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小白瓶!
    ,!

    难道是说有人特意在悬崖绝壁上隐藏了什么秘密?

    顾枫察觉到遮掩这道山石裂缝的岩石并非天然形成,更像是后期人工开凿而成。

    顾枫取出柴刀顺着山石开裂的缝隙插入进去,用力一撬,顿时,那被风化的斑驳山石不堪一击,四散开来。

    一个高一米,宽半米,纵深七十公分,像是人工开凿石窟展现在顾枫面前。

    石窟中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座观音菩萨半身像,石像上的彩绘在见光之后迅速氧化,只剩下斑驳的残影。

    石像手中托着一个一拳大小,浑身莹莹泛着白玉光泽的小瓶。

    顾枫本以为这小瓶和石像一体雕刻而成,伸手下意识的抓在手中,却发觉,并非瓷器也非玉器。

    入手颇沉,略有分量,有种金属的质感,到底是何材质制成,饶是顾枫竟也看不透。

    顾枫拿起小白瓶,举过头顶,顺着阳光,依稀能看到瓶中似有液体晃动。

    还有东西?

    顾枫微微一愣,正打算打开瓶盖,一探究竟时,耳边响起了山脚下小狼崽的哀嚎声。

    下面出事了?

    顾枫心神一凛,将到手的小白瓶收入囊中,顺着藤蔓一跃而下。

    此时,那小狼崽正发出呜咽的警告声,而在小狼崽的对面赫然一条原矛头蝮蛇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小狼崽,嘴中嘶嘶的吐着信子。

    顾枫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将原矛头蝮蛇掐住七寸,被擒住的原矛头蝮蛇狰狞的张开毒牙,不甘的挣扎着,可是依旧无济于事。

    何不让这个东西尝尝那瓶子中的东西?

    顾枫想到了得到那个小白瓶中的东西,心神微动,随即取出小白瓶。

    打开瓶盖,将瓶口倾斜,不理会原矛头蝮蛇的挣扎,径直将小白瓶中那乳白色的液体倒入原矛头蝮蛇口中,然后将其扔到地上,观察其变化。

    原矛头蝮蛇起先装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见顾枫没有动作,张开狰狞的毒牙就要给顾枫致命一击。

    顾枫嘴角微撇,就要伸手去擒住原矛头蝮蛇.

    突然,原矛头蝮蛇开始急躁的在翻滚,摩擦,狰狞的张开带有毒牙的蛇嘴,似乎想要将什么东西吐出来一般。

    紧接着那蛇皮一层层的开始脱落,新的蛇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这一变化比自然蜕皮速度要更快。

    而原矛头蝮蛇的每一次蜕皮身体都会比原来增大些许,短短五分钟之内,原矛头蝮蛇竟然蜕皮十次!

    原矛头蝮蛇的体积也扩大到原本正常体积的五倍!

    原矛头蝮蛇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像是有人在对着原矛头蝮蛇的肚子吹气,将原矛头蝮蛇硬生生的吹到这么大!

    而经过十次蜕皮的原矛头蝮蛇竟然还没有停止,眼看着就要进行第十一次蜕皮。

    不知道为什么当原矛头蝮蛇到第十一次蜕皮的时候,身体竟然膨胀到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就像是要被吹爆的气球一般!

    顾枫似是察觉到一丝异样,身形一掠,躲到一块山石之后。

    只听得砰的一声!

    一道如同闷雷一般的爆炸声陡然响起!

    一道血雾弥漫在空中,散发着阵阵血腥的味道。

    而原矛头蝮蛇的躯体就像是活生生放进绞肉机搅碎一般,血肉横飞,散落一地,狰狞可怖!

    望着遍地的原矛头蝮蛇的血肉,饶是顾枫也不免感到头皮发麻!

    顾枫见这小白瓶藏匿的地方极其隐蔽,本以为会是琼浆玉液亦或者灵丹仙药,却没有想到却是如此可怖的东西!

    顾枫曾见识过见血封喉的鹤顶红,也曾领教过催命断肠的断肠草,却从未听闻有哪种毒药比得上这东西更恐怖阴毒!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道勾起了小狼崽嗜血的本能。

    不知何时小狼崽伸出舌头舔舐地上残留的血迹,当顾枫发现时为时已晚,小狼崽不知已舔舐了多少血肉!

    在顾枫恫吓之下,小狼崽才意犹未尽的舔舔舌头。

    顾枫本以为刚刚那恐怖的经历会在小狼崽身上再次上演。

    却只见小狼崽摇头晃脑,反而愈加的精神,先前的萎靡不振更是一扫而光,容光焕发,一身的毛色顺滑锃亮,仿佛一瞬间长大了许多!

    顾枫心神微动,难道是稀释度与剂量的问题?

    更让顾枫诧异的是血雾附着的野草竟好似被催熟了一般,疯长!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小白瓶之中蕴含的液体对动物和植物都有催熟,促进生长的作用,就是不知道这液体催熟的东西会不会带来什么副作用?

    顾枫不敢以身犯险,好在身边小狼崽误食蛇肉,倒是能近距离的观察是否还会发生什么变异?

    不知道是不是顾枫的错觉,顾枫总感到误食蛇肉的是小狼崽似乎聪慧许多,甚至能听懂自己的话一般?

    顾枫摇摇头,暗道自己应该是想多了,小狼崽一条刚刚还没有满月的畜生怎么可能听懂人言呢?

    顾枫意识到小白瓶中液体的奇异效用之后,不免有些心疼,早知道自己就少灌那条原矛头蝮蛇一些了。

    这样自己说不定能多做几次对照实验,摸索出小白瓶中液体更多的效用。

    如今小白瓶本就不多的乳白色液体被顾枫浪费大半之后,所剩更是寥寥无几,不知道这瓶中的液体是如何产生的?

    而且这小白瓶的材质异常特殊,待明天去清水市卖掉紫灵芝的时候,顺便找一家古董店看看。

    顾枫如是想到。

    误食蛇血的小狼崽精力异常充沛,却始终没有离开顾枫十步之外,看上去很依赖顾枫。

    顾枫也不去管它,径直去取来之前下好的套子。

    顾枫一共下了二十个个套子,四只山鸡,三只野兔,短短的时间,有这种收获,顾枫还是很欣慰的。

    收了套子,将山鸡,野兔扔到背篓,小狼崽绕着顾枫周围撒欢,朝山脚下的家走去。

    此时,杨诗琪还没有从学校中下课回来,顾枫将山鸡,野兔随意的放到笼子里,打算现吃现杀。

    而小狼崽则如同狼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在庭院中有模有样的闲逛。

    顾枫也不去管它,回到自己的房间,掏出小白瓶,打算研究一下,瞥到一旁已经充满电的诺基亚。

    顾枫刚打开手机,手机铃声就响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