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老太君
    独孤伤自然是有专用的座驾,不过邀请着林欣一同乘坐,一路上闲聊,林欣倒是知道独孤伤是在刘伯买房时注意到她们的,只是一开始不敢确定,又派下人确认了两天,才有了刚刚见面的一幕!

    车行了足足半个时辰,近乎穿越了半个长安,才从林欣买下的小院子来到了独孤阀的府上,高门大院门前的两头气势磅礴的石狮子,还有士卒巡狩,粗略一观,整座独孤阀竟可能是她扬州家的十倍,并且整座府邸透着一股历史悠久的古老感觉。

    而随着独孤伤,走入独孤府,穿过大殿,经过湖心亭,花园,一路种种到真让从后世来的林欣开了眼界,在她的印象中,林府就很华丽、很大气了,但跟这一比当真有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独孤叔叔,我们这是去哪啊?”

    虽然一路看风景挺不错的,但看独孤伤这一路前进的方向,依照林府的布置对比,这似乎是往后院去,而不是到藏宝库去啊!

    “侄女不急,我们先去见见老太君,报个平安。”

    独孤伤倒是不急不缓的摆了摆手,继续走着,叫她额了一声,也沉下了心,她为了寻找古董高手,常常一跑就是一天,还不能有所收获,对于已经确定了的收获,倒也没必要那么的急迫了,而且...

    ‘老太君吗?原著中独孤阀唯一的一位宗师,或许见一见也好。’

    独孤伤一路带领,直到了一处雕梁画栋,精致的房屋前,才停了下来!

    “是伤儿来了吗?”

    还未进门,便有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不大不小,隔着门窗,竟有种老人在你耳边说话的感觉,让在门外独孤伤身后的林欣瞳孔一缩,实力不说,光这股控制力,貌似她见到的所有高手都比不上吧,长安宗师不行,近卫也不行!

    “是的,母亲!”

    就在独孤伤躬身行礼的功夫,屋内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苍老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

    “伤儿,除了你,还有谁在。”

    “母亲英明,除了伤儿外,还有当年结交的林兄女儿。”

    “是吗?那都进来吧!”

    “嗯。”

    得到老太君的同意,独孤伤直起身,点了点头,之后转身对林欣提点到。

    “等下,见到老太君不要太紧张,自然点,若讨了老太君开心,说不定一高兴还能送你一部先天秘籍呢!”

    “好。”

    她现在的层次已经放眼宗师,一般先天她可看不上了,不过林欣也没有反驳,嘴上应是,随着独孤伤踏入房间,终于见到了独孤阀的老太君。

    一身华贵长袍,白发苍苍,坐在太师椅上,但脸上红光满面,眼中带着摄人的光,精气神足,丝毫看不出老态,在太师椅旁还放着一个人高的龙头手杖,带着黝烟的光,似乎是精铁所造,至少上百斤重,让人难以想象挥舞起来,恐怕不逊于一些重兵器了吧!

    不过房中并不止老太君一人,还有一个与林欣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眉清目秀,正半依着老太君的身旁,即使独孤伤和林欣进来了,依旧在撒娇哀求着。

    “老祖宗,蛟儿真的很喜欢迎春楼的百合姑娘,想娶百合姑娘为妾,求老祖宗成全。”

    老太君一边目光示意眼中带着尴尬的独孤伤和林欣坐,一边随口应付着少年。

    “小蛟儿,你前几日才娶的第七房小妾吧,记得你当时也是如此说的吧!”

    “可是……”

    “好了,就这样吧,若一年后你还没改变主意,老祖宗就答应你娶那个百合姑娘。”

    “可……”

    少年一脸不甘,一年后黄花菜都凉了,还想辩解,这时一脸尴尬的独孤伤却是忽然站起来开口打断了。

    “逆子,还不停下,家里来了客人,还想客人看笑话不成!”

    被独孤伤双眼一瞪,虽然少年眼中还有不甘,不过终究没有再说,站到一边,只是看向了独孤伤身后的林欣,撅着嘴,一副满满的怨气模样,仿佛将一肚子怨气全撒在林欣身上了!

    叫无故被盯上的林欣,在心中吐槽,这关我什么事!

    不过少年之事告一段落,老太君也看向了林欣,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会,点点头后,又摇摇头,头慵懒的靠在太师椅上,悠悠的开口。

    “听说你父亲药材生意做的很大,遍及五湖四海,日进斗金,这次为什么不亲自来看看老婆子。”

    林欣看了老太君一眼,似乎不像故意,又看了眼做抱歉样子的独孤伤,似乎是没有和老太君说这事,心中大概有数,带着沉重的开口。

    “家父在数月前遭到宇文化及的毒手,去世了。”

    听此,老太君明显的一愣,深深的看了林欣一眼,之后微微皱眉,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那你是一个人上京的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女红你又会多少?”

    “啊!”

    就是林欣自己也纳闷,怎么上一秒还问父亲,下一秒就问琴棋书画、女红来了,这老太君的脑回路也太清奇了吧,不过为了古董和武功,林欣还是决定忍一下,顿了顿后,开口答道。

    “略懂吧,不过不是很熟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