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克夫!
    ,!

    “顾枫哥,我之前并没有什么经验,我恐怕做不好。

    要不顾枫哥你另外找个人做吧?”

    尽管付金莲对顾枫的提议跃跃欲试,但是,心中却有些惴惴不安,担心耽误了顾枫的事业。

    “做不好,难道还做不差吗?

    没事,按照你的想法放手去做就是了。

    放心,一切都有我呢。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好的。”

    顾枫拍拍付金莲的肩膀鼓励道。

    “既然顾枫哥,你这样说了,那我就试试吧。

    到时候要是办砸了,顾枫哥可不要埋怨我啊!”

    顾枫的话给了付金莲极大的自信,随口调侃道。

    “哈哈,只要不将你顾枫哥卖了就成。”

    顾枫笑道。

    杏花村,医务室。

    “村长好!”

    李长河一脚刚踏进医务室,医务室中的护士便主动向李长河打招呼。

    “嗯,谢医生在办公室吗?

    这两天有点儿发烧,我找谢医生开点儿药。”

    李长河点点头,扫了一眼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医务室的肖士,眼眸深处闪过一丝贪念。

    “谢医生在二楼呢。”

    医务室的护士主动说道。

    “那行,我找谢医生看看。”

    李长河闻言径直往谢彩霞的办公室走去。

    “李村长,您怎么来了?”

    谢彩霞听到门口的敲门声,抬头见到来人是李长河,双眼放光,不过,意识到楼下有人,倒是收敛了些许热情。

    “咳咳,我感到有些发烧,要不谢医生给看看吧?”

    李长河干咳了两声,故意将声音说的很大,让楼下的护士也都能听到。

    “发烧可不是小毛病。

    李院长赶紧躺倒床上,我给看看吧。”

    谢彩霞朝李长河使了个脸色,娇媚的脸颊浮现出一丝笑意,起身迎了上去,顺手将房门关上。

    “大白天的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

    谢彩霞娇媚的白了李长河一眼,却是端起一次性纸杯去给李长河接水。

    此刻的李长河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拘束,随意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眼睛微微眯起,望着穿着医生白色长款外衣,却依旧难以遮掩其婀娜妖娆的身段,弯腰接水时,更是勾起一道亮眼的弧线。

    尽管李长河与谢彩霞每个月必定到太平县上港酒店开一次房,但是谢彩霞那婀娜劲爆的身段依旧让李长河流连忘返。

    李长河喉咙蠕动,感到有些口干舌燥,起身猛地从背后一把将谢彩霞环抱住。

    “啊……”

    被李长河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吓到,谢彩霞便要惊呼出来,不过意识到若是被其他人发现两人的关系,那可就糟糕了,赶紧捂住嘴,回头娇媚的白了李长河一眼,一把将李长河推开,压低声音呵斥道,“李长河,你要死啊,也不怕被楼下的肖士发现。”

    “在你面前我怎么把持的住?”

    李长河丝毫不以为忤,伸手接过谢彩霞手中的水杯,然后牵着谢彩霞的手,让其做到自己的大腿上。

    “在我面前就会说好听的,我可是听人说了,最近你可是往赵玉兰家里跑的很是勤快?

    怎么看上找赵玉兰那娘们了?

    你就不怕被赵玉兰那娘们给克死?”

    谢彩霞白了李长河一眼,却是顺从的坐在李长河的大腿上,那丰腴婀娜的身段让李长河好一阵心猿意马。

    “怎么吃醋了?”

    李长河见谢彩霞嘟着红润的嘴唇,那娇嗔薄怒的样子,倒是别有几分风情,手便愈发的不规矩了。

    “我吃哪门子醋?

    你老实和我说,你将赵玉兰搞到手没有?

    搞到手才好,省的一天到晚在我面前假清高!”

    显然,谢彩霞十分看不惯赵玉兰身为一个女人,不靠男人,却靠着自己撑起整个家,这让谢彩霞每次见到赵玉兰都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若是赵玉兰成了李长河的女人,那和自己又有什么区别?

    “哼,别提那个臭娘们了!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等过两天村里分地,老子就将村西边靠近石头山的那几亩盐碱地都分给赵玉兰和顾枫这两家,我就是要让这些人知道,敢得罪我李长河的人,统统都没有好果子吃!”

    李长河想到自己在赵玉兰家非但没有将赵玉兰拿下,反而还被顾枫一脚踹飞,算是丢尽了脸面,现在想起来依旧是恼羞成怒,余怒未消,脸颊不由得浮现出几丝愠怒的神色。

    “顾枫怎么得罪你了?

    听说顾枫现在在村里很是得意,不仅雇佣工人捕捉小龙虾,还要修建杏花村港口,风头可谓是一时无两。”

    最近一段时间顾枫在杏花村中风头正盛,即便是谢彩霞对最近一段时间顾枫的动向有所耳闻,都有心去看看外出三年回来的顾枫到底有什么变化。

    “怎么?

    想男人了?”

    李长河见谢彩霞一副意动的样子,脸色一下就阴沉下来,冷冷的说道。

    “我对你什么心思,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谢彩霞娇媚的白了李长河一眼,红润的嘴唇更是在李长河的脸颊亲了一下。

    “这还差不多。

    别看顾枫显得蹦跶的欢腾,很快就有他哭的时候。”

    李长河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丝狠辣的神色。

    想到顾枫依仗太平县扶贫办公室主任唐欣桐的权势狐假虎威,出尽风头,便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我怎么听说,顾枫好像还要扩招雇佣工人。

    现在村里想要帮让顾枫雇佣他们的人,听说都挤破了脑袋。

    难道我们杏花村的小龙虾就这么畅销?

    卖的这么好?

    怎么之前我们都不知道?”

    任何消息在女人之间的传播总是最快的。

    这边顾枫刚刚决定扩招雇佣工人,那边谢彩霞便已经得到消息了。

    “顾枫手中的小龙虾之所以供不应求,还不都是靠着顾长生那个老东西死之前留给顾枫的药方配置出来的药液?

    我已经派我的人潜入进去,伺机盗取药液的调配药方。

    只要药方到了我的手中,你想靠着我的人脉,难道还不比不上顾枫那点儿小打小闹吗?”

    李长河曾晋暗地里品尝过顾枫经过药液饲喂的小龙虾,简直就是美味,而且堪称暴利。

    即便是李长河也不免有些眼红顾枫从小龙虾获得的惊天利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