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洛辰曦之死
    萧君墨足足睡了三天才醒过来。

    凤澜夜一直守了他三天三夜。

    看到萧君墨醒过来的瞬间,凤澜夜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君墨,你什么都忘记了,真好!

    可没有忘记的人,真的好痛苦!

    魔煞也从你体内消失了,这样的你,不会感觉得到痛了。

    只有你好好的,洛辰曦为你所做的一切才是值得的。

    萧君墨蹙眉看着凤澜夜,冷冷地问道:“澜夜,你一个大男人你哭什么?”

    凤澜夜一听,微微一笑,他又变成了之前那个冷酷无情的萧君墨了,那深邃墨黑的眼底,即使是看着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凤澜夜快速的擦掉眼泪,他不想哭的,可是他忍不住,眼泪就这样,不由自主的流出来了。

    “君墨,我是看到你醒过来,喜极而泣!”凤澜夜嘴角扯出来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他看着这样的君墨,心痛的都会颤抖。

    他若是有朝一日,记起了所有的事情,他又该怎么活下去。

    “看你这憔悴的样子,本君应该睡了好几天了吧?”萧君墨缓缓起身。

    他看了看自己,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感觉他的心空空的,他似乎失去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他微微蹙眉,似乎没有任何的印象。

    “君墨,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千宫羽的师傅刺杀你,没想到被你杀了,你自己也受了一些伤,这一睡便睡了三天。”凤澜夜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

    直到这一刻,他是真的相信,君墨已经完全把洛辰曦给忘了。

    他没有一点洛辰曦的记忆。

    萧君墨微微看了一眼凤澜夜,缓缓开口道:“澜夜,本君总感觉自己的心空空,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一样?”

    萧君墨突然摇了摇头,他能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会丢失呢?谁又敢偷走他萧君墨的东西?

    凤澜夜一听,心又痛了起来,原来他心里还是有感觉的。

    他自然是丢了这个世界上他认为最宝贵的东西,那个……他永远都不想放手的女人,还有他们的骨肉。

    凤澜夜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看到一旁的桌子,三天前,他们夫妻二人恩爱的场景,呈现在他的眼底。

    君墨知道洛辰曦怀了他孩子,遇到再大痛苦也从来不掉一滴眼泪君墨,却喜极而泣!

    那个被他捧在手心里面呵护的女子,他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凤澜夜回头,看着站在不远处不言不语的萧君墨。

    他抿了抿唇,眼泪又簌簌的留下来,该死的,他不想哭的,更不想流眼泪,可为什么就是止不住。

    萧君墨,我宁愿你永远都不要记起那个叫做洛辰曦的人,即使孤单,但是你能活下去。

    “凤澜夜,你还是男人吗?你那眼泪怎么越掉越凶?本君只不过是睡了三天,又没死,你这是在哭丧呀?”萧君墨看到他脸上的泪水,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

    他这心里本就不是很舒坦。

    凤澜夜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外泄的情绪。

    他以为他想哭吗?他这是在心疼他,他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还有那为出生的骨肉,他是在为他心痛,他凤澜夜从小到大还没有流过这么多眼泪呢,今天一天就把这二十几年的眼泪一次性给流了。

    凤澜夜这才问道:“千宫羽造反,却在关键的时刻,幡然醒悟了,还有那四大陆的君上,你打算怎么处置?”

    萧君墨一听,深邃的目光里一片嗜血。

    “千宫羽这个混蛋,居然敢造反,本君看他的胆子越来越肥了,不对,断情崖上一战,是本君和千宫羽战斗,怎么会变成他的师父莫星河了。”萧君墨突然觉得不对劲!

    他之前怎么不记得千宫羽要造反。

    凤澜夜一听,惊了惊!君墨的记忆,停留在了九月十五月圆之夜和千宫羽大战的那个晚上。

    他是在那天晚上遇到洛辰曦的,所以,他有关洛辰曦的记忆,已经一丁点都没有了,怎么会忘记得这么彻底呢?

    凤澜夜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君墨,你确定,断情崖上只有千宫羽一个人,没有他的师傅莫星河?”

    凤澜夜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断情崖大战,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中间这几个月,他要怎么圆这个慌。

    萧君墨觉得有些冷,他往窗外看去,看到窗外已经是银装素裹。

    他微微蹙眉,这么回事?

    萧君墨突然阴沉着脸问道:

    “凤澜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骗了本君?”

    凤澜夜目光闪了闪,这事情大了,大出天际去了。

    这中间隔着的几个月,他要怎么去圆谎。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的记忆是从断情崖开始的,之后的事情完全记不得了。

    “墨儿,你醒了。”殿外,突然传来龙忆锦激动的声音。

    龙忆锦也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凤澜夜也告诉她,墨儿也很有可能失去了对洛辰曦所有的记忆。

    没想到洛辰曦为了将他体内的魔煞杀了,宁愿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看来,龙族的人也很快就能找到自己了。

    “母妃。”萧君墨淡漠地叫了一声。

    龙忆锦在秀月的搀扶下,缓缓走到萧君墨的身边,一脸关爱地说道:“墨儿,你大病初愈,可不能大意,你和宫羽君一战,睡了很久,你看看,都让澜夜为你担心了,十五月圆之夜,你本就不该出去战斗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害的澜夜一个大男人都为你掉眼泪了。”

    龙忆锦一脸慈爱,拉着萧君墨坐到一旁的软榻上。

    萧君墨依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母妃,凤澜夜不是说本君只睡了三天吗?”

    龙忆锦微微一笑,说道:“墨儿,澜夜是为了宽你的心,你自己当时伤的有多重?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

    萧君墨回忆了一下,他记得自己当时已经被刺中了心脏,没想到还能活下来。

    “原来是这样?”

    凤澜夜一听,松了一口气。

    对呀!

    从哪里忘记?就从哪里说起,这慌不就圆了吗?

    君墨和洛辰曦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

    只要没有人随意的提起,君墨就不会怀疑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