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洛辰曦之死
    “娘亲。”千宫羽眼中闪过一丝疼惜。

    如果他早一点知道真相,他怎么会让她受这样的罪。

    他也不会那样无情的逼她,更不会无情的在她身上打了一掌。

    “宫羽,娘亲没事,你能原谅娘亲,肯叫我一声娘亲,娘亲即使是死,也心满意足了。”龙忆锦开心的看着儿子。

    终于,她还是等到这一天了,等到他儿子叫她一声娘亲了,在这之前,她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听到她叫自己一声娘亲了。

    千宫羽一听,面色上闪过一丝痛苦。

    他本不想原谅,可是,看着她这样痛苦,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他心软了,看到她的眼泪,他想生气的心,瞬间变得柔软。

    “您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要是不在这个世上,那么,我痛苦的活到现在,又算什么?”千宫羽扶着她起身。

    “我先送你回去吧!”千宫羽最终还是心软了。

    她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没有了他们,自己所有的努力,做给谁看?

    千宫羽在最快的时间里把龙忆锦送回了天空城。

    而且是在没有人个人知道的情况下。

    千宫羽退回了所有的佣兵团,等着和去萧君墨商量余下的事情。

    四大陆的君上没想到会等到这样的结果。

    一个个心惊胆战的回去等着消息。

    做完所有的事情以后,千宫羽才去找师傅。

    只是,再也没有师傅的身影,也没有看到洛辰曦的身影。

    他在雷光河上边发现了打斗的痕迹和血迹。

    就是找不到师傅的身影。

    千宫羽不得已,又上了天空城。

    闯进了寒萧殿。

    以无影的修为,他根本就挡不住千宫羽。

    千宫羽顺利的进入了主殿。

    凤澜夜再一旁守着还未醒过来的萧君墨。

    看到千宫羽,他眉头不由自主的紧蹙着。

    “你来干什么?”

    千宫羽看了一眼软榻上的萧君墨,怎么回事?萧君墨这又是怎么了?

    “本君已经退兵了,我师傅呢?”千宫羽看着凤澜夜问道。

    “死了!”凤澜夜冷冷地回答道。

    一提起这件事情,凤澜夜就想起了洛辰曦。

    洛辰曦一个人,阻止了一场战争。

    “死了?”千宫羽根本就不相信凤澜夜的话,他师傅怎么可能会死?

    “你说慌,我师傅怎么可能会死?”千宫羽瞬间吼道。

    “你信不信与我无关,他拽着洛辰曦一起掉下了雷光河里了。”凤澜夜一次性说完,这下,千宫羽应该对洛辰曦死心了。

    一听,千宫羽瞳孔猛地一缩,身子快速的颤栗了一下。

    他目光瞬间变得血红,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刚才说是我师父拽着洛辰曦落入了雷光河里了?”

    千宫羽的声音,颤抖不已。

    雷光河,那是多么恐怖的地方,掉下去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希望。

    刚刚走进来的凌度玄尊也听到了千宫羽的话。

    他急步走了进来,问凤澜夜:“凤澜君,宫羽君说的可是真的?”

    凤澜夜面对凌度玄尊,态度好了很多,他面色沉痛,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为了救君墨,修为全失,被莫星河拽着一起掉下了悬崖,悬崖下面就是雷光河,莫星河受伤严重,洛小姐修为尽失,他们不会有活下来的机会,雷光河之中都是十一阶到十二阶的水系妖兽,恶毒无比,下边又有结界,一般的人下不去也出不来。”

    “啊!”凌度玄尊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

    就像所有的伪装,在此刻瞬间被击垮了一样。

    今天已经是考核的最后一天,他去希灵山脉召集弟子们回灵山学院。

    却发现曦儿还没有回希灵山脉。

    他又上了一次天空城来。

    没想到会听到她死去的消息。

    雷光河,就是他去了,也不见得能活着出来,更何况是没有一丝修为的曦儿。

    凌度玄尊猛的看着床榻上睡着的萧君墨,他快速走了过去,给萧君墨把脉。

    突然,凌度玄尊波澜不惊的瞳孔猛地一缩:“他体内的魔煞没有了。”

    天魄在曦儿的身上。

    傻瓜,那是唯一能救你娘亲的,而你却死了,为了这么一个男人,为了一个你永远不能和他在一起的男人,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凌度玄尊痛苦的闭上眼睛。

    傻瓜,你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

    凌度玄尊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抖。

    他的手从萧君墨的手上挪开,心痛的让他的手不由自主的紧握在一起。

    凌度玄尊过了好一会才恢复了情绪,他什么都没有说,瞬间消失在原地。

    而千宫羽,还没有从那震惊的消息当中回过神来。

    “千宫羽,你也走吧。”凤澜夜冷着脸赶人。

    千宫羽高大的身影微微踉跄了几步,沉痛的双眸静静地看了一眼萧君墨。

    他微微闭上眼睛,他在最美的华年,在刚刚好的时间,遇见刚刚好的人,如绿芽遇见春雨,如朝阳遇见晨露

    ,柔润了他的情,惊艳了他的眼,她……却死了。

    “曦儿……”千宫羽痛苦的喊出了一声。

    她告诉自己真相后,自己还来不及阻止她,就阴阳相隔了。

    千宫羽缓缓的转身,撕心裂肺的痛,让他觉得生无可恋,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挪着,沉重的无法提起来,那俊颜上痛苦的神色,渐渐变得绝望。

    那是他第一个爱上的女子,即使为了利益,他利用她之后,他依然忘不了她。

    如果,他今天不这样做,也许,她就不会死。

    即使她选择留在萧君墨的身边,那么,他想看,也就能看到。

    可是现在,他就是走遍天涯海角,也无法再看她一眼,也无法再她他说上一句话。

    她选择的这条路,真的好毒!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的今生的擦肩而过,而他却没有珍惜过。

    千宫羽出了寒萧殿。

    飘着鹅毛大雪的天空,寒气逼人,料峭的空气吸入肺腑,千宫羽只觉得透心透肺的凉。

    他的脸上一片冰冷的气息,他抬起僵硬的手指,轻轻擦了一下,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他也能流出眼泪来。

    那孤独沉痛的背影,一步一步在大雪之中挪动着,身后留下了一串串脚印,每一步都是那样的沉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