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胜
    “没事,他对我小菜一碟。”

    这时林欣还有空回应独孤凤,说完,啪的一声,她单手一拖,竟就稳稳抓住阿蛮的手,冷声开口。

    “这么软绵绵的攻击,你能打死谁?你自己吗?”

    林欣看向脸色大变的阿蛮,单手抓住阿蛮就往地上一砸!

    ‘嘭!’

    巨大的裂纹朝四周蔓延,地面上眨眼便多出了一个近米深坑!

    灰尘散去,阿蛮横躺在深坑中,身体颤抖,竟半天无法在爬起来!

    “阿蛮,你没事吧。”

    席应脸色微变。

    这可是他头号手下,今天竟然被个十六七岁小孩打败了?

    阿蛮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辆马车拦腰撞到一样,平日练得硬功仿佛失效了一般,五脏六肺都移动了。

    噗嗤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好,很好。”

    席应脸上肌肉不由的抽动一下,心中怒极,只觉自己十几年来烟道天君的尊严被人挑衅了,他此时只想不惜一切代价报复回去。

    “你既然打败了我的得意手下,就由我亲手送你上路吧!”

    席应站起身来,这时所有人才发现他身段极高,竟比林欣还要高出一个头,且气势迫人,两腿撑地,颇有山亭岳峙的威猛雄姿,魔道天君之态,再无丝毫文弱书生之状。?

    原本看到林欣打败阿蛮而激动的众人,心情瞬间就跌倒了谷底,这时才想起来林欣打败的不过是一个手下,真正强的可是天君啊!

    而在话语落下的瞬间,席应脚踩奇步,脸泛紫气,飘移不定的几个假身後,抢往林欣左侧,左手疾劈,看似平平无奇,可是楼中众人无不感到他的掌劲之凌厉,大有三军辟易,无可抗御之势,不论谁人首当其锋,只有暂且退避一途。

    不过更令人惊骇的事发生在林欣身上,不动不移,反手一掌,与席应硬碰硬!

    ‘嘭!’

    ‘蹬蹬蹬!’

    “好大的力道!”

    一个照面,席应被逼退三步,面露惊讶,终于知道练硬功的阿三为什么会那么快被解决了,这力道已不逊于专门用真气加持力量的宗师了,只是奇怪的是对方为什么一直没有使用真气,难道也像阿三一样纯练硬功吗?不过为什么看不出硬功的征兆?

    心中惊讶,不过席应面上不显,只是冷哼一声,不屑一顾!

    “雕虫小技,只是力量大点,终究难登大雅之堂!就让你领教领教我的紫气天罗!”

    席应双手十指不断变化,织出以千百计游丝交错组成的天罗气网,再往对方“撤”过去。

    这张无形的网不单可抵御敌手的拳风掌劲,且收发由心,可随时改变形状。

    当他两手盘抱聚劲时,天罗收束为车轮般大小的气劲,打横往林欣割去!

    “喝!”

    感受到无形的凌厉气劲袭来,林欣面色微动,双眸紧盯眼前虚空,瞬间察觉到了真气网所在,抬手一掌,似缓实急的向网抓了过去!

    ‘噗!’

    林欣的手掌与真气网纠缠,席应瞬间面色一喜,不过的便被狠辣盖过,控制着真气网向林欣手掌切割而去!

    “小鬼,进入了我的真气网,你的右手就留下吧!”

    ‘滋滋!’

    席应说完,只听林欣手掌上发出磨铁声,光滑洁白的皮肤却根本没有撕破的意思!

    林欣看着,眼中露出一丝好奇,虽然看不到真气网,不过却感觉手痒痒的,有种蚊子叮咬的感觉!

    “怎么可能!凝!”

    见此,席应却是面色大变,变换指决,顿时林欣便感到手上缠绕真气的切割力强了不止一倍,不过给林欣的感觉却是扑克牌磨手,力气大上一倍,也磨不破皮啊!

    林欣准备用力挣开,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不仅右手,连全身都似陷在网中,难以挣脱,这紫气天罗确实有点门道。

    不过这也只是她常态下的力量啊,在逆平衡下,力量再强出三成未必不能挣脱,抬头看向明显用出全力的席应,再回想起与石之轩的交手,心中突然有了明悟!

    “原来将武功炼至大成,各个方面没有明显破绽便是宗师!不过没有没有明显的破绽,你却也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怪不得原著中,你一出场就被武功小成的徐子陵打败了,看来你应该属于宗师里垫底的吧!”

    林欣说完,席应却是脸色不变,口上哈哈大笑。

    “本座不知道你说的什么胡话,不过你现在陷入了我的天罗网中,生死由我,还在这说什么大话!”

    听了这话,在林欣身后的独孤凤、白清清都露出了担忧之色,现在她们的安危真的只系于林欣一人身上了,不过林欣却是摇了摇头。

    “罢了,不陪你玩了,就到此结束吧,逆平衡!”

    ‘嘭!’

    林欣低语,手臂瞬间壮大一圈,带着琉璃光芒,三层的增幅,本来就只是勉强困住林欣的真气网,双臂一张,直接将其给统统被撕裂,在席应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一步跨出,一拳轰在了席应的腹部,还不待席应痛呼,便抓上了席应的脖颈。

    原本大家都以为席应赢定了的时候,竟然又发生了惊天的逆转!

    “他、他竟然打赢了?”

    然然瞪大眼睛,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这个她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再平凡无奇,一辈子只能在社会底层厮混,只能仰望她们的少女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大高手,一个人竟打败了传说中的烟道天君?

    这简直像评书里面的剧情!

    白清清此时也感觉无语了,想到自己曾经还想报复她,顿时打了个冷颤。

    林欣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一只手举起了席应,施施然的开口道!

    “哦,现在你说我惹不惹的起你?”

    全场死寂!

    席应一双眼死死看着她,脸上又青又白又紫,不过不说腹部的剧痛,就是任体内如何催动真气,都无法挣脱林欣的手掌,想到这,脸色就又难看了几分。

    但他不愧是一方大佬,此时还能压住怒火,不动声色的道。

    “小姑娘,你确实很强,但再强,能强的过整个魔道吗?我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比你更强的人,最后还不是被魔道追杀至死。”

    “况且现在隋朝还没有垮,单凭能打可吓不住人,你信不信我现在一句话,就能让城卫兵满城追杀你?”

    他越说越畅快,最后仰着头,得意的威胁道。

    席应能纵横长安,可不仅仅靠手下的一身功夫,官面上的背景也不少,否则哪有他现在的潇洒自在。

    果然,听到席应用官面还有魔教上势力威胁她,林欣也不由皱起了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