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解决和麻烦
    “灭情指!”

    阴霾老者虽感受到了大恐怖降临,却不愿意就这么身死,对着林欣一指点出,在这瞬间指尖融汇了他一生的功力,极致升华,原本禁锢真气的瓶颈轰然破碎,气息又何止暴涨了一倍,由死寻生。

    他甚至能感到自己若能度过这一劫,苦修一番,定能踏入一个崭新的境界!

    见此,林欣目光动了动,冰冷的目光直视阴霾老者,没有动作,而是任由对方这一指点中了自己的胸口!

    ‘噗!’

    一声轻响,击中了,阴霾老者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不过一秒、两秒,林欣依旧没有倒下,脸上的笑容不禁变的难看了起来。

    阴霾老者僵硬的抬头,看着林欣那毫无变化的瞳孔,仿佛不是被半只脚踏入宗师层次的超级高手击中,而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一般,心中咯噔一下,林欣俯视着阴霾老者开口了!

    “你打完了,该我了,斩燕!”

    话语落下,林欣的攻击也至了,还是如之前一样的手刀,速度快的几乎超过了他的视觉极限,手都来不及收回,颈骨被打断,眨眼间便布了独眼老者的后尘!

    ‘嘭!’

    “第三个!”

    “第四个!”

    阴霾老者倒地,林欣也瞬间消失在原地,灭情四老仅剩的二老背靠着背,斗大的汗珠从额头落下,在林欣出现的的瞬间一掌一拳打出,不过统统无用,林欣双手刀斩向脖颈,咔嚓两声,二老应声倒下。

    其中一老在最后倒下这时,凭着先天的实力强行吊了一口气,一句话吐出,气息迅速消散,不过一双老目死死的盯向林欣,只为求一个答案!

    “为什么!为什么你有如此实力还要逃出长安……”

    对此,林欣本要继续杀那中年游侠的动作一顿,看向眸子快要闭上的老者,沉默了下,开口了。

    “我本就要在今天离开长安,只是席应自己找死,所以我把他杀了,而你们自己自己不查清楚就追出长安……”

    “既然是这样!经验害人……”

    林欣还未说完,老者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明悟,还有就是深深的不甘,最后回光返照般的吐出了一句,紧接着老眼一闭,估摸着是下去找其他三老还有席应了!

    对此,林欣也只是摇了摇头,身为传承无数年的大派,自身机制肯定是无比齐全的,真的因为别人杀自己一个人,就二话不说的追杀上去,那早就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不过经此一役,恐怕灭情道就要比原著还早的消亡了吧!

    “最后一个了!”

    不管怎么说,林欣看着一直保持着持弓动作的中年游侠,不断落下的汗水早就浸湿了衣裳!

    ‘咻!’

    箭矢射出,林欣直接消失在原地,当林欣一记手刀打断其脖子的时候,林欣竟看到死时中年游侠嘴角的一丝笑容浮现。

    正纳闷是不是自己看错的时候,后方一声不似人类的惨嚎响起,叫还不及松懈的林欣,瞬间面色一变,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却是郑望龙的身侧!

    “吁吁!”

    林欣也不管吓摊在地的郑望龙,看着倒地的马匹和射中马眼的箭矢,血水噗噗的涌出,取消逆平衡,身形变回了原本娇小的个头,伸手捞了捞头,郁闷之情不愉言表。

    果然自古真情留不住,还是套路得人心,原来最后一箭根本不是射人,而是射马的啊,真tm阴险!

    不过没有马怎么去其他城市寻找潜能古董呢?

    正想着,林欣目光不禁转到了一旁倒在地上的郑望龙,看着郑望龙那宽大的身形,貌似不比马差啊……

    “不行,不行,就我这几两肉,肯定代替不了马的!”

    或许是被林欣的目光吓到了吧,郑望龙一边后退,一边大吼着,叫林欣撇了撇嘴。

    “怂货,我又没说要你当马,只是让让你想想办法找匹马继续赶路!”

    说实话,她们现在所处的地点真心尴尬,出了长安大半日,离下一个驿站还有一半的距离,差不多就是正中间的位置,不管是进还是退,都要走一段不短的距离,起码天烟前是难到了。

    “要不我们等有路过车队,让他带我们一程!”

    不想当马的郑望龙开动着脑筋,想到了一个主意,倒是让林欣眼前一亮,不过林欣转头看着官道两头空空如也的景象,又不禁泄气,果然小说主角有麻烦就出现的车队什么的是不存在的,抛开心中的侥幸,回归现实。

    “走吧,我们走去下个驿站。”

    说完,林欣率先向前走去。

    见此,郑望龙伸了伸手,到想开口说,你现在不要车夫了,我可以自由了吧,不过想到林欣一副不爽的表情,和地上散落的尸体,说不定到时等来的不是自由,而是拳头。

    “唉,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嘀咕了一句,最终还是让郑望龙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只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跟了上去。

    一路行去,足足数百里的路程,当两人走了近百里,灭情道追杀的人到没有了,途中虽然来过两波盗贼悍匪,也全被林欣给打发了。

    行人中虽然有赶车的,不过都是一辆一辆的小车,里面坐了人,基本是不够坐第二人的,让林欣就是看到了也不好开口,郑望龙倒是拦了两次,不过人家叼都不叼他,直接驾车冲了过去,弄得更是尴尬。

    差不多夕阳西下,眼见驿站遥遥无期,林欣都在纠结晚上怎么过去的时候。

    “驾驾!”

    ‘踏踏踏踏!’

    正走着的林欣突然一停,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阿蛇,你听到什么声音没?”

    “什么声音?没有吧?”

    跟在林欣后面,郑望龙连还嘴的力气都没有了,腌着脑袋,有气无力的道。

    “驾驾!”

    ‘咕噜咕噜!’

    “不对!是马车的声音,还不止一辆,是车队!”

    林欣双眼一亮,扭头看向后面,灰尘滚滚,果然有车队过来,立马兴奋招起手来,她们可没有帐篷,晚上能不能睡个好觉,就看她们能否混上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