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游山玩水还是赏心悦目
    ,!

    林中的氛围有些凝固。

    没有人打算率先开口去打破这不知是被寒雪还是被皇甫毅的言语所凝固的气氛。

    因为当事人还没有开口。

    帝无泪云淡风轻的站在雪中。

    他似是没有将皇甫毅的言语放在心上。

    他只是觉得很有趣很新鲜。

    无论是在中州帝王盟里还是在外面的江湖世界,无论是小的时候还是他声名远播披靡同代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所以他并没有像所有人心中所料想的那般排斥这件事情。

    或许赔罪道歉有关一个人的骄傲与尊严,然而骄傲与尊严这两种东西却早已不知不觉间被帝无泪丢在了成长的记忆里。

    在盟里帝御天经常告诫他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更何况,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不远万里来到菩提书院所为何事。

    而且在确定了皇甫毅那位地玄新榜十一位次的师弟与大燕帝国凝雪公主之间的关系之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目的。

    所以帝无泪脸上依然挂着不变的微笑看了看皇甫毅一眼说道:“数年未见,皇甫兄果然还是老样子。”

    帝无泪微微笑着。

    连城诀倒是浅浅的皱起了眉头。

    天东使团三代弟子们都是露出了几分不解。

    就连燕南飞也是稍显诧异地看着帝无泪。

    那些所有觉得皇甫毅的提议有些可笑,所有等待着帝无泪对此愤怒的人们,都是一脸不解。

    他们等待的结果,竟是帝无泪的一场随口寒暄?

    曾经骄纵狂傲无比的帝之子,如今竟然连赔罪道歉这种事也无所谓了吗?连城诀自问着。

    “数年未见,你倒是变了不少。”皇甫毅说道。

    “哦?有什么不一样吗?”帝无泪摊了摊手,看了看自己一身白袍说道。

    “很不一样!若是在数年之前遇到这种境况,你一定不会如此沉稳。”皇甫毅说道。

    “那按照皇甫兄看来,数年之前的我遇到这种境况,该会如何抉择呢?”帝无泪面带微笑说道。

    “你会和我打上一架!如果连城兄也像我那般提出赔罪的要求,你会再与连城兄打上一架。”皇甫毅想了想说道。

    “确实,年少轻狂的人比较容易动手。”帝无泪顿了顿片刻说道。

    帝无泪闻言笑了。

    连城诀也是会心的笑了。

    皇甫毅却没有笑,他很认真,也很确定。

    如果换做在数年之前,有人要求帝无泪向别人赔罪,那么帝无泪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出手,而且是重手!无论那人是否是与其齐名的自己,还是连城诀,亦或是其余几人,都无法左右帝无泪的行为。

    可如今数年之后,帝无泪竟然能够将这种事情一笑置之,这足以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就如同皇甫毅所言,帝无泪变了,变强了,而且开始有些棘手,有些可怕!

    一个天真无邪的人,哪怕他的修为再如何高深,境界再如何莫测,给人的感觉最多也只是强,但不会让人觉得可怕。相反,一个学会了如何在这纷扰世界生存的人,哪怕他一点儿修为也没有,都会让人觉得可怕。

    因为风最先吹折的,永远都是那些坚挺而笔直的竹子。

    就如同人的牙齿与舌头一样。当人老了,牙齿会掉光,可舌头还会存在。

    皇甫毅不得不重新打量身前的白袍男子。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话倒是一点儿也不假。

    如今在他面前的帝无泪,不再是依仗着其父帝御天威名而骄纵傲慢的少年。

    当初的少年收敛了所有的棱角,如今变得很成熟。

    成熟得让人一时间琢磨不透!

    有一个词汇很适合形容这种人。

    这个词汇叫做深不可测!

    “可我与皇甫兄,连城兄是多年故友。故友重逢,小弟更倾向于推杯换盏。刀剑相向这种事,总有些不太适合。”帝无泪说道。

    “可你方才却出手了。”皇甫毅说道。

    “方才不过是一时技痒难忍,非有意为之,两位师弟与二位兄长切莫在意。”帝无泪冲着洛长风与独孤万千拱了拱手说道。

    “更何况,小弟自中州不辞辛苦赶来,本来就不是为了拔刀相见。”

    “莫非帝王盟也有使团会在不日到达菩提城?”开口说话的是天东使团里的小伍。小伍抬起头看着自家大师兄,面带疑惑的问道。

    连城诀没有回答小伍的问题,因为他也捉摸不透帝无泪现身于此的原因。

    当然,从天东使团向菩提书院送出拜帖的那时起,天下就有许许多多喜欢凑热闹的人士从四海八方向着菩提书院汇涌而来。尤其是近日,山下的菩提城中来往穿梭的行人数量比起寻常竟要多了一倍不止。

    连城诀当然不会认为帝无泪也是那些凑热闹队伍中的一员。

    身为帝王盟的少主,帝无泪不会闲到如此无聊。

    “这天下谁不知道,天机阁所颁布的地玄新榜榜单,几乎被天东八百宗与菩提书院垄断名额。我中州或许也有那么些许名字,可那些个子弟大都在书院里修行学习,所以对于地玄新榜究竟是否权威与公正这个问题,说真的,真的与我无关。”帝无泪说道。

    “你觉得我会信吗?”皇甫毅说道。

    “想来现在小弟说什么,皇甫兄也是不会相信的。”帝无泪苦笑说道。

    “相识多年,难道我真的是如此蛮不讲理之人?”皇甫毅说道。

    “自然不是。”帝无泪说道。

    “既然不是,你须得给我一个理由。”皇甫毅说道。

    帝无泪环顾了四周,看了看这天地洁白的古道林与远处隐隐若现的山体,笑着说道:“或许是游山玩水也说不定。”

    帝无泪又补充说道:“游山玩水,赏心悦目。这世上可做之事诸多,总有一件事足以解释小弟来此的理由。怎么,小弟诚心诚意拜访书院,皇甫兄不会将小弟拒之门外吧?”

    皇甫毅冷笑了声。

    不论他如何追问,这帝无泪却始终一点儿口风都不愿透露。

    这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然而就如同帝无泪所言,书院自从开建以来,从未有拒人门外的道理。

    今日不论帝无泪以什么样的理由来拜访书院,皇甫毅都知道,书院的门,是断然阻拦不了此人的!

    (ps:真心不容易,上架至今,网站均订终于到三位数了,感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