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特赦
    圣督会被彻底剿灭了,“圣主”普川三在被从北美洲西哥区,押送到和平圣都特情局看押所的飞行途中,用意念在飞舟自杀了,他用死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但是安培纯一犬和苟日登辉等“十二神使”等就没有那么“幸运”啦。

    圣督会的一般会徒,由联邦北美洲高级法院进行了公开审判,分别被判刑六个月至六年不等;而安培纯一犬和苟日登辉等“十二神使”等圣督会的重要骨干分子,则受到联邦中央法院的公开审判。在“神秘失踪案”中被捕的朴崔名博,也被移并到圣督会案件中一并接受了审判。

    安培纯一犬被“阴谋颠覆联邦政权罪”、“参与组织邪教罪”和“制造武器罪”等罪行,被判了30年有期徒刑;苟日登辉和“十二神使”中另外9名神使,以同样的罪行,被判处了25年有期;其他的那两名“神使”,因为参与实施了“圣主”普川三的“天使迷雾”行动,致大量无辜公民染上了病毒而死亡,被以谋杀罪判处了死刑,并立即执行;朴崔名博因为有立功表现,被宽大处理,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

    本日屎坑财团的部分所属公司,因参与颠覆联邦政府活动、资助邪教组织等行为,全部公司资产被联邦中心法院没收,公司被强行解散。

    当安培纯一犬接到联邦中法院的判决书,知道了对他们的判决结果,他彻底地后悔了!他已经70多岁了,余生很可能就要在监狱中度过了。即使能活着出狱,又有什么意义呢?不但如此,还把自己最爱护、寄以厚望,胜过亲生儿子的义子的苟日登辉,也一起带了进来,彻底地毁掉了苟日登辉的打好人生;

    不但如此,他为之千方百计,努力经营了几十年的本日屎坑财团,也毁灭在了他的手中。同时,给他的家人也带来了无尽耻辱和痛苦。

    安培纯一犬原本打算让家人,不惜花费巨资,请北美洲最著名的律师为他们进行辩护,以努力争取为他们减轻一些刑罚。安培纯一犬这样做,主要是为了苟日登辉。他愧疚因为自己的愚蠢,自以为想把苟日登辉带进天堂,却不曾想是一步步将他带进了地狱。

    但是,当安培纯一犬知道了“圣主”的真实身份以后,也曾经历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暨人类首次核战争的他,他真正的反省了他们的罪行,放弃了上诉。同时,也劝说其他人放弃了上诉。

    正当安培纯一犬在看押所的监室中,回忆着他的年轻岁月时,一名看守警打开了监室门,在门口喊道:“安培纯一犬出来!”

    安培纯一犬听到喊声站了起来,他向看守警看了一眼,又回头扫视了一圈监室,最后把目光落在他自己的东西上,他想着可能是要送他去监狱中服刑了。

    看守警看到安培纯一犬的样子,知道他一定是判断错了提他出去的事由,便说到:“安培纯一犬,不是送你去监狱,是我们所长要找你谈话。”

    “督警官,你们所长要找我谈什么话,我已经放弃上诉了呀?”安培纯一犬小心翼翼地问到。

    看守警:“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我可告诉你啊,一会时,我们所长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地回答,要是你敢刷任何的花招,回头我绝饶不了你!”

    “是,督警官!我一定好好配合所长的问话。”安培纯一犬谦卑地点头哈腰地回答到。

    看守警给安培纯一犬手腕戴上绳锁,押着他来到了到了所长室门前。

    所长室的门关着。看守警在门上敲了几下,向里面喊道:“报告,犯人安培纯一犬带到了!”

    所长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对看守警说到:“好了,你把他的手解开。人交给我就行了,你去忙别的吧。”

    “是,所长!”看守警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

    安培纯一犬躬着腰,跟随所长走到了所长室内。他一进门就看到,有一个穿着便装、气场强大威严的男子,坐在办公桌后的座椅上,在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督警制服,容貌和气质都很出众的女督警。

    所长把安培纯一犬带进房间后,马上恭敬地对本来是他的座位上的便装男子说到:“报告东方副局长,犯人安培纯一犬带到了。”

    原来,办公室中的一男一女,正式东方飞龙与他的助手苏扬梨菲。

    所长转身对弓着腰低头垂手的安培纯一犬说到:“安培纯一犬,,这是我们特情局的东方副局长,有事情要找你谈一谈,你必须老老实实地配合,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决不许耍花招。听到没有?”

    “是,我会老老实实地配合东方副局长的问话。”当安培纯一犬说到东方副局长时,他的内心一震,忽然想起来,这位东方局长,不就是地球家园联邦的那位传奇人物吗?他怎么会找自己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