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凤鸣楼
    长安,古云街,这里与其说是街,不如说是闹市中的清净之地,住的多是隐退的大官或者豪商,也是真正的寸土寸金之地。

    古云街从左数第七栋院子,是穆大师的住宅,这也是穆大师最近说覆雨翻云,才攒够的钱,住进了这里!

    原本穆大师喜欢热闹,白天给别人讲评书,晚上又请人给自己讲评书,稍有不满意,便动则打骂,兴趣着实怪异,当然世上性格怪异的人多的是,所以街坊邻里并不厌烦,但也谈不上亲近。

    不过今夜,一些还在外散步的人,路过穆大师的院子,却发现院子中一片漆烟、安静的很,与往日灯火通明的景象大相雷霆!

    不过往日关系说不上好,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好奇,去特地敲门询问。

    不过若有人推开门,就会发现院中全是血色,穆大师请来的评书先生卧倒在地,一动不动,在通往主宅的道路两旁,更是摆满了下人丫鬟的尸体。

    穆大师所在的主屋,门窗皆是敞开着的,一道孤高的身影站在门口,背对房屋,从英俊的脸庞来看,竟正是从林欣那离开的石之轩。

    而在他身后,穆大师正倒在房屋正中间,全身看不出伤势,不过气息已绝!

    在烟暗中,声音幽幽的响起。

    “发泄完,是时候回去了,不过那真的是人吗?金铁之身,挥手间沛然大力,突然爆发的速度更是超人……但偏偏诡异的全身无丝毫运转内力的痕迹,魔教传说中硬功练到极致者,可将内力锁死在体内,不露分毫,但真有人能做到这一步吗?”

    石之轩喃喃自语,不过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他也不会去询问他人,因为他是魔教百年中的最杰出者,在他出师之后,就只有他指导别人的份,从没有别人能指导他。

    而这么多年他也是这么一直过来的,不论是悟出不在此岸,不在比岸,不在中间的高深佛理,还是集三教大成创出的不死印法,又或者是其他,都是如此。

    在月光的照耀下,石之轩眸光显得诡异非常,大袖一挥,便向府外走去,一步十米,很快的便消失在了烟暗之中,独独留下的一地血尸,恐怖烟暗。

    ……

    第二日一早,林欣起床梳洗了一番后,经过了一夜的休息,身体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倒是让林欣感慨这金玉功的未知境界,除了增加防御外,连恢复力也大幅度提升啊,她记得之前恢复力,还没有这么强的。

    “对了,我昨日在进入逆平衡模式后,双手变为了琉璃色泽,看来金玉功造成的皮肤颜色改变并不是无效,而是被平衡模式给和谐了,用作扮猪吃虎倒是不错。”

    林欣独自一人站在房中,心中默念逆平衡,双臂骤然壮大了一圈,整体成琉璃色泽,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点点晶光,看着不像人该有的颜色,而是神佛……

    这个世界有破碎虚空,但真的破碎虚空了,那还是人吗?又或者是……仙!

    “……这不是我现在该想的事情,既然金玉功的未知境界,身如琉璃,那就叫琉璃功吧!”

    思考了会,林欣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感觉继续思考下去并不是什么好事,起码对她现在不是好事,回到双手上,看着琉璃光芒,随口说道!

    不过令林欣意想不到的是,虚拟面板上的未知功法字样开始模糊,当再次清晰时,已变成了琉璃功的字样!

    “看来属性面板并不像想象那样的死板,而是根据我的认知改变而改变吗?因为不知道未知境界叫什么名字,所以才会出现未知吗?”

    林欣观察了一下,觉得有趣,又试了试,发现心中所想果然能改变面板上的字样,力量改成敏捷都行,不过也就是字改了,本身功能没有改变,也就到此为止了,并不能实际的增长潜能。

    很快林欣便失去了兴趣,想到今天的正事,拿起书桌上昨日独孤阀送的请帖,与一群二代在凤鸣楼集合。

    “赴完会,去一趟田雨老头那,买到铁牌,就离开吧!”

    留下一封书信,拿上请帖、金票、无影,林欣径直走出了房门,没有叫绿儿一起,她这次准备一个人走。

    之前与众人一起来到长安,一方面是她要运送财物,另一方面是因为众人的安危,所以才拖了一大堆人来长安,但她从长安杀回扬州,显然一个人就足够了!

    长安,凤鸣楼,是一家酒楼,离武功楼不远,受到武功楼的影响,生意显然不错,当林欣走进的时候,却是高朋满座,周围响起的议论之声也皆是覆雨翻云的内容,气氛热烈之极,大有不熟悉覆雨翻云的内容,都有种与时代脱节的感觉。

    林欣扫了眼,并没有看到那名蛟的小子,所以直上二楼,二楼显然清静了很多,当然装修也奢侈了很多。

    在靠窗的位置正好看到这小子,在他身旁还坐着两位美女,一个高挑冷艳,一个娇小可爱,他坐正中,大有享齐人之福的感觉。

    “你来了!”

    林欣走近,正想着如何打招呼的时候,独孤蛟也看到了林欣,显然他老爹有过交代,先一步的开口,不过却连站都没有站起来,让人能感受到很明显距离感。

    “嗯。”

    对此,林欣微微点头,这样也好,她本就没有结交的想法,就这样一直冷淡的维持到结束最好。

    在独孤蛟旁边,那个身材火爆,相貌冷艳的少女,月白长裙,则看都没看林欣一眼,端着茶杯,双眼无神的扫着木窗外的大街,一副生人勿扰的高冷女神范。

    “你就是林欣?”

    倒是那娇小的女子在旁边上下打量,一脸嫌弃。

    她一身长裙加起来超过千两白银,是长安最好的裁缝铺子专门定制成的,光是做这么一件衣服就要裁缝师傅幸苦一个月的时间,脸上的香粉则是明月阁最上等的货色,耳珠,头簪上的宝珠更是玉中极品,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而林欣穿的都是大路货,街上随处可买,几两银子就能凑一身,两人站在一起,对比鲜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