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记忆修复
    苏扬梨菲在整理第二次审讯朴崔名博的大脑记忆影像时,就已经查明了苟日登辉的身份。

    苟日登辉全名叫“a苟日登辉”,他原本出生于联邦亚洲的高丽区(朝鲜半岛),是个孤儿。苟日登辉的母亲在年轻时,因一次在酒吧醉酒后,与人乱交怀孕而生下了他。在他4岁时,他母亲因为经常的“卖肉”吸毒而意外地挂掉了。因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好心邻居们便把他送到了孤儿院;

    在孤儿院登记姓名时,那时因为苟日登辉还很小,只知道自己叫“登辉”,而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连送他去孤儿院的好心邻居们,也都不知道他姓什么,只是平时总听到他妈妈“苟日、苟日”的喊他,便猜测他可能是姓“苟日”,于是孤儿院的院长便给他登记上了“苟日登辉”的名字。其实“苟日”是他的妈妈在恨恨地骂他“***、***”。

    苟日登辉在孤儿院长到10岁时,被去孤儿院考察的资助方负责人所看中,收养他做了义子,当时那个收养苟日登辉做义子的人,就是安培纯一犬。

    当时的安培纯一犬,还只是北美洲本日屎坑财团的一个中层干部,他能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坐上北美著名的本日屎坑财团的董事长兼总裁的位置,不得不佩服安培纯一犬当年收养苟日登辉的眼光。正是成年以后,也jin ru了本日屎坑财团的苟日登辉,使用各种阴谋和卑鄙手段,在暗中给予安培纯一犬有力的支持,并协助他排除异己,使得安培纯一犬最终成为了本日屎坑财团的绝对老大。

    目前,苟日登辉的公开身份,是本日屎坑财团的首席律师兼法律顾问,暗中的身份则是本日屎坑财团内,安培纯一犬的代言人,替安培纯一犬操控着财团内的一切事物。

    苏扬梨菲按照东方飞龙的指示,分别向莎拉波娃和乔治威尔传达了命令后,又回到了东方飞龙的办公室。当她jin ru办公室时,发现东方飞龙已不在办公室了,而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扬梨菲回到外间自己的办公室,在办公室前坐下,打开了电脑的映射器,找出了东方飞龙筹建“特别行动处”的报告,认真地看了起来。

    东方飞龙“关于筹建‘特别行动处’的情况报告”,还只是一个比较全面详细的大纲。在大纲中,东方飞龙从几个方面,阐述了建立特别行动处的作用和紧迫性,以及特别行动处的职能及人员编制等问题。

    苏扬梨菲看到,东方飞龙要筹建的“特别行动处”,全员编制为68人。其中指挥、通联各1人,其余人员分为3行动分队;每个行动分队22人,每个分队人员配置都是一样:正、副队长,技术支持、通联各1人;追踪手2名;射击手6名;抓捕手10名。除正、副队长和6名射击手为人类督警外,其余的队员皆为类生人督警,人类队员全部配备高能射电枪。

    三个行动分队职能各有侧重:一分队侧重于追踪;二分队侧重于突袭;三中队则侧重于抓捕。

    同时,每一个分队又必须具备其它分队的能力。这样,在对付人数众多的罪犯团伙时,三个分队就可以各司其职、紧密配合,最有效地对付暴力犯罪团伙,而不用再从其它地方调集警力;如果是对付较小的危险暴力团伙时,则只需出动一个分队就足以应对了。

    苏扬梨菲细细地了一遍,东方飞龙拟好的报告大纲内容,感觉到现在特情局,真的十分需要这样的一个处,来应对面前面临的复杂局面。

    虽然,特情局总辖人员有2万多名督警,以及1万多名雇佣人员,但是85的人员都分布在联邦各地的派出机构中,总局编制人员只有不到3000名督警,而一线的办案督警更是不到人员编制的一半,也就是不足1500人。而区区1500人却要负责整个地球联邦,50亿人中发生的特大和恶性案件,仅从这些数字就可以想象得出,特情局人员的工作强度和压力是多米样的大了。

    在完全领会了东方飞龙关于筹建“特别行动处”的构想以后,苏扬梨菲开始按照局长的报告大纲内容,脑想“筹建特别行动处”还有那些局长大纲中没考略到的方面和事情。

    苏扬梨菲又根据人员编制、配备的武器及装备等情况进行了经费等方面的核算,终于在下班前,脑想出了一份详细的“关于筹建‘特别行动处’的报告”,在检查无无误以后,才关闭了电脑映射器。

    郎曼博士带着欧金妮娜等3人回到学院以后,便让欧金妮娜他们回家休息去了。而她自己去院办大楼去看望王周教授,想向老师汇报一下在特情局方面的工作,但是在王周教授的个人办公室中却没找到老师。于是,郎曼博士想与王周教授通联,却又发现老师的通联设置了免打扰状态。

    郎曼博士知道,老师一定又是在他的实验室了。

    郎曼博士来到王周教授的的个人实验室外,智能保安系统查验了她的身份后,便自动地打开了实验室门。郎曼博士刚一迈进实验室外间的门,就看见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无菌服的30多岁的男青年。

    青年人看见郎曼博士愣了一下,随后马上恭敬地向郎曼博士行了一个鞠躬礼说到:“郎曼主任您好!”

    郎曼博士疑惑地看着这个他并不认识的年轻人,问到:“你是谁?我老师在里面吗?”

    年轻人马上热情地自我介绍到:“郎曼主任,我叫‘艾特肯罗博逊’是王周教授的助理。”说完他有些得意地瞟了一眼郎曼博士,随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又补充了一句“哦,是临时的。王周教授在里面呢。您请进去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