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贫困村的帽子摘不得!
    ,!

    “实不相瞒,村委里的钱并不多。

    每年县里贫困村的补贴就那么多,这里花点儿,那里用点儿,一年到头剩不下几个钱的。

    重修杏花村码头村里出不了多少钱。”

    尽管顾枫的理想很美好,但是现实却很残酷。

    重修杏花村码头需要一大笔钱,而这笔钱,付长贵的意思,显然是村里并不打算承担这笔支出。

    “长贵叔,放心,这笔钱不会让村里出。

    这笔钱我来出。

    不过,码头必须要按照我设计的样式来修建,而且,修建完成之后,村里允许我低价优先承包使用权二十年。

    二十年之后,同等价格下,村里也必须优先让我继续承包。

    除非我放弃优先权,否则村里不允许转包给其他人。”

    顾枫想了想,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可以,但是,要是村里的人想要出个村什么的,你这要是定的价太高了的,这乡里乡亲的。”

    付长贵点点头,转而提出了自己的顾虑,担心,顾枫为了收回成本,便开始恶意收钱加价,无疑会激化乡里乡亲的矛盾。

    “这样,凡是杏花村的村民持有杏花村的村民身份证,凡是乘坐来往客船,我可以承诺永远都不会收费。

    这一条可以写到合同里边去。”

    顾枫想了想,笑道。

    “那你靠啥子赚钱?”

    付长贵本来就想让顾枫给村民一个优惠价格便足够了,却没有想到顾枫竟然如此大方,直接免费,这不禁让付长贵对顾枫码头的盈利方式产生了一丝好奇。

    “长贵叔,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顾枫笑了笑,反而卖了个关子。

    此时,付金莲和长贵婶从地里回来了,便听到厨房传来繁忙的声音。

    顾枫又和付长贵将具体的细节磋商了一遍,大体上达成了一个初步协议。

    “行,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待会儿我到村委会和张会计,长河碰一下头。

    下午你到村委会来一趟,我们将合同签一下,就可以正式开工了。”

    付长贵将与顾枫谈的几个要点勾勾画画的纸收了起来,准备下午在村委会上聊聊关键点。

    “长贵叔,村长和我有点儿矛盾,万一,他要是反对的话?”

    顾枫想到自己和李长河还有矛盾,担心李长河听到自己要承包码头,故意从中作梗,那可就麻烦了。

    “放心,这点儿事,叔还是能做主的。”

    付长贵拍了拍顾枫的肩膀,眼睛微微眯起,“这村委会不是李长河一家说了算的!”

    “那我就放心了。”

    顾枫闻言,长松了一口气。

    “顾枫哥。

    午饭做好了,在这里一起吃点儿吧,也省的你回家做了。”

    此时,付金莲见顾枫与付长贵相谈甚欢,走进来笑着邀请道。

    付长贵拍在顾枫肩膀上的手臂微微一顿,然后又用力的拍了拍顾枫的肩膀,不等顾枫说话,笑道,“顾枫下午还有事,就不再咱家吃啦。”

    顾枫回头哭笑不得的看了付长贵一眼,此刻哪里还不明白他是生怕自己和付金莲关系过于亲密。

    本来顾枫听说付金莲要到江南大学上大学,心中想着要不要拜托秦岚帮忙照顾一下付金莲,不过,也便只好作罢。

    望着顾枫离去的背影,付金莲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杏花村的贫困情况,远比唐欣桐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除了港城富豪刘家豪捐助的那所希望小学的情况稍微好一些之外,唐欣桐又走访了几家贫苦户,心底又沉重了几分。

    这也让唐欣桐再次意识到修建一条沟通杏花村与外界接触的水路交通是有多么迫在眉睫!

    唐欣桐将先前秦岚来杏花村调研的情况与自己的所见所感一一验证,对于扶持以后杏花村的发展有了大概的想法。

    打铁趁热,唐欣桐决定先到杏花村村委会与杏花村的村委班子通通气,这样也方便以后工作的开展。

    唐欣桐才刚走进村委会大院,便听到办公室中传来拍桌子的咆哮声。

    “顾枫,要承包修建杏花村码头这个提案,我不同意。”

    李长河将合同狠狠的摔在办公桌上。

    “老李,要意见可以提。

    你当着我的面摔东西,看来是没有将我这个村支书放在眼里啊!”

    付长贵冷哼一声,最近一段时间,李长河愈发的嚣张,连自己都不放在眼里,顿时,便引起了付长贵的不满。

    付长贵话音刚落,李长河便能感受到来自支持付长贵一方的压力。

    李长河心中暗骂了一句老不死的老东西之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笑道,“最近天比较热,火气比较大。

    不过,有关这个提案,我是不赞成的。

    虽然说杏花村这些年一直顶着贫困村的帽子,让其他村看不起。

    但是,县里的预算补贴以及政策对于我们杏花村还是很有利的。

    靠着这些补贴和政策,我们杏花村的生活未必比其他村差。

    而且,这些年,我们杏花村的生活也好了不少。

    再过几年,我看我们杏花村家家都能富裕起来。

    你看,像是我前几年还骑两个轮的,几年就开上小汽车啦。

    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我们杏花村是在一步步的朝着好的方向在变嘛。”

    李长河怎么发家的,别人不清楚,在座的人可是一清二楚。

    别人知道不提也就罢了。

    没有想到李长河竟然脸皮厚到这种程度。

    他怎么有这么多钱,他心里没有数吗?

    见在座的众人脸色微变,李长河心里一个咯噔,知道自己犯众怒了,平时自己吃肉,没有让这些人喝汤,他们早就对自己不满,赶紧改口道。

    “再说,很快又是贫困村的审核时间了,到时候,县里来人,一看我们村里都能建设码头了。

    你想县里下来审核的人心中会怎么想?

    还不得将我们村贫困县的帽子摘掉?

    到时候村里的财政补贴不又要少一大块?

    这贫困村的帽子可是摘不得的。”

    这些年,杏花村受到太平县财政补贴,村里都习惯了财政补贴的悠闲生活。

    显然,李长河的话触碰到了众人的痛处,便都开始默不作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