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那年秋,星空之誓说不休
    ,!

    人的生命是脆弱还是顽强,这永远都是无解的答案。

    哪怕江满楼花重金闯入天机阁要那位天机老人开启天机盘推演,都无法得到准确的答复。

    山下菩提城里每逢寒冬雪天都会有冻死的人,但也绝不缺少耄耋之年甚至活了百岁春秋的寻常老者。

    六字门道修行者同样不见得会比普通百姓长寿。修道者的世界里太过于凶险,朝闻道而夕死并非少见。

    一直到这一刻,一直到他们看到洛长风的这一刻。

    他们无法形容洛长风所受之伤有多惨重。

    他们从来不知一个人活生生的人能够承受住这份痛苦。

    他们很庆幸洛长风很顽强,更加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

    他们看到洛长风还能说话,还能与他们说句玩笑,那揪在一起的心终于是稍稍的安定。

    “你们若是再不出现,可真的就见不到我了。”洛长风张口,浓稠的鲜血便是不停地涌出。

    他的声音就像是北风中点燃的烛火那般微弱,他随时都有可能魂归九幽。

    可他还是笑了。

    无声地笑了。

    他告诉自己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他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赌在自己魂归之前李星云能够带着人找过来找到自己。

    他赌赢了。

    即使师尊与师兄尚未曾出现,但李星云与江满楼等人在此,那天墨星与天香星杀害自己未果的故事就定然不会轻易善了。

    菩提书院不会轻易善了,师尊与师兄更加不会轻易善了。

    而他这九死一生之局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借书院的刀来杀人。

    书院有很多可以杀人的刀。

    最锋利的那把刀无疑在他的师尊无相道宗手里。

    因为他是无相道宗最后一名学生。

    因为他的十子同袍都是见证人。

    这九死一生之局算计了许多人,甚至利用了他的十子同袍,利用了雪儿,他最终还要利用师尊手里的刀斩星。

    这或许是为人所不齿的卑鄙手段。

    可他却不得不如此。

    八百宗论道让曾经覆灭洛家的所有元凶聚集在菩提书院,乃是千载难逢的报仇良机。若是错过这次机会,那日后再想报仇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如果自己此生天赋有限达不到灵窍境界,苟活至今还有何意义?

    他是算计了所有人,可他不后悔!

    原本洛长风计划之中,那白楼神将也一并被算入在内,未曾想白楼神将死在了自己手中,倒是省去了不少事。

    “到底怎么回事?”江满楼挑了挑眉问道。

    月氏兄弟各执一剑,联手斩出了四道剑气剑光,欲替洛长风摆脱困束,却未曾想被那桃花藤链震了回来。

    众人心中震撼无比!

    “此乃天东八百宗私事,我劝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莫要插手。”天墨星忽然开口说道。

    事情演变成如今模样,他们想要从洛长风手中夺走天图而不被书院察觉,显然已经受到阻挠。

    有关洛长风真正身份以及天图的消息,也同样难以保密。

    除非他们将这些书院学生尽数杀了,那么菩提书院依然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这么做,很有可能让天东八百宗树立强敌。

    他们很清楚,这几名书院学生虽是新生,可背景都不简单!

    这话落入了江满楼耳中,却不怎么中听。

    “所以我同袍的伤,是二位前辈以大欺小造成的了?”

    天墨星轻蔑地看了江满楼一眼:“你没必要知道。”

    既然无法从洛长风手中逼出社稷山河图,唯恐迟则生变,天墨星已然决定先将洛长风带回天东再做盘问。

    天香星步步紧逼。

    “我江满楼虽然是个混球正事不干,但从不后悔与诸位结成了同袍兄弟。”

    “入学试那夜对着星空许下誓言,或许所有人都认为那只不过是我这玩世不恭的江家大少一时心头之热,算不得真。”

    “其实不然!”

    “本少爷可以对大家掏心掏肺地说,我江满楼真的将大家视作了手足。”

    “这份手足同袍之情,是真诚而纯洁的,比江家所有的真金白银还要真……”

    江满楼从众同袍之中走出,提剑而立。

    他说着说着竟然动了真感情,想要做下战前总动员结果却把自己说的泪光闪烁,好不尴尬。“你的废话真多!”重阳站在了他的身边。

    然后李星云,苏小凡,月氏兄弟以及南希寒,沈天心几人在洛长风身前一字排开,纷纷持剑而立,将洛长风护在了身后。

    他们不过都是妙道境界的修为,在两位经天星面前就是蝼蚁般渺小的存在,他们随时都会步洛长风的后尘,甚至丢掉性命。

    可此刻,却毅然决然!

    洛长风看着同袍们的背影,心中有些酸楚,竟后悔不该将他们牵扯进来。

    天香星看起来已经没了耐性。

    她伸出手掌,便是一阵不可抗拒的吞噬之力:“不自量力!”

    江满楼被那一掌吸了过去。

    他双脚紧贴着残花狼藉的地面划出两道深痕,他嚎啕大叫着。

    他随手掷出了手中长剑,然后从月牙坠之中又取出了一把刀,扔了过去。

    紧接着是长枪,战戟,长矛,长棍,金弓,阔斧大刀,还有一条长长的锁链……不顾一切地朝着天香星投了过去。

    他心想着:“你喜欢吞,本少爷就让你吞个够。反正本少爷家里就是搞发明锻造兵器的,不缺这些东西。”

    他扔完了月牙坠里所有的藏兵,却发现伤不了对方。

    江满楼手足无措之下忍痛割爱,将月牙坠里那一堆白花花的银子也纷纷砸了过去。

    认识江满楼许久的同袍诸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幕惊呆了。

    众人感慨,这真是很特别的战斗手段!

    江满楼嘴里不停的大骂,还引以为自豪,是谁说打不过也不许骂过的?

    不过看这天香星越来越阴沉的神色,江满楼意识到糟糕了,从小到大的经历告诉他,这下惹上了一个打不过也骂不得的疯婆子。

    眼看着自己的小命就要被对方掐在手中,江满楼那从未正经过的神色终于露出了一抹鲜有的凝重。

    他忽然借势出招,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折扇。

    他撑开折扇朝着天香星的面门横扫而过。

    众人只见那折扇竟然变成了一道剑光,险而陡地削断了轻敌的天香星几缕发丝。

    远处的天墨眼中露出异样的神色:“这是……墨攻!神兵榜排名四十九的墨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