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威力到底有多强大
    听到院外的熟悉的脚步声,萧君墨快速的往院中看着去。

    无咎几步进入正厅。

    “君上,洛小姐遇到欧阳澈的埋伏,等属下赶到的时候,欧阳澈被洛小姐下毒,已经逃走,洛小姐已经往灵山学院这边来了。”

    “欧阳澈。”萧君墨满脸阴沉。

    “无咎,去查一下,欧阳澈什么时候到青储大陆的。”

    “是,君上。”无咎立刻转身出去。

    不一会,出去办事的凤澜夜也回来了。

    凤澜夜进门,快速的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

    看了一眼来回走动的参萧君墨,他又喝了一口茶水才漫不经心的问道:“君墨,你这心神不宁的干什么呢?”

    “曦曦还没有回来,无无咎回来说,曦曦在回灵山学院的途中被欧阳澈暗杀。”

    “什么?”凤澜夜从凳子上惊得跳了起来。

    他身形微微怔住,看着萧君墨,俊目中是难以置信的光芒。

    “欧阳澈,他什么时候来的青储大陆,我们的人怎么没有查到?”

    “这就要问你了。”萧君墨回头,不悦的看了他一眼。

    凤澜夜低眸,微眯着哑眼眸:“看来是混进来的,早上欧阳玉华才出事,傍晚他就收到消息暗杀洛小姐,这个混蛋,他将我凤澜夜当什么了。”

    萧君墨停下脚步看着凤澜夜,说道:“无咎已经去查了,一个时辰左右他应该回回来,欧阳玉华的事情早一点解决,再过半个月就是我母后的生辰了到时候,天启大陆的君上和君妃都会来届时,你会左右为难,这件事情已经交移澜司仪,若是你不想被麻烦,半个月之内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君墨,这件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怎么做,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痴缠烂打,让洛辰曦对你的真实身份不生气就万事大吉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凤澜夜又坐回凳子上悠闲的喝着茶水,目光时不时的瞅一眼萧君墨。

    “对了,君墨,千宫羽的人最近几天有很大的动作,你知道我查到了什么吗?”

    凤澜夜神秘的看了一眼萧君墨。

    那一身负手站立的姿势风华绝代。

    “直接说重点。”萧君墨现在没有心思去猜任何事情。

    曦曦还没有回来,他做什么的心情都没有。

    凤澜夜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

    这人真的是会变的。

    萧君墨遇到了洛辰曦。

    洛辰曦就是他的生命里的全部。

    看看他现在心神不宁的样子,哪还是那个人见人怕青储君上萧君墨呀!

    他不惜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身段对一个被世人称之为废物的女人痴缠烂打,现在更是因为那个女人而心不在焉。

    他凤澜夜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生命里遇到的天命真女,就是命中的劫。

    “君墨,千宫羽已经查洛辰曦的母亲林云锦,不是这八大陆的人了,所以,千宫羽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天魄真的和洛辰曦的母亲有关系。”

    萧君墨面具下的脸上突然不可置信!

    “千宫羽有速度,有手段,若是确定天魄真的和曦曦的娘亲有关,只怕他一定会对曦曦死缠烂打的。”萧君墨心里闪过一丝担忧。

    天魄!

    威力到底有多强大!

    能让千宫羽这样不惜一切都要得到。

    “澜夜,千宫羽的师傅,你可查出,他是什么人?千宫羽的师傅,和凌渡玄尊是师兄弟,若是查到千宫羽师傅的身份,凌渡玄尊的身份也会很快浮出水面的。”

    凤澜夜摇了摇头,神色严肃地说:“之前我就查过了,他就像凭空出来的,就和凌渡玄尊的身份一样,八大陆查不到任何和他们有关的消息。”

    萧君墨微微蠕动了一下紧抿着的唇角,微微思忖着。

    “澜夜,多派些人手去查,一定要尽快知道他们的身份。”

    曦曦的母亲不是这八大陆的,那会是什么地方的?

    还有他的母后,又是来自什么地方?

    他能化身龙,这一点,只有澜夜知道和母后知道。

    他母后的身份也很神秘!

    那么!

    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我一直派人暗中追查呢?只是很难掌握他们的行踪。”凤澜夜也时常郁闷。

    实力的悬殊,让他的人很难掌握他们的寻踪。

    而凌渡玄尊就更不用说了,他即使是站在你面前给你查,他也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查-不-到。

    萧君墨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惊喜!

    “曦曦回来了,我先过去了。”说完,萧君墨瞬间消失在原地。

    凤澜夜突然瞪大眼睛,快速的摇了摇头。

    “没救了,若是说谁能救君墨,非洛辰曦!”

    凤澜夜快速的起身,那欧阳澈来到青储不说,反而在青储大陆做出暗杀的事情来,这洛辰曦要是出事了,可就怨他了,无咎回来以后,他也是时候去问候一下他了。

    洛辰曦回到镜清院。

    连凌渡玄尊都没有去见。

    累的像狗一样倒在床榻上。

    和欧阳澈战斗,高度集中精力之后,便是筋疲力尽。

    “曦曦。”萧君墨一出现,看到满脸倦容的洛辰曦,眼底划过一抹心疼。

    他快速的抱起她。

    语气中略显责备,“曦曦,你隔绝了我的灵识,独自面对危险,你还当我是你的夫君吗?”

    洛辰曦一听,微微一笑,笑容如夏花般美好灿烂。

    “君墨,你受伤了,况且,我能应付,若我应付不来,也就只能倚仗你了,君墨你可是我唯一的依靠。”

    萧君墨一听,恍若做梦一样。

    曦曦说,他是她唯一的依靠!

    这种被信任的感觉,真的,真的很美好!

    “曦曦,以后不许这样,我是你的夫君,你若是遇到危险,我不能及时出现救你,若是你受伤和出事,你知道我会担心心痛的。”

    萧君墨白皙的大手,轻轻触摸着她白皙的粉颊。

    他该拿她怎么办?

    洛辰曦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脖子。

    两人的姿势很暧昧。

    萧君墨却感觉非常的美好。

    他有力的长臂紧紧的拥着她。

    “君墨,你相信我,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自己的,那欧阳澈可是水境九阶色修为,还不是在我手上吃了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