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错了就是错了
    喜来客栈,一如五年前的那样,并没有什么改变,唯一发生的改变,就是那个叫商映雪的女子,再也没有出现过。

    五年前,掉下悬崖的女,的确就是商映雪。

    千宫羽和和以往一样,依然是一身华丽的黑炮,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这里俨然成为了他的家,没事的时候,他就会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这里想事情。

    他一身慵懒的斜靠在软榻上,看着窗外,漆黑如墨的眼底出现了一抹伤痛,这痛,每一次都会痛入骨髓。

    他修长如玉的手中端着一个白玉酒杯,时不时的抿一口。

    时间如流水,五年的时间,岁月沉淀出了他的内敛和沉稳。

    当年他不屑一顾的女子,却成为了他一生的牵绊。

    美好的少年时光,却没有遇到属于他的美好,只是遇到了一份让他从此再也放不下的牵绊。

    若是人生可以重来,一点寒光万丈茫,屠尽天下又何妨?

    心里的痛,让千宫羽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他的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微微抬头,这更衬托出他的立体而线条分明的五官轮廓,仿佛刀削斧劈一般的凌厉,他的眼神却并无犀利的锋芒,深沉的眸底,隐约流转出一股清流般的痛意,又不乏超越红尘的痴情。

    曦儿,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第一个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第二个是来生来世和你在一起,第三个是永生永世和你不分离。

    今生,已经没有了,若有来生,我依然还想再遇到你。

    “羽儿,你又一个人在喝闷酒吗?”

    房间里突然传来突兀的声音,让千宫羽瞬间拉回了所有的思绪。

    “娘,你怎么来了?”千宫羽神色色厉内荏,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落寞。

    龙忆锦将头上的面纱揭下来。

    走到他对面坐下,神色认真地说:“羽儿,娘亲想到了一个办法,也许我们可以不用回龙族受刑了。”

    千宫羽快速的看了她一眼,握着酒杯的手紧了几分,却半天不说话。

    “羽儿,虎族的人想要灭了龙族,这样一来,我们就不会被抓回去了,那虎族公主铁了心的要嫁给墨儿,她说,只要嫁给了墨儿,两大陆就会一一起联手对付龙族。”

    龙忆锦说完,就一直看着儿子。

    可千宫羽听完之后,过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一直看着手中的酒杯,杯中已经无酒,杯子却被他握得有些发烫。

    “羽儿,你有再听娘亲说话吗?”龙忆锦又很有耐心的问道。

    千宫羽这才动了动身子,抬眸,微微扫了一下龙忆锦。

    “娘,这事情你不要参和,那虎族公主想怎么折腾,那是她的事情,如果你是一天真的到来了,羽儿会和娘亲一起面对,错了就是错了,只有取得原谅,才能开始新的生活,娘亲不要在错下去了。”千宫羽经过时间的沉淀,有很多事情,他早已经看清楚了,错误的出生,注定必有一死。

    那虎族野心不小,只怕想独霸天下。

    龙忆锦一听,依然不甘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