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洛辰曦之死
    凤澜夜一直担心的事情,也瞬间解决了。

    萧君墨也对龙忆锦的话信以为真。

    因为,那夜他真的伤得很严重,他自己也掉下了悬崖。

    凤澜夜又下了命令,不允许任何人提到有关洛辰曦的事情。

    而千宫羽造反一事,在龙忆锦的劝说之下。

    千宫羽同意放下兵权,自动退位,但唯一的要求就是留在蓝洲城。

    萧君墨一听,也觉得没有任何损失。

    也就同意了千宫羽的要求。

    千宫羽黑白势力都有,没有了天澜大陆君上的位置,他统领天翼佣兵团,身份和位置也不低。

    跟着一起造反的几大陆的君上,全部被罢职,领了死罪。

    只保留了岭海大陆和龙泽大陆两位君上,却也不在自称君上,而是称之为城主。

    归海云英和龙泽大陆少主南宫子明,依然享受原来的少主的位置。

    其他几大陆的少主和公主,全部被将为了平民。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却让萧君墨统一了八大陆。

    从此,这八大陆之中,唯萧君墨独尊,也是唯一的君称。

    而洛辰曦的消失,在灵山学院更是成为了一个谜团。

    没有人知道洛辰曦是死是活。

    灵山学院的弟子每日议论纷纷,却也没有一个结果。

    凌渡玄尊依然继续着自己每一天的事情,只是自那日之后,再也没有人看见他笑过。

    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一个月。

    天空城的最高处,萧君墨一身白衣,几乎和雪融为一体,冷风中,他墨发飞舞,美的宛若下凡的仙人。

    他看着臣服在自己脚下的连绵起伏的大山。

    心里异常的孤独,他的心里,空空的,有时候会让他难受得有些不知所措。

    实在难受的情况下,他就会到天空城最高的地方,俯视着连绵起伏的白雪皑皑的天地,他目光看着远方,似乎在寻找自己心里丢失的东西。

    凤澜夜每当这个时候,就会静静的陪在他身后。

    两人在雪地里,一站就是一两个时辰。

    凤澜夜很清楚地知道,萧君墨心里那经常空得难受的心,是因为什么?

    只是,他无法开口对他说出来。

    他突然觉得,人来这一世,不过是修行一段所谓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而已。

    虽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很痛很累,但更多的是美好时光的存在。

    如果没有去接纳那些不能改变的事情,又怎么去改变那些可能改变的东西呢?

    “君墨,你已经站了一个时辰了,该回去了。”

    他这条命是洛辰曦给他的,洛辰曦会救他,那是为了让他能够陪在君墨的身边,他虽然取代不了洛辰曦的位置。

    却也能让君墨的身边有一个真心的朋友。

    “澜夜,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君?”萧君墨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凤澜夜吓了一大跳!

    萧君墨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回过头来。

    他这是又想起了什么了吗?

    几日前,他突然抱着洛辰曦给他的锦盒,问他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他好不容易说服了他,那个锦盒是他落在寒萧殿的。

    自那天之后,他和无影里里外外的将寒萧殿搜了一个遍,直到再也没有洛辰曦的东西,他们才安心下来。

    凤澜夜突然笑着回答道:“君墨,我还能有什事情瞒着你呀,咱们可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好事伤心事,我们两个之间不都一清二楚吗?”

    “那你告诉本君,本君的空间里,为什么会有女人的东西。”

    “啊!”凤澜夜大吃一惊!

    他怎么忘记了,君墨还有一个空间。

    那可是他和洛辰曦夜夜相拥而眠的地方呀?

    凤澜夜快速地笑了笑说道:“君墨,可能是你为圣后准备的东西吧!还有,你放了女人的东西在你的空间里,你问我干什么?”

    萧君墨这才缓缓转过身来。

    他伸出如玉般修长的大手,手心里,有一根晶莹剔透的玉簪。

    凤澜夜目光深深地一缩,那是洛辰曦送给他的玉簪。

    君墨收到这玉簪的那天夜里,开心了一个晚上没有睡着。

    凤澜夜喉咙微微酸涩,什么都记不得的他,却握着这玉簪。

    “这玉簪,本君从来没有见过,不过本君拿着它,心里似乎安定许多。”萧君墨面具下的漆黑如墨的目光里闪现出疑惑。

    凤澜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得爱得有多深呀,一根玉簪也能让他感到心安。

    “君墨,既然这样,那你就拿着吧!”

    凤澜夜还以为这事能这样过了,哪知,萧君墨又冷不丁的冒出几句话来:“凤澜夜,母后喜欢穿红色的衣裙,可本君空间里的衣服都是素色的,而且还有一些很珍贵的女人的首饰,还有,本君的床榻上居然会有女人的头发,你还敢说,你没有事情瞒着本君吗?”

    凤澜夜一听,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道:“君墨,那就要问你了呀,你带女人进你空间,这我怎么会知道,在说,我只是白天守着你,晚上我哪有时间管你的私生活呀?你说你问我,我该怎么回答你?”

    萧君墨一听,看着凤澜夜的神色也不知道。

    奇怪,他一向不近女色,更不可能带女人进他的空间。

    他自断情崖那晚之后的事情毫无记忆,他们都说,他睡着了,也就没有什么记忆了。

    可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萧君墨轻轻握紧手中的玉簪,这样安心一些。

    “走吧!回去吧!”萧君墨风华绝代的身影在洁白的雪地里颀长挺秀。

    凤澜夜一听,瞬间松了一口气。

    银白的雪地里,留下了一长串的脚印。

    很快就被大雪掩盖。

    凤澜夜看了看这银白的世界,直洛辰曦死的那一日,这雪就没有停止过。

    回首顾盼,时光匆匆,什么才是值得,洛辰曦做了认为她值得去做的事情。

    现在他终于懂了。

    凤澜夜这才想起来,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到林雨凝了。

    今天君墨状态很好,他也该去见一见那小姑娘了。

    他其实挺喜欢她的。

    “君墨,我一会去一趟蓝洲城,你回去就早一点休息吧!”凤澜夜交代道。

    他这朋友做得比亲娘还要负责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