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阿蛮
    白清清等人顿时脸色巨变。

    如果现在走了,把独孤蛟和然然留下,这个朋友肯定没法做了,而且在独孤阀,还有叔叔那也不好交代。

    “凭什么把我们留下来,你这样私自扣押,就不怕大隋的律法吗?”

    然然在后面忍不住出声道。

    她这话一出口,白清清心中就叫糟。

    这位丫头被独孤蛟宠坏了,根本不懂席应有多可怕。

    果然,席应哈哈大笑。

    “说我犯法,是吧?”

    他猛的一收笑容,冷然开口。

    “现在我改主意了,其他人可以走,你和她们俩留下来陪我喝杯酒才能走。”

    他指的除了然然外,就是独孤凤和白清清。

    这两个小女孩进了包厢他就留意到,一个身材高挑,一个容貌魅惑,长的非常漂亮,更何况白清清还是那人的弟子,他早想找个机会接触下,现在只是借机发难罢了。

    “天君,她是我朋友,不懂事,我向您赔罪,您就当给我师傅个面子吧。”

    白清清也没想到席应连她都不放过,赶忙陪着笑脸开口。

    “给你师傅面子?等你师傅来了再说吧!”

    席应猛的把桌上的茶杯扫在地上,怒喝道。

    “让你们滚就滚,废话那么多干嘛。”

    “再不滚所有人都别想走!”

    他这一砸杯子,把那群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惊的一跳,大家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架势?

    其中一个妆容精致的贵女拉了拉好友的胳膊,小声说。

    “要不,咱们先走吧。”

    显然许多人开始动摇了。

    大家平时喝酒唱歌无所谓,但为了所谓朋友和美女去硬扛魔道天君席应,就有点太高估他们的友情了,这个圈子看似称兄道弟,其实还不如普通小孩讲义气呢。

    况且白清清等人都是有家庭背景的,席应也不敢真怎么她们,最多为难一下。

    “小妹妹,陪天君喝杯酒而已,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天君还能吃了你们不成。”

    席应的一名壮硕手下识趣的倒了杯酒,这是武功楼中价格最高的英雄醉,价值十金,非一般人可买的起的。

    他端着杯酒上前,上前去准备拉三女过来。

    然然此时脸色都白了,心中慌的要死,死命的往白清清背后躲。

    白清清在一旁陪着笑脸,拼命道歉,却不敢真的反抗。

    席应有多可怕,她曾听他师傅提起过,她师傅虽然一掌魔道,声望无人能及,但席应一身魔功通天彻地,自创紫气天罗,就是她师傅都评价一身才学天赋只有魔君石之轩才能比肩。

    若她师傅在这里还能周旋一下,她只是小孩,人微言轻,怎么挡得住席应。

    独孤凤在旁边冷着脸,知道今天这事不能善了。

    不过她并不畏惧。

    她奶奶在武林也算有头有脸,一身功力也不弱于席应,席应不会拿她怎么样,但受点羞辱看来是免不了。

    她正准备开口主动留下,让白清清等人先走时。

    突然,一只手拦在了那手下的前面。

    大家惊讶看去。

    就见林欣站在独孤凤和白清清身前,一手负背,一手拦人,还转头对席应开口。

    “天君是吧,她们两是我的朋友,给我个面子,放她们走吧。”

    “你干嘛,疯了?”

    独孤凤在背后戳了戳他,低声怒斥道。

    本来很简单事情,喝杯酒道个歉就能解决的,林欣这一手插进来,说不定就麻烦了。

    “哦?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听来那么多隐秘,但你一个讲评书的?要我给你面子?”

    席应阴恻恻的道。

    他心中怒火升腾,先是一群小子打了他的朋友,现在又有个小丫头跳出来说给他面子?看来我席应说话不顶用了?阿猫阿狗都欺负上来?

    “我是什么人?”

    林欣歪了歪头,思考一会,淡淡说道。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她这回答一出,满场哗然,所有人都用一种仿佛看疯子的眼神看着她。

    “我去你妹哦,你自己找死别拖累我们下水啊,姐姐。”

    白清清欲哭无泪,早知道这家伙这么二,就不带她来武功楼了。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如果之前还只是一点小矛盾,那林欣现在这句话,就是当面打席应的脸,这位魔道天君能忍得了?

    旁边的独孤蛟更是双腿不由自主一阵颤抖,不敢想象接下来席应发飙起来会何等恐怖。

    “哈哈哈哈!”

    席应怒极反笑。

    “我惹不起?这长安还有席应惹不起的人?”

    “丫头,就冲你今天这句话,我让你走不出武功楼的大门。”

    他一边笑,一边指着林欣,一字一句的道。

    “完了。”

    独孤凤猛的一闭眼,知道接下来事态已经失控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这么喜欢逞能,没看到连白清清那样的也不敢正面得罪席应嘛,她跳出来做什么?嫌死的还不够快?’

    果然席应一声怒喝。

    “阿蛮,给我弄死他。”

    被林欣拦住的壮硕大汉阿蛮一边按着手指关节噼里啪啦作响,一边看着林欣不怀好意道。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他穿着烟色短衫,浑身都是鼓起的肌肉,胳膊有别人大腿粗,脸上横着一道刀疤,让人望而生畏,周围的小家伙看到他脸色都白了。

    也确实如此,阿蛮是席应被宋缺追杀出外域时收的手下,虽然修炼内功没什么天赋,但一身外功却修炼到旷古绝今的地步,曾在长安生生打死了一名长安宗师,实力了得。

    他猛的一拳砸过去,比林欣大腿还粗的胳膊握成拳头,带着呼啸的劲风打向林欣的肚子,这一拳要打实了,少说得断几根肋骨。

    林欣背后的见了这一拳威势都脸色大变,纷纷让开,怕被波及到。

    独孤凤娇呼一声!

    “快躲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