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你真无趣
    天下有双眼睛可以看透日夜之间太阳与星光无法照亮普及的地方,那双眼睛叫做天机阁。

    燕翎卫人手有限,无法查清柳十三自提兵山藏兵谷出山后一路所见所闻。

    安红豆细想,若那孩子落入异族之手,那么异族人士必然早早做了谋划,甚至极有可能从柳十三出山时起便已经暗中跟随寻找合适的机会下手,否则不至于无声无息消失踪迹。

    当然,这一切只是她凭空臆测推断。

    她需要真凭实据,需要一个可以顺藤摸瓜揪出真相的缺口。

    那个缺口就是无所不知的天机阁。

    ……

    黑衫银发的洛长风喜欢站在凌烟台眺望银白苍茫的江山。并不是故作冷清孤傲跳脱尘世的高人之态,他自己也不知何时养成的这般习惯。

    或许是在十年前吧,雪儿以身殉国之后便学会如此。

    凌烟台地处宫城中心,是诺大风雪银城视野最开阔之处。站在此处,他可以看到整座银城的繁华喧嚣,也可以眺望城外的山川茫茫,仿佛社稷山河就在脚下。

    这里极为清静。

    他喜欢这种宁静。

    或许是他更喜欢思考。

    有许多问题需要思考,譬如说何为大世!

    十年前棋开大世究竟是怎样的一番经历?这个问题困扰洛长风十年之久,至今为止,他尚不明悟。

    放眼天下,内忧外患。

    帝王盟帝御天圣殒之后,其子帝无泪登临帝位接掌十三王城与辽阔的中州之地。而帝无泪的虎狼之心与手段比之其父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其中尤数对那两界山魔门与天机阁的反扑报仇最为之重。

    可以说帝无泪登临帝位之后,连同天南绝云岭妖族对魔门天机阁实施报复长达十年之久。否则这天下各大势力也断然不会放纵镜中缘破碎世界的异族渗透而不闻不问。

    再者便是天东八百宗。

    没有神像的天东八百宗十二星川之内也逐渐产生可怕的裂痕,这裂痕来自于魁星天龙与二星天妖的分庭抗礼。

    为争夺八百宗圣主之位,经天十二星内争不止内耗不断,根本无暇顾及其它。

    七州域之地脱离战乱不久,东楚明王君泽玉一心治理曾经战乱留下的满目疮痕,自然对异族人士的侵入同样鞭长莫及。

    应对异族之事,也唯独超脱尘外的剑阁与他风雪银城二处勉强为之。

    这般风雨不停歇的天下,真的是那生死磨盘棋中前辈所言的棋开大世?

    洛长风看来,无圣人约束的天下更像是乱世!

    他不知自己能够做些什么。

    所谓天命之人,他抬头望天,总觉自己是芸芸众生之中距离天意最远的人!看着茫茫天下,背负苍生的感觉第一次这般沉重!

    洛长风深深叹息。

    他想尽快结束眼前的乱世。

    他想让天下四方归心,然后群雄并起驱逐异族,还天下以万载不衰的太平盛世!唯此方能不负老师与书院应劫而没,不负天机老人再借的万年光阴。

    他在尽力。

    所以才有一月之后的刀剑会。

    天下未来在年轻一代手中,天机阁颁布天阙地玄榜并无恩泽披世,反倒是促使那些年轻一代争强斗狠居多。

    洛长风只能尽自己绵薄之力,召集当代明珠俊彦,给予些许修行之路上的点拨,这是刀剑会举办的初心所在。

    ……

    轻轻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安红豆抱着裘衣,悄然披在洛长风的肩头,莞尔一笑:“你知道为何这银城百姓对你传乎其神吗?”

    洛长风握着安红豆的玉手说道:“愿听高见。”

    安红豆温柔地倚在洛长风怀中,感受着那熟悉的心跳,雪儿的心跳,说道:“从宫墙之外仰望而来,正巧能看到满天风雪中一道人影独立凌烟台云巅,出尘脱俗宛如绝世,就像是这座银城永立不倒的守护神。”

    洛长风笑道:“你,看过?”

    安红豆微微点了点头:“我看过。”

    洛长风不再说话。

    他只望着十年不停歇的风雪,望着银色的天地。

    安红豆也没有继续说些什么。

    倚楼听风雨,但看江湖路。

    十年的坚持与不离不弃究竟为何?不过是为了此刻短暂的平静!

    她不敢奢求太多,这一瞬就已经足够。

    安红豆忽然感叹:“十年了。”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