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功过
    高见?她能有什么高见。

    对于林欣来说,隋唐争霸不过是一场rpg战略游戏,如魔兽,如帝国,召集足够的小兵之后一路平推过去罢了,就像原著小说中的那样李世民虽然兵强马壮,计谋齐出,却愣是怼不过一路暴兵碾压过去的寇仲。

    要不是李世民最后玩了出美人计,作者也顺应历史大势,把寇仲给弄出局了,否则最后江山谁来坐还说不定了。

    还有覆雨翻云中的朱元璋和小魔师的争斗也是如此。

    反正黄易大师的几部作品看完,就给林欣一种错觉,原来只要武功比所有人都强,再招收足够的小兵,不用管什么阴谋诡计,你也可以打下江山的嘛!

    当然这个脑中想想就好了,到也没必要说出来,省的贻笑大方。

    林欣想着秦川的真实身份,一般问这话就是测试明君的,不过她一名女子显然不可能,不知道秦川什么意思,便也随便跟其扯扯淡了,回想着隋唐的历史,小手拿着汤勺轻轻搅动着碗中白粥,开口道。

    “天下大势,我一名武者又能看出什么,不过如今大隋天下不过二代,先皇文帝励精图治,天下繁荣鼎盛,人民安居。当今陛下虽施政偶有过错,但是局势尚未恶劣到分崩离析的地步。只要陛下征高丽得胜而回,剿灭群盗,安抚民心,局面未必没有好转的机会。”

    秦川以平静的目光注视着林欣,幽幽一叹道。

    “林姑娘何必虚言?杨广好大喜功,又不体恤民力,以一己之欲大修洛阳,役使促迫,僵仆而毙者十四五焉。更不惜耗费百万民夫之力修建京杭运河,横征暴敛,弄得民不聊生,民怨鼎沸。”

    “后又两征高丽,皆是大败而归,将士民夫伤亡数十万记?如此种种,早已动摇国本。然而杨广还未有丝毫悔改之意,先以清剿杨玄感党羽之名,诛戮三万余人。又征集大军,意图三争高丽。天下有识之士,莫不明白,杨广此次北征,无论胜与不胜,隋室都将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

    林欣手中摇粥动作一顿,没想到她随便开个小头,秦川还能扯出一堆出来,也真是6啊,不过从这也可以看出,杨广在隋朝中有多么的不得人心!

    若她顺着秦川的话说下去,那估摸着就要被秦川拉进这场争霸之中,而她也发现,以她女子之身注定不会被秦川看成皇帝候选人,如此就只剩下打手了,身为穿越者,就算不像前辈一样称王称霸,但也没必要落魄成打手,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谈话,林欣也不禁兴致缺缺起来。

    “或许吧,其实在我看来杨广已经可以称之为英明神武,雄才大略了,无论是三争高丽还是开凿运河,都是功在千秋的伟业,堪比秦始皇修长城拒敌于国门之外!”

    在这个时代来看杨广罪大恶极,但放在后世开凿运河,联通南北,何尝不是福泽万世的好事,唯一让林欣可惜的就是杨广没有把高丽棒子给灭了,否则哪有后世那么多棒子说端午节是我们的,屈原是我们的,孔子是我们的啊……

    “若隋朝时,杨广征高丽成功,那就连你们棒子都是我们的了……”

    虽然这么嘀咕,但杨广步子迈太大,扯到蛋了,在古代这个低生产的时代,想把数个朝代要做的事,于一个时代做完,就算有再大的积蓄都不够杨广败的,而且国内又有佛魔两道一大堆势力扯后腿,这才是他的真正失败原因,说起来慈航静斋作为佛门领袖,其中未必没有她们做幕后推手啊!

    林欣刚刚说完,一道震动房梁的声音便轰然响起!

    “荒谬!杨广让黎明百姓生存于水火之中,不视不闻,只顾自己享乐,怎么配称雄才,配称英明,杨广三征高丽,让无数妻子失去丈夫,母亲失去孩子,又怎么称得上神武,如何称的上大略,我没想到林姑娘竟然是这么想的……恕秦川失陪,告辞!”

    秦川面色一变,拍桌而起,双手握拳,指甲刺进了肉里也浑然不觉,林欣这话狠狠刺痛了她的心!

    在这个乱像丛生的时代,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易子而食,她出山后就曾亲眼看到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被流民食其肉,吞其骨,当她看到时,那女孩就只剩下一颗紫青的头颅和骨架了,那是她第一次杀人,她一路行来,杀过许多人,也救过许多人。

    但一人之力实在太过的渺小,救了一个,后面却有更多的人等着她救,往往许多时候,她遇到时,人就像小女孩一般的死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醒悟了,既然一人之力渺小,就让国家去实施仁政,她许下大愿,要辅佐明君,要终结这个乱世,发下大誓,要让天下人人都能安居乐业,人人都能幸福安康!

    偏偏林欣却在这说这一切霍乱之源的杨广英明神武、雄才大略!

    只是一个富家小姑娘怎么可能理解众生的痛苦,只是一个安于享受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明白百姓的悲伤!

    秦川拂袖而去,让一旁大嚼着白菜清粥的郑望龙抬起了头,疑惑开口。

    “他这是怎么了?”

    林欣看了秦川离去的背影,听到郑望龙的话,淡淡的撇了他一眼。

    “大姨妈来了,吃你的清粥吧!”

    说着郑望龙不懂的后世词汇,林欣也摇起粥,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说起来她从扬州到长安,又到飞马牧场,也算跑遍了半个天下,一路所见所闻,其实对秦川的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深有同感。

    但在她看来,秦川的做法却是错的,拯救百姓,不纳税又搜刮民脂民膏的佛门肯将修寺庙金身的钱,换作粮食,施粥百姓,不知道可以救多少人,而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又哪需要她们慈航静斋去选什么明君啊,说到底只是背后的势力需求罢了!

    秦川又或者说师妃暄,终究是生在佛门,身有所累,一开始的心本来是好的,但时间长了,一些东西还是变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