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胭脂泪
    “真傻。”

    卖完两担柴仍旧不知洗手的少年捧着胭脂盒,憨笑着。

    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掩面而笑。

    这一笑,倾人城。

    那是少年最后一次买胭脂。

    第二日清晨的这个时候,当少年厉风路过胭脂铺,胭脂铺上却不见了爱慕多年的少女。

    一路打听之下得知少女被当地的几个恶霸拐到了二十四桥青楼。

    心头怒火中烧的少年顾不得其他,拎着那把用来砍柴的柴刀便是冲进了青楼。

    少年郎的结局可想而知。

    厉风没有死。

    被打成了重伤,卧床不起。

    少年伤愈之后不止一次闯过那埋葬了痴情的青楼,每一次都是一模一样的下场。

    于是他暗下决心。

    他继续砍柴,卖柴得来的银钱不再买胭脂,而是买了一把铁剑。

    少年厉风在山上练剑,他练了整整三年的剑。

    在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他用那把铁剑再一次闯入了青楼。

    他杀了许多人,衣服上侵染了许多血。可翻遍了青楼,却见不到胭脂铺上少女的身影。

    那一夜,经过青楼调教了三年的少女,被送往濮阳城城主府。

    那一夜,暴风凄雨,厉风提着铁剑杀入了城主府。

    那一夜,少女一袭红衣对镜贴花黄。

    她的脸上仍旧有那块红色的美人印记。

    她的面前摆放着堆叠如山的胭脂盒。

    那是少年送给她的所有。

    少女名叫胭脂。

    她从来不涂抹胭脂。

    因为胭脂铺上的胭脂叫做胭脂泪。

    她不希望自己流泪。

    那一夜风雨肃杀,胭脂默默地流泪,玉指轻点胭脂盒,她为自己抹上了胭脂泪。

    那一夜刀光剑影,厉风毫无疑问地倒在血泊之中。

    浑身是血面目模糊的厉风被丢进了乱葬堆。

    他昏死了几日几夜,终于又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

    他又再上山练剑。

    他结识了当年独自外出游历的江家老爷子。那时的老爷子风华正茂,是位翩翩佳君子。

    在老爷子的帮助下,厉风终于见到了已为人妇的胭脂。

    胭脂的脸上再没了那抹红色印记。

    因为她抹了胭脂泪。

    那次的重逢,是一场离别。

    厉风的剑法已然大成。

    他一战成名。

    他为自己改名濮阳风厉,便从此作为奴仆跟在了年轻的江家老爷子身边。

    他承诺报恩,为奴百年!

    ……

    江满楼不知究竟是何原因动摇了濮阳剑首死灰复燃的心。

    这其中定然有彭家人或者彭九不为人知的手脚,甚至有可能出自那位七国联盟神秘军师的计策。

    对于这些真相,江满楼无从得知,他也不会愚蠢地相信所谓的立场。

    冀云州人氏,区区五个字眼不足以让这位家老违背当年百年奴的誓言,这是江满楼的自信,也是对眼前这位濮阳剑首的信任。

    可他终究是杀了老爷子!

    ……

    江家五叔是位很谨慎的读书人。

    唯恐迟则生变,他不愿再与江满楼废话下去:“拖得再久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在如今的江家,你已没有任何可信赖的后手。自杀或者被杀,两条路自己选择。”

    江满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五叔难道忘了,小侄还有三千红袍兄弟。现在想来,他们应该已经穿上了量身定制的三千浮屠铁甲!”

    江家五叔嘲讽似的说道:“不可否认你的天赋异禀,在整座提兵山,对于术字门道的天赋无人能出你之右,铁浮屠是最好的证明。可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为何雨家那丫头离开了这么久,仍不见你三千浮屠冲杀进来?”

    江满楼皱眉。

    他有三千大红袍。

    世人皆以为三千红袍是他天下第一世家少主耀武扬威的恶奴,却不知这三千人均是老爷子百里挑一的好手,是留给江满楼真正的后手妙招。

    在书院里,江满楼凭着过人的天赋为三千红袍制作出刀枪不入的浮屠铁甲。回到提兵山藏兵谷后,更是开始真正投入量做,三千副铁甲浮屠已然尽数武装至大红袍之身。

    江满楼更是坚信,此时此刻的三千铁浮屠,在真正战场之上能以一当百!

    这便是他的底气所在!

    只是此时此刻,原本打算援助江满楼的雨中棠却领着三千铁浮屠登上了机关城城楼之上。

    机关城里所有机关中枢被江满弓所停。

    这个平日里对族兄江满楼点头哈腰的家伙,如今正与彭九跨马并肩,带着三万兵甲不知不觉间入了提兵山,已经兵临机关城下!

    烟云压城!

    铁甲森森!

    两军对峙!

    ……

    江满楼沉默许久后又再说道:“看来藏兵谷已尽数投奔五叔麾下。”

    江家五叔会心一笑:“也不尽然。”

    江满楼挑了挑眉:“还有谁?”

    江家五叔又岂会不知江满楼的心眼:“比如说,你等待的人。”

    江满楼故作不解:“小侄等待的,就只有那个死缠烂打也赶不走的小娘皮。”

    江家五叔嘲讽地笑着:“应该还有一位,账房先生。”

    被揭露所想的江满楼再一次皱眉。

    似乎与五叔的对峙,他已然尽数落入了下风。

    是的,除了三千铁浮屠之外,江满楼最盼望的是那位账房先生的到来。

    天下第一世家的账房先生也是位读书人。

    这位读书人是名书法大家。

    很有名气的书法大家。

    他名为墨颜。

    又被世人称作书山墨颜。

    圣人之下,十天显圣之一的书山墨颜。

    不知是做了账房先生后练就的无双书法,还是来到江家之前在书山早已书法大成的中年男子书山墨颜,此刻负手而立在藏兵谷外。

    他被阻挡了去路。

    他面前不是境界高深的江家仆役,也不是彭九率领的万千军马,而是江家五叔悉心培养的邪物。

    身披红甲的符将!

    足足十一名诡异的符将红甲人结成了不知名的邪恶阵法,将这位位列十天显圣之一的化劫境强者围困在了其中。

    书山墨颜在思索破解之法!

    ……

    铸兵阁里面色有些苦涩的江满楼,手中出现一把剑。

    那是神兵墨攻!

    已经举目无援军的他没有再说什么。

    但他不会认命。

    这一点倒是与洛长风极为相似。

    两个执着的家伙并肩站在了一起。

    江满楼扭过头苦笑着:“你还坚持的住吗?”

    洛长风紧握着青光凛凛的神兵游龙,咧开嘴:“你说呢?”

    江家五叔挥了挥手,身旁近百余道术字门徒缓缓围了上来,而他自己则是在濮阳剑首的掩护下退出了铸兵阁。

    铸兵阁大门再度缓缓关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