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看不穿
    “哦!?小姑娘还在其他地方喝过类似的酒!”

    鲁妙子语气中带着好奇,缓缓转过身,面对着林欣。

    那是一张很特别的脸孔,朴拙古奇,浓烟的长眉毛一直伸延至花斑的两鬓,另一端却在耳梁上连在一起,与他深郁的鹰目形成鲜明的对比,嘴角和眼下出现了一条条忧郁的皱纹,使他看来有种不愿过问的世事、疲惫和伤感的神情。

    他的鼻梁像他的腰板般笔挺而有势,加上自然流露出傲气的紧合唇片、修长干净的脸庞,看来就像曾享尽人世间富贵荣华,但现在已心如死灰的王侯贵族。

    “我这六果酒是采石榴、葡萄、桔子、山渣、青梅、菠萝六种鲜果酿制而成,经过选果、水洗、水漂、破碎、弃核、浸渍、提汁、发酵、调较、过滤、醇化的工序,再装入木桶埋地陈酿三年始成,本以为是我独创,没想到还有人早就制作出来了?”

    “呃,这倒不是,六果酒自然是前辈原创,不过我喝过的也不是酒,应该说果汁更准确一些,如可乐、七喜,鲜橙汁、果缤纷,与前辈的六果酒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对于后世才出现的东西,林欣自然不敢说比鲁妙子还先造出来,到时鲁妙子问起是什么地方喝过的,她也答不上来。

    不过显然林欣低估了鲁妙子的好奇心,一双鹰目,上下打量,看着林欣疑惑的问道。

    “哦,小友我曾踏遍神州各地,随不敢说无所不知,但各地的酒水都尝过一二,杏儿酒、女儿红、猴儿酒……还不知这七喜、可乐、果缤纷是何物?在何地售卖?怎么从未听说过,还有那鲜橙汁,难道是从新鲜的脐橙里提取的汁液不成?”

    林欣脸上也露出苦恼之色,你问她,她问谁呢!

    “这个怎么说呢……我曾经喝过,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虽然不知道怎么做的,不过我倒是可以将七喜、可乐、果缤纷的味道形容一下。”

    鬼知道这个时代可乐、七喜在哪,甚至有没有这东西都是一个问题,不过说道味道时,林欣瞬间找回了自信,这可是她的强项啊,前世一天一瓶,喝了上千瓶的战绩可不是吹得!

    “愿闻其详!”

    鲁妙子做了个辑,一脸认真,丝毫没有向后辈讨教的羞耻,让林欣心中一些小得意的同时也不得不感慨鲁妙子的学究天人,不是没有道理的,脸上露出一丝回忆,也开口讲解了。

    “我们先说可乐吧,其色成墨,喝到口中甜甜的,但却不腻,并且其中最妙的是可乐流过口腔带来的强烈刺激感,仿佛整个口腔都被洗礼了一遍一般,若在炎热的夏天喝到一口冰镇可乐,那刺激感就更强了,让人不禁感到重获新生,回味无穷,绝对比酒好喝的多!”

    林欣也适时露出了一抹回忆的表情,让鲁妙子都不禁将自己带入了进去,想像那是何等的滋味!

    “还有七喜……”

    林欣一一道来,鲁妙子的双眸也越发的明亮,当最后一个说完时,鲁妙子抚了抚下巴的胡须叹了口气!

    “闻所未闻,真是闻所未闻,若是有机会真想将七喜、可乐给制做出来,也尝尝那你口中让人获得新生的饮料!”

    听到这话,林欣双眼发亮,也顾不得心中对鲁妙子三心二意,一事无成的评价了,直接大声支持了起来。

    “我支持你,若你哪天研究出来了,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拜你为师,学会怎么做的!”

    穿越到这个世界,可乐、雪碧什么的是不用想了,后半生粗茶淡饭,林欣想想,都觉得是对后世人的地狱,若鲁妙子能够做出可乐来,一手可乐,一手鸡腿,想想都美滋滋的啊。

    不过想到这,林欣想到鲁妙子被天魔真气折磨的身体又是一叹,她的实力或许达到了与鲁妙子一个程度,不过却无法治疗。

    “可惜,我不会长生真气,否则到可以帮前辈将体内的天魔真气给驱逐出去!”

    倒是鲁妙子面色微动,显得有些惊讶。

    “你认识小仲、小陵他们!”

    “嗯?您见过他们了?”

    林欣也是惊讶,不过想想又属正常,双龙都到牧场当厨子了,按照剧情推进,鲁妙子见过两人,伤势应该也好了吧。

    好了就好,她还怕鲁妙子不知什么时候就屁隔了呢,不过既然伤势好了,应该还能活很长一段时间吧,毕竟鲁妙子可是宗师啊。

    回想起来的目的,林欣也适时转移了话题。

    “这个先不说,我想向鲁师讨教下武学,不知可否!”

    鲁妙子在林欣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到了杯六果酿,小饮一口,也没有问林欣怎么知道自己姓的,显然小仲小陵救了他,而林欣又认识小仲小陵,林欣没有解释其中的弯弯绕,凭鲁妙子的理解,显然是小仲小陵告诉她的,一套逻辑下来,却是对林欣生出了亲近之感。

    不过在林欣身上打量了一会后,却是摇了摇头,虽然精气神足,却无丝毫修炼真气的痕迹,而且十六七岁跟人从小修炼差距太大,一辈子能成个先天就是极限了!

    所以鲁妙子在组织了下语言后,开口了。

    “姑娘你这么大年纪,恐怕再练也来不及了?就是有名师指导,又能苦心修炼,最终成就恐怕也只能止步于先天。”

    “啊嘞?!”

    林欣听完瞬间就呆了,这是什么鬼,鲁妙子看着林欣一副发愣的模样,又觉得自己的一番话可能对少女的打击太大,所以又决定补充一句。

    “当然姑娘也不用太过灰心,若姑娘能领悟长生诀,也未必不是没有希望!”

    面对鲁妙子的安慰,林欣也是哭笑不得,难道鲁妙子看不穿处在平衡模式下自己的实力深浅吗?但鲁妙子已经是宗师了,连宗师都看不穿,又想到在长安中一语道破自己实力的田雨老头,难道是大宗师不成。

    并且从离别时那句‘心灵的强大才是真的强大’,是典型正道批判语气,难道是某位隐世的正道高人,又或者是道门唯一的大宗师宁道奇?

    但宁道奇现在不是在当佛门的走狗,为佛门大业东奔西跑的,又哪有空闲开店啊,真是想不出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