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 :彻彻底底的忘记了
    “君上。”凌渡玄尊面无表情的出现在萧君墨的身边。

    萧君墨看到凌渡玄尊,面具下的黑眸变得恭敬了几分。

    “凌渡玄尊!”他淡淡地叫了一声,也没有了多余的话。

    “君上到灵山学院有事情吗?”凌渡玄尊也淡淡地问道,直接问目的,其他的话,似乎也不想多说。

    曦儿就是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死的。

    他连曦儿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而这个男人,却彻彻底底的把曦儿给忘记了。

    曦儿,你做的这一切,你觉得值得吗?

    凌渡玄尊的眼底划过一抹浓浓的痛意!

    紫凤王将她托付给他照顾,他却没能照顾好她。

    “没事,凌渡玄尊,本君就是想四处走走,这里本君看着很熟悉,似乎是曾经来过一样。”萧君墨说着,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而凌渡玄尊却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一抹白影缓缓离去。

    他之前会来灵山学院住,原来,是为了曦儿。

    他让曦儿给他做饭,不仅是因为曦儿做的饭菜好吃,更因为他想和曦儿在一起。

    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已经在一起了。

    曦儿,只怕是这个男人让你觉得值得那样去做吧!

    既然你不后悔,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怪萧君墨没有记住你呢?

    曦儿……凌渡玄尊在心里喊道!

    只是,以后,他再也听不到她叫他师傅了。

    她很少笑,可是面对他的时候,她的笑容却带着几分轻松。

    可是,她的音容笑貌,只能在他的心里了。

    萧君墨一直慢悠悠的在灵山学院里转悠。

    因为是晚上,又是大雪天,灵山学院的弟子也早早就休息了。

    萧君墨漫无目的的走着,他的身后,一串长长的脚印跟在他的身后。

    他的背影很孤独,让人看着忍不住心疼。

    “砰!”突然,一个酒瓶砰的一声砸到萧君墨不远处的石头上。

    萧君墨微微蹙眉,脚步不由自主的往石头后边走去。

    萧君墨看到一个白影蜷缩在雪地里。

    归海云英喝醉了,双眼有些迷离,一张俊颜涨红,周身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酒味。

    这不是归海云英吗?

    怎么这副鬼样子?

    归海云英感觉到有人影在自己前边晃动。

    他仔细看了看,已经醉的一塌糊涂的归海云英,分不清楚眼前的一切是梦境还是现实。

    萧君墨,他怎么会看到了萧君墨?

    “萧君墨,你为什么要害死曦儿,你把曦儿还……还给我。”归海云英喝醉了,自己说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曦儿,是谁?

    萧君墨微微蹙眉,怎么变成是他害死的了。

    “萧君墨,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她,她失去了家人,她只有你了,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她……”归海云英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往一边倒去。

    彻彻底底的晕了过去。

    萧君墨听着他的话,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他口中的萧君墨,是他才对,天底下的人,有哪个敢和他同名吗?

    澜夜,他有事瞒着他。

    他们口中的洛姐姐,还有归海云英口中的曦儿,这两个女人,似乎是同一个人!

    萧君墨嘴角微微扯了一下,又微微紧抿起来,变得越发的冰冷。

    他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回到寒萧殿以后,他又进入了自己的空间。

    看着空间里的一切,他记得自己的空间之前只有他的东西。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有女人的东西?

    还出现了铜镜,还有那些漂亮的衣裙。

    萧君墨走到梳妆台旁,拿起一旁的梳子。

    这上边的发丝,不是他的发丝,很柔软,分明就是女人的发丝,和他在床榻上发现的是一样的发丝。

    这里,曾经住着一个女人,只是那个女人呢?

    萧君墨缓缓往床榻上走去。

    他想休息了,心里空空的,让他很难受。

    低头脱鞋子,突然看到一双漂亮的绣花鞋,还是新的,萧君墨看了看,这不是母后的尺寸。

    他空间里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萧君墨往床榻上躺去,他微微侧身,大手微微一抬,似乎是要去抱什么东西,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动作,他为什么会睡在外侧,他的身边,似乎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萧君墨微微侧身看着里边的位置,心里越来越空,越来越难受。

    他似乎真的是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了。

    萧君墨一夜无眠。

    第二天,依然是大雪纷飞!

    凤澜夜也一早就过来了寒萧殿。

    “唉,今年这雪,都下了一个多月了,再这样下下去,真的让人活不下去了。”凤澜夜一边拍打身上的雪,一边说。

    萧君墨冷冷的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凤澜夜一看他的神色,心里微微一惊,这天已经够冷了,还要面对他这一身冰冷的气息,瞬间让她觉得屋里和屋外都是天寒地冻的。

    凤澜夜取下大氅放到一旁的衣架上。

    “君墨,你这一大早都冷着个脸,又怎么了?”凤澜夜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

    其实这段时间,他一见到他就害怕,生怕他会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奇怪的话来,让他无法回答。

    “曦儿是谁?”

    萧君墨冰冷地开口问道。

    凤澜夜身子微微一怔!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凤澜夜微微走进他几步,突然笑了笑。

    “君墨,我怎么知道曦儿是谁?”

    “是吗?”萧君墨漫不经心的应道。

    凤澜夜松了一口气。

    刚刚要转身,一个冷不丁的声音又传到他的脑海里。

    “那你口中的洛小姐又是谁?”

    凤澜夜愣在原地,君墨难道昨夜跟踪他了。

    他快速的转身看着萧君墨,突然笑嘻嘻地说道:“君墨,你没事吧!看来是你的红鸾星动了,今日主动关心起女人来了。”

    萧君墨漆黑如墨的目光突然冰冷的看着凤澜夜,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凤澜夜,欺骗本君很好玩吗?本君空间里有女人住过的痕迹,你就是让全天下的人来给你圆这个慌,可证据就摆在那呢?”

    凤澜夜一听,缓缓地坐到他的对面。

    目光沉痛的看着他,他知道,今日不告诉君墨,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