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她总觉得自己逃不过那一劫
    “羽儿,如果我们凑成了墨儿和虎族公主的婚事,龙族被灭,你也不用再受雷劫之苦,娘亲是怕你挺不过去呀?”龙忆锦继续游说。

    她觉得这个办法很好,活了这么久,她真的不想死。

    龙族的人不可能会忘了她,迟迟没有来抓她回去,这里边一定有什么原因,君墨身上的魔煞被清除的那一天,他上纯真的嫡系龙脉,只要是龙族的人,能很轻易地感受得到,这样无尽的等待,她心里受着无比痛苦的煎熬。

    千宫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娘亲你很清楚他的性格,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可能会听你的。”萧君墨的脾气,他很了解。

    只是他忘记了那个为他付出一切的人,当他知道结果的那一天,他痛彻心扉,她宁愿死,也有护他安全的活在这个世上。

    他萧君墨何德何能?

    能被这样一个女子深爱着,伊人多情,奈何岁月不知怜香惜玉。

    在他看来,萧君墨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她。

    “所以,羽儿,我们要想想办法呀,娘亲心里很担心,就怕龙族的人那一天找过来了,我们母子二人,会被带回龙族,而你的父亲,就会一个人留在这里,孤老终生,他是凡人,不像我们可以长寿,娘亲只想陪他走完这一生。”龙忆锦心里确实有这样一个愿望,玉堂从遇到她那一天起,对她都非常好!这份情意是她一直割舍不下的。

    世事风云变幻,她总觉得自己逃不过那一劫。

    千宫羽又是沉默了半天不说话。

    他抬眸,看了一眼窗外火红的夕阳,眼底闪过一丝痛苦。

    他的能力,确实不能护爹娘周全,这五年来,他也怕他和娘亲被突然抓走,留下那个不能相认的父亲,对龙族的事情,他也彻底底的查了一遍。

    娘亲当时候是从龙族逃出来的,她带走的还有龙族的太子,萧君墨,至于娘亲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做?直到现在她也没告诉自己原因。

    可这样的最罪行在龙族很大,娘亲也许只有死路一条,娘亲心里会产生恐惧,他可以理解。

    但若是娘亲被抓回去,受刑之后,她若是能活下来,承认自己的错误,依然可以在龙族好好的生活。

    而他只要修炼到洪荒境,受雷劫化形,只要活下来,他依然可以成为龙族的人。

    这些他早已经查的清清楚楚。

    “娘亲,如果你想永远都和我们在一起,就什么都不要走,静静地等着就好。”千宫羽的语气里带着些许警告,她你在想什么?他知道。

    “羽儿。”龙忆锦没想到他会不支持她的做法。

    “娘亲回去吧,那虎族公主不是一个好东西,娘亲少和她来往。”

    语毕,千宫羽不愿意在多说一句话,他提起一旁的白玉酒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手中的茶杯换成了酒杯,不是特别喜欢喝酒的他,却喜欢上了能让他半醉半醒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