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沈曼青!
    ,!

    “三千每公斤……”

    王若飞不敢直视朱鹤亭那锐利如箭的目光,低下头心虚的答道。

    “你……”

    过于激动的朱鹤亭指着王若飞的手指微微颤抖。

    “师傅,我……”

    自从王若飞来到仁心堂跟随朱鹤亭学医,还从未见朱鹤亭如此激动愤懑过。

    “师傅?

    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你也不配做我的徒弟。

    在你进仁心堂跟我学医的第一天,我就和你说过,医者仁心。

    你跟着我这么多年,难道连最起码的学医先做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有学到吗?”

    朱鹤亭阴沉着脸,冷冷的呵斥道。

    “师傅,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再也不敢了……”

    王若飞一听朱鹤亭竟然要将自己扫地出门,顿时就慌了,脸色煞白。

    “你走吧,仁心堂不收无德之人!”

    朱鹤亭瞥了一眼顾枫,咬咬牙,阴沉着脸,冷冷的说道。

    若是仁心堂寻常药师敲顾枫竹杠,朱鹤亭说不定狠狠训斥一番,这件事就揭过去了。

    可是,没有想到犯错的竟然是自己的徒弟王若飞,而且得罪的还是自己最为崇敬的顾枫!

    朱鹤亭怎么可能轻饶了他!

    “顾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鬼迷心窍,是我有眼无珠,求您帮我在师傅面前说说情吧!”

    王若飞心知解铃还须系铃人,朱鹤亭是因为顾枫这才大发脾气,便再也不敢摆架子,来到顾枫面前,一脸敬畏的哀求道。

    虽然在仁心堂跟随朱鹤亭学医,生活是清贫了些,但是朱鹤亭堪称中医界魁首一般的人物。

    若是自己被朱鹤亭扫地出门,恐怕整个中医界都无他王若飞立足之地!

    顾枫心知朱鹤亭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如此严惩王若飞,淡淡的扫了对方一眼。

    “既然他是朱院长的高徒,而且现在已然知错,朱院长就给我个面子,那这件事就暂时揭过去吧。”

    “顾先生言重了!”

    朱鹤亭哪里承受的起顾枫这话,闻言,立刻诚惶诚恐道。

    “孽徒,还不赶紧谢过顾先生!”

    朱鹤亭转身狠狠的瞪了王若飞一眼,却是没有再追究王若飞得罪顾枫的事情。

    “多谢顾先生的宽恕!”

    王若飞闻言赶忙朝顾枫拱手致歉,刚才倘若不是顾枫出言求情,他丝毫不会怀疑朱鹤亭会将自己扫地出门!

    “嗯。”

    顾枫淡淡的点点头,倒是不至于因为这点儿小事和王若飞斤斤计较。

    “这株紫灵芝年份和仁心堂药材库中珍藏的那株紫灵芝稍逊一筹,但是品相上好。

    若是顾先生,您愿意割爱的话,我们按照一万元每公斤的价格收购如何?”

    朱鹤亭见顾枫没有和王若飞计较的一丝,将手中的紫灵芝重新审视一番,将目光落到顾枫的身上,斟酌一番,说道。

    原本顾枫对这株紫灵芝的心理预期是在四千元每公斤到六千元每公斤之间。

    朱鹤亭骤然将价格提升到一万元每公斤,让顾枫大感意外。

    猜测朱鹤亭可能因为卖自己的面子故意将价格提升这么高,顾枫却不想占这个便宜,沉吟片刻倒是没有答话。

    朱鹤亭似乎看透了顾枫的心思,主动开口解释道,“顾先生,莫非以为鹤亭是因为是顾先生的原因才将价格定的这么高?”

    “顾某,确有此顾虑。”

    顾枫点点头,没有否认。

    朱鹤亭下意识的将顾枫和王若飞的品行对比,高下立判,朗声笑道,“顾先生,实不相瞒,最近仁心堂高价收购紫灵芝也是受人之托,而且,这株紫灵芝叶绝对值这个价格。

    虽然鹤亭与顾先生一见如故,却也不会做出有损仁心堂百年药铺声誉的事情来。”

    “那倒是顾某多虑了。”

    顾枫点点头,笑道。

    “既然顾先生同意,那仁心堂就按照一万元每公斤的价格收购了。

    若飞,你为顾先生称量一下这株紫灵芝的重量。

    顾先生,您是收现金,还是将钱打到您的卡上?”

    朱鹤亭将目光转向顾枫,征询道。

    “打到我的银行卡上吧。”

    顾枫点点头,取出银行卡,递给王若飞。

    王若飞恭敬的接过顾枫手中的银行卡,称量好顾枫那株紫灵芝的重量,将算好的钱打到顾枫的那张银行卡上,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顾先生,这株紫灵芝的总价一共是五万六千八百四十二。

    已经转到您的银行卡上了,请您查收一下。”

    “嗯。”

    顾枫点点头,看也不看便将银行卡收了起来,倒是不认为王若飞还敢耍花招。

    “顾先生,既然紫灵芝的事情已经办妥。

    不知顾先生是否有时间到后堂指点鹤亭一二。”

    朱鹤亭望了一眼顾枫,见其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对自己流露出不满,这才小心翼翼的提议道。

    “也好。”

    顾枫闻言点点头,没有拒绝。

    毕竟,说起来,还是多亏朱鹤亭的原因,这株紫灵芝才能卖到一万元的高价。

    “师傅,沈曼青,沈总,已经在医室等您有一段时间了。”

    王若飞虽然不想打扰到朱鹤亭和顾枫的兴致,但是想到沈曼青毕竟地位尊崇,却也是得罪不起,只好硬着头皮提醒道。

    “顾先生,真是不好意思。”

    朱鹤亭闻言,想到沈曼青的身份,也不禁眉头微微一皱,脸上流露出为难的神色。

    “无妨,我陪你一起去看看便是。”

    顾枫笑了笑,收入巨款,兴致颇好,主动说道。

    “有劳顾先生了。”

    朱鹤亭点点头,脸上流露出欣喜的神色。

    作为仁心堂掌柜,朱鹤亭的医室在药铺后堂单独成间。

    朱鹤亭拉开医室的木门,顾枫跟着进入到医室中。

    此时,医室之中的木椅上坐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子。

    对方,明眸皓齿,容貌清秀靓丽,高高的琼鼻架着一副黑色墨镜。

    上身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真丝雪纺衬衫,外边套着一件职业女士小西装,黑色紧身铅笔裤包裹着那双修长健美的大长腿,让对方显得既干练稳重,又多了几分风姿绰约。

    听到医室的木门拉动声音的响起,沈曼青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却见一向单独前来的朱鹤亭,朱老身后竟然多了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应该是朱老的入室弟子。

    想到待会儿朱老为自己诊治的时候,顾枫在旁围观,沈曼青感到自己的**受到侵犯,不由得黛眉轻皱,心中闪过一丝懊恼的神色。

    若不是朱鹤亭医术声名远扬,国医圣手,不好轻易得罪,沈曼青都想直接起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