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突变,萧君墨成魔(2000)
    “出去了。”凌渡玄尊微微蹙眉。

    “凌渡玄尊,你们先去星月殿休息吧!”

    可萧君墨去什么地方去了?

    凌渡玄尊很是疑惑!

    出了玄天殿的莫星河,突然没有听到萧君墨的怒吼,他也非常的疑惑,灵识快速的透体而出,他微微蹙眉。

    萧君墨去哪了?

    萧君墨去哪了?

    玄天殿里,凤澜夜看了看周围,冲着无咎大喊。

    “无咎,将所有的人带去星月殿,如有不听命令着,扔下天空城。”

    凤澜夜如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语气威严十足。

    今日这样的状况,那几个老狐狸随时可能趁机捣乱。

    “是,凤澜君!”

    无咎带着天空城的卫队,快速的将那些慌不择路的人群送到星月殿休息。

    天空城的夜晚,夜明珠照射得如白昼。

    几大陆的君上聚在一起,各怀鬼胎,却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凤澜夜一直让人盯着他们。

    萧君墨虽然有十五月圆之夜成魔的传言。

    但那除了凤澜夜和萧君墨的父母知道以外,没有其他的人真的见过萧君墨成魔的样子。

    如今亲自见到了,留在他们心里的就是一道消失不掉的魔障。

    而归海云英,在星月殿里,四处寻找洛辰曦的身影。

    同样的,凌渡玄尊也在找洛辰曦的身影。

    可凤澜夜一直站在星月殿的门口,气势汹汹的看着众人。

    今夜的事情特别蹊跷,一定有人故意让君墨被煞魔吞噬的。

    “君上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恐怖了?”

    “原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君上每个月十五月圆之夜成魔的事情都是真的。”

    “太恐怖!比魔鬼还要恐怖!”

    众人镇定下来以后,议论纷纷。

    凤澜夜听着,满脸阴沉。

    大声怒吼道:“都给本上君住口,君上虽然十五月月圆之夜会被煞魔吞噬,但他从来没有乱杀无辜,谁要是在敢乱嚼舌根的话,宫规处置!”

    凤澜夜的话语成功的止住了涣散的人心,众人顿时默不作声,现场落针可闻,人们心思各异。

    “星月殿里有更多房间,今夜大家在此休息,明日在送给各位离开天空城。”

    说完,凤澜夜给无咎使了一个眼色。

    无咎会意,带着人去招呼其他大陆的君上。

    “师傅,今夜可是一个好机会。”千宫羽目光阴森的看着凤澜夜。

    莫星河侧目看了他一眼,“别忘记了你答应过龙忆锦什么了?今夜她可是赐婚了。”

    一听,千宫羽瞬间握紧拳头。

    “那宫羽就先准备一下娶亲的事情吧!”千宫羽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温柔了分。

    曦儿,我跟你说过了,你是逃不出本君的手掌心的。

    你就乖乖的等着做本君的妻子吧!

    而洛辰曦,她将萧君墨带入了自己五灵元素的冰系空间里。

    这里空间很大,君墨也伤害不到谁。

    只有白茫茫的冰山。

    “杀!”萧君墨依然大吼大叫!

    在银白的世界里疯狂的乱跑。

    他三千起青丝完全散落,此刻更加增添了一份恐惧!

    他的双眼血红,神色痛苦。

    面具也在他疯狂的举动下不知道落在了何处?

    洛辰曦流着眼泪,就那样跟着他跑。

    “君墨,快停下!君墨……”

    洛辰曦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

    萧君墨的修为高出她太多太多。

    她拼尽全力都没能追上他。

    萧君墨有一瞬间的停滞。

    他快速的回头,看到洛辰曦朝着他追过来,在他的血红色眼睛里。

    洛辰曦此刻就像是新鲜的血液,能让他的心得到满足。

    他那双红色的双眸幽暗深邃如寒潭一样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性感跋扈的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

    他那气吞山河,傲视天下的霸气,此刻更是彰显的淋漓尽致。

    “杀……”紧抿着的唇瓣微微开启,低沉的嗓音散发着凌厉的寒意。

    萧君墨朝着洛辰曦的方向飞过来。

    洛辰曦却停在了原地,她要的就是君墨回到她的身边。

    他真的追不上他。

    他的速度太快了。

    洛辰曦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她快速的呼吸着空气。

    满身都是汗水。

    “嗯!”一股强烈的窒息感传来。

    一晃神的功夫,萧君墨死死的掐着洛辰曦的脖子。

    洛辰曦却冲着萧君墨温柔一笑。

    “君……墨,你……回来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也很痛苦。

    萧君墨的大手,就如铁钳一样桎梏住她。

    “君……墨,你……回来了。”

    这温柔的声音,让萧君墨的神情微微呆滞。

    洛辰曦快速的用灵气将自己的手腕划开。

    淡淡的血腥味让萧君墨的情绪又瞬间暴躁起来。

    他喉咙里面发出来的声音,就如野兽在咆哮。

    “杀……”萧君墨满脸痛苦,在他另外一只手即将要杀了洛辰曦的时候。

    洛辰曦流血的手,瞬间握住了萧君墨掐着她脖子的手。

    一股鲜红的血液,瞬间流到了萧君墨的手臂上,融入他的肌肤里。

    萧君墨那要杀洛辰曦的手,瞬间停顿在了原地。

    紧接着,他掐住洛辰曦的大手,也缓缓松开。

    他神情呆滞,瞬间变得像一个木偶一样。

    洛辰曦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她快速的抓住萧君墨的手。

    “君……墨,太好了,你没事……了。”

    洛辰曦的脖子上,是清晰可见的五指印,她的声音也因此而变得暗哑。

    她缓缓坐到冰凉的地上。

    身上的力气就像瞬间被抽干了一样。

    过了好一会,洛辰曦才缓过来。

    洛辰曦感觉自己吞咽口水都非常的困难。

    她的喉咙很痛!

    很难受!

    心里却很开心!

    她的君墨终于不跑了,不叫了。

    “君墨,累吗?累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好不好?”

    洛辰曦庆幸!

    虽然脖子很痛,声音嘶哑!却不影响她说话。

    萧君墨目光呆滞,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

    他的神色依然很痛苦。

    那双血红的眼眸里,有很多不一样的情绪在挣扎着。

    洛辰曦微微一笑,她起身,牵着他的手,温柔地说道:“君墨,你看,我就说嘛,你舍不得伤害我的,是不是,这一次,你不是也没有伤害我吗?你放心,以后的每个月十五,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