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欺人太甚!
    ,!

    不等吴克伦擦掉额角的冷汗,却只见顾枫又顺手取过一瓶剑南春,朝曹文博遥遥一举,微微一笑,再次将整瓶的白酒一饮而尽!

    顿时,曹文博的脸色一片煞白,脊背更是冒出涔涔冷汗!

    靠,顾枫这家伙,喝酒就如同喝水一般,将近四瓶白酒下去竟然还能面不改色!

    他们本想当着杨诗琪等女老师的面将顾枫灌醉,让其在这些女老师面前出丑,谁成想顾枫的酒量竟然深藏不露,深不见底!

    曹文博酒量并不高,一瓶剑南春下去,就有些上头,这要是再整瓶吹剑南春,曹文博甚至都不用怀疑自己肯定是要直接喝吐了,到时候出丑的可就是自己了!

    曹文博尚且如此,吴克伦就更不用说了,谁能想到他们两个人与顾枫拼酒,顾枫浑然没事,他们两人倒是先败下阵来。

    早知道顾枫酒量如此之好,当初就应该说句意思意思就行了,也不至于现在弄得自己下不来台!

    眼看吴克伦与曹文博两人双眼通红的望着跟前的那瓶白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进退维谷,整个场面异常的尴尬,方琼只好主动出来解围道,“我们来这里是唱歌的又不是来拼酒的,你们都喝醉了,难道让我们几个女人送你们回去不成?”

    方琼的话说得很是适宜,照顾吴克伦与顾枫的面子,给两人台阶下。

    顾枫倒是无所谓,见方琼开口,倒是也不再咄咄逼人。

    吴克伦与曹文博正是求之不得有人出面解围,自然连连答应。

    包厢之中,三个男人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才稍稍缓解。

    吴克伦与曹文博两人相视苦笑,没有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起身便要往厕所走去,一整瓶白酒下肚,着实有些撑不住。

    而众人见顾枫竟然不动如山,浑然没事,不由得大为震撼,原以为顾枫此刻也会着急到厕所去,先起身的竟然是吴克伦与曹文博两人。

    谁知道吴克伦与曹文博两人刚起身没有走几步,酒意上头,便撑着墙边一下吐了出来!

    顿时,包厢中弥漫着浓烈的酒气,苏艳红等女老师们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望着吴克伦与曹文博两人那狼狈不堪的模样,众人脸上不自然的浮现出一丝厌恶的神色。

    当吴克伦与曹文博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酒意稍微减少了一些,见顾枫等人都等在门口,不由得诧异道,“你们怎么都出来了?

    放心,我和曹老师没事,我们进去继续唱歌吧。”

    “吴老师,还是下次吧,天色也不早了。”

    方琼脸上浮现出一丝为难的神色,婉拒道。

    想到那包厢被吴克伦与曹文博两人吐的是一片狼藉,即便是打扫赶紧了,心里下意识的也会嗅到那浓烈的酒气,谁还能在包厢里待下去?

    吴克伦见苏艳红等其他老师的脸上同样浮现出相同的神色,恐怕她们也是这样想的,心中愈发的懊恼不已,对顾枫愈发的憎恨,只是脸上不好表现出来,一脸歉意道,“这次都是我和曹老师的错,这样,今天这次我请了,算是给各位赔罪了。”

    尽管想到这至尊vip总统包厢的价格必然不菲,不过,吴克伦还是咬牙豪爽道。

    闻听此言,众人的脸色才稍微好转一些。

    等到众人来到好乐迪ktv的柜台结账的时候,不敢离开片刻的宋朝宗早就守在那里,生怕顾枫用到自己。

    其实,尽管宋朝宗没有在包厢跟前,但是那包厢里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已经通过门口的侍应生了解的一清二楚。

    本想帮顾枫等人换一个包厢,不过,想到顾枫没有开口,生怕引起顾枫的不悦,画蛇添足,便只好在这里等着,见顾枫脸上并未流露出不悦的神情,宋朝宗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走在众人前边的吴克伦见宋朝宗竟然脸带笑意主动迎了上来,倒是也不敢托大,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若是能够与宋朝宗搭上关系,倒是也不虚此行。

    吴克伦便快走几步,欲与宋朝宗好好寒暄一番。

    谁知道宋朝宗竟然像是没有看到吴克伦一般,径直与吴克伦擦肩而过,朝着顾枫所在的位置恭敬的迎了上去,一脸歉意道,“顾先生,是朝宗招待不周!”

    顾枫摇摇头,“算一下账单,我们结账吧。”

    “顾先生说这话不是折煞朝宗吗?

    朝宗怎么敢让顾先生付钱?

    顾先生肯来这里是朝宗的荣幸,好乐迪ktv也是蓬荜生辉!”

    宋朝宗一听顾枫竟然要结账,立刻就不乐意了,这在他看来这就是顾枫要将自己拒之千里之外,宋朝宗如何不紧张忐忑?

    “不是我,是这位吴老师要买单。”

    顾枫指了指走在前边的吴克伦淡淡的说道。

    宋朝宗驰骋商场多年,早就练就了一双察言观色的慧眼,朝柜台钱心情忐忑的值班经理一招手,“赵经理,结账!”

    “是!”

    赵雷眼色并不比宋朝宗差,见宋朝宗对顾枫与吴克伦两人的态度截然不同,便也知道该如何对待两人,宋朝宗真正重视的只有顾枫一人,而且看宋朝宗对吴克伦的态度冷淡,那自然不用给其好脸色了。

    想通了这些,赵雷将结账单蹭蹭打印出来,递给吴克伦,冷冷道,“一共两万五!”

    吴克伦见顾枫与宋朝宗的关系如此之好,本以为宋朝宗也会看在顾枫的面子上,免了这一单,谁知道宋朝宗在听到吴克伦付钱之后,态度竟然急转直下,让吴克伦心中倍感窝囊与不堪,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待吴克伦听到赵雷报出的账单的时候,顿时便如同炸了毛的公鸡一般,皱了皱眉,冷冷道,“两万五?

    我们总共在包厢里也没有待多长时间,怎么会花这么多钱?

    你们该不会是算错了吧?”

    “你们一共消费了三瓶海之蓝,三瓶剑南春,而且还有几包进口的干果果脯,而且因为你们在包厢里呕吐,我们需要派专人打扫,我们包厢的时间是按时计费,不满一小时,按一小时计算,这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

    赵雷见状眉毛一挑,指着账单冷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