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依然是以失败告终(2000 字)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她一定是出现幻听了!

    欧阳玉卿在心里说服自己。

    天蝎断魂草怎么可能会在洛辰曦的茶杯里。

    “天蝎断魂草?”武陵玄尊也不可置信!

    脸上出现了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震惊表情。

    “武陵玄尊还是自己确定一下吧!天蝎断魂草可是武陵玄尊研制出来的。”

    凌度玄尊将茶水端到武陵玄尊的面前。

    武陵玄尊低头闻了闻,熟悉的味道让他面如死灰。

    他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欧阳玉卿。

    “玉卿,你怎么这么糊涂?”

    欧阳玉卿快速的摇了摇头。

    她的大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与无辜,她硬是忍着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师傅,玉卿没有,玉卿真的没有给洛辰曦下毒,玉卿也不知道毒是怎么跑到洛辰曦的茶杯里的。”欧阳玉卿委屈的表情令人心痛!

    那楚楚可怜的神情,我见犹怜,令男人看了都忍不住要去疼爱。

    武陵玄尊羞愧的摇了摇头,他一生,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难堪过。

    武陵玄尊起身恭恭敬敬的对着说道:“凌度玄尊,今日这件事,是本尊管教不严,让玉卿犯下这等错误,实在是惭愧至极!如今玄君没事,还请凌度玄尊网开一面。”

    “师傅,玉卿没有,这都是洛辰曦她陷害我的。”师傅这样说,不就是坐实了她下毒的事情了吗?

    她真的没有做过。

    天蝎断魂草的毒怎么会跑到洛辰曦的杯子里的。

    “玉卿,闭嘴。”武陵玄尊阴沉着脸冲着她吼道,这件事情要是传到外边去,玉卿想坐上君后的位置可就难了。

    欧阳玉卿缩了缩肩膀,这会倒是真的委屈得流眼泪了。

    她从未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洛辰曦微微有些愣住,她以为,武陵玄尊会帮欧阳玉卿查明真相。

    但是现在,他将话说的这么明显,倒也做实了欧阳玉卿的罪行。

    欧阳玉卿今天的计划,依然是有失败告终。

    凌渡玄尊目光温和的看着洛辰曦,“曦儿,这件事情你决定。”

    洛辰曦双眸微转,低声说道,“师傅,这件事辰曦就不追究了,毕竟曦儿也没有被伤到。”

    欧阳玉卿,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开心得太早。

    洛辰曦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这件事,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公主这性格反复无常,日后若是要反过来怪罪辰曦,辰曦可就得不偿失了,今日这件事,辰曦可以不说出去,但是公主要给辰曦把今日的罪行写下来,写一份罪证书交给我,免得公主日后说辰曦冤枉公主。”

    猛地,欧阳玉卿看向洛辰曦,她又岂能不明白她的用意,无非是想让她的把柄落在她的手中,她这个要求真的是让她发火了。

    “洛辰曦,你别欺人太甚?”

    哼!就凭她,也想让她把把柄落在她的手中,真是笑话。

    “那这件事情我们就到青储君上面前或者是凤澜君面前说清楚吧。”洛辰曦的眸子微微的抬了一下,轻淡的话语中,却满是嘲讽。

    “洛辰曦,什么意思?”欧阳玉华愣住,下意识的问道。

    这件事情怎么可能会搬到君上和凤澜君面前去说。

    她疯了吗?

    “刚刚的话,公主年纪轻轻的,不可不能会听不懂吧,公主来这里两日,就冤枉了我两次,公主的为人,让人不得不防。”洛辰曦淡淡的笑道。

    欧阳玉卿的的身子一僵,眸子快速的漫过怒火,恨不得撕了洛辰曦脸上的笑,但是她却知道,自己万万不能先动怒,她此刻已经是被坐实了被下毒的那一方了,可不能在任性了,她要冷静一点。

    心下却更是愕然,她万万没有想到,洛辰曦会有这样的手段,若是真的写了保证书,自己且不是一辈子被洛辰曦压着头吗,脸上也微微的隐过一丝着急,隐在衣衫下的手,再次的一紧。

    抬眸,望了一眼仍就不为所动的洛辰曦,双眸中再次的隐过几分狠绝,突然的从地上爬起来,用力的踢走脚下的凳子。

    若不是这该死的凳子,今日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然后隐在衣衫下的手,握得咯咯作响,她此刻真的很想杀了洛辰曦。

    从小到大,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委屈过。

    她是金枝玉叶的公主,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面呵护的。

    欧阳玉卿咬牙切齿地道说:“洛辰曦,这罪证书本公主可以写,但你敢保证,你不会拿着这罪证书来威胁本公主为你做事情吗?”

    洛辰曦的唇角却是慢慢的扯出一丝冷嘲。

    “公主觉得,我一个小小的平民能威胁到公主吗?看来公主是不想写,不如我们去见一见凤澜君,凤澜君一向铁面无私,要说去见君上,辰曦还有些不放心,毕竟公主也说过,自己是未来的君后嘛。”

    萧君墨一听,只觉得无奈,自己在曦曦的心里,居然还不如澜夜。

    只是,洛辰曦的话,就像一把盐撒在了她的伤口上,广袖下的手却微微的滞了一下,望向洛辰曦的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心惊。

    武陵玄尊看着洛辰曦也是心下一惊,心中也已经了解,望着欧阳玉卿时,有些心疼,微微的闭了一下眸子。

    他自己的徒儿,他能不帮吗?

    然后一双眸子猛然的看向洛辰曦,洛辰曦,你真够狠的,这件事,他们对不会善罢干休。

    可眼下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闹大。

    毕竟玉卿是青储君后的可能性比较大。

    所以,洛辰曦拿这件事来威胁玉卿,自然有着这般发狠的底气,只怕洛辰曦也正是依着这一点,才敢这样对玉卿。

    对于武陵玄尊的想法,洛辰曦是压根没有想这么多。

    她只是想有了这罪证书以后,这女人不来烦她就好。

    “玄君,你看,都是你们女孩子小打小闹的,大家也没出什么事,现在误会解开了,就是不如就这样过去了吧?玄君若是不善罢甘休的,只怕大家到最后都会闹得很难看,玄君不如卖本尊一个面子,就让这件事情过去吧。”武陵玄尊语气温和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