一听大燕帝国就有些不乐意了。

    “这与我星云州有何干系,如何又扯到星云州上去了?”李星云说道。

    “我来问你,七州域的疆土加起来勉强可以和大燕帝国等同大小,此言对否?”翎儿问道。

    “确实如此。”李星云想起小时候曾经在先生的指导下看过大燕帝国与七州域的分布疆域图,确实是感慨大燕帝国的广袤无边。

    “我再问你,那尘世塔再如何高大,终究还是在这菩提山上,对不?”翎儿问道。

    “无尘观本就是书院的一部分,虽说我到现在还记不清如何从书院走到道观,但可以肯定的是道观一定在菩提山上。”李星云回想着那一夜颠簸的山路,确信的说道。

    “这菩提山再雄伟也比不过大燕帝国疆土的七分之一,对不?”翎儿再度问道。

    “自然如此!”李星云不假思索的答道。

    “也就是说菩提山所占据的疆土面积永远也比不上七州域之中的任何一域,哪怕是星云州也是要比菩提山宽广无数倍,对不?”翎儿问道。

    “我虽然从小在村子里长大,很少出过村子。但也知道星云州有许多类似菩提山这样的大山,虽然那些山的名字不如菩提山广为人知。”李星云说道。

    “既然是这样,尘世塔连星云州的千分之一也不如,又如何比得了大燕帝国无边的疆土?”翎儿露出胜利的喜悦说道。

    李星云顿时说不出话来。

    此情此景让他忽然想起了道观里那一场论辩。

    输得很惨的论辩。

    他以为那不是自己太弱,而是论辩的对手太强了而已。

    和一个精通五字门道的老道师论辩,本来就没有几分胜算。

    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初出村子的少年。

    如果真是这样,那现在又算什么?

    难道是因为翎儿也很强吗?

    可她说过自己很少看书的啊?

    明明跟她说流字门各家学术理念她都无法理解的啊?

    可能,真的是我太弱了吧。

    还是读的书不够多。

    就算把村子里的所有藏书都读完了烂熟于心,可毕竟只是一个村子而已。

    来到书院这么久了,连藏书楼都没有进去过呢!

    李星云感觉受到了打击,很多点伤害的打击!

    他决定在明镜台之争结束后,便去书院藏书楼谋个职位,以后也将床铺也搬过去,这样的话,看书就方便的多了。

    不知不觉他们二人走到了石桥边。

    菩提城外虽然没有护城河,但辽阔的城中还是有着河流横穿而过的。

    这石桥就搭建在河流两岸。

    城中的百姓为了躲雪,石桥两边的街道上已经人影越来越稀少了。

    翎儿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想法源自于她的内心,源自于她内心隐藏的情感。

    她喜欢这一路的斗嘴,喜欢的不得了。

    她觉得这样真的很幸福。

    当然,如果能够这样一直幸福下去就好了。

    她忽然转过头。

    李星云脑海里还在计划着以后在藏书楼读书的生活。

    并米有意识到翎儿突然地转身意味着什么。

    翎儿忽然踮起了脚尖。

    淡淡的唇,柔软的唇,就这么突兀的印在了李星云的嘴角。

    然后翎儿跑开了。

    她跑到石桥上,张开双手迎接着漫天的雪花,高兴地翩舞起来。

    李星云愣了!

    他好像不记得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仍然残留着那种温度与感觉的嘴角,想起了翎儿之前吃的冰糖葫芦,不知道会否残留着冰糖葫芦的味道,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

    在石桥上翩舞起来的翎儿对着天空大喊道:“书呆子,我喜欢你!”

    李星云有些颤抖。

    看着石桥上那欢快美丽的身影,他竟也生起了勇气。

    他冲到石桥上,内心激动的说道:“翎儿,我也喜欢你!”

    “你有多喜欢我呀?”翎儿的笑声回荡在雪中,她还在幸福的舞蹈着。

    李星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喜欢,又该去如何衡量喜欢的程度。

    他看着石桥,忽然想起了书里的一段话。

    “前世,我是一个和尚。遇到了你,我便乞求佛祖将我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你从桥上走过!”

    (ps:洛长风和雪儿,李星云和翎儿的故事,其实在开书时就已经设定好了的。写了快三十万字,终于写到了,好激动有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