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汇聚
    长安,大大小小的客栈之中,这几日可以说是夜夜爆满,五湖四海凡是有点实力的都汇聚在这座千年古城里,就算是正魔两道大战都没有这般的盛会,但如今有了,只因为一册江湖武林榜!

    在长安扩建了数次,变成了如今最大的客栈武功楼中,江湖豪雄,绿林高手议论纷纷,完全将一楼讲评书的老头忽略。

    “江湖武林榜一出,这个江湖还真是热闹了不少啊!”

    “的确,如今距离发书的时间已经有一个月了,比武之日就在今天的午夜子时,不知钱兄能否在榜上占到一个名次!”

    在武功楼二楼议论的两人,一人高大壮硕,穿着短背衫,将一身肌肉全部露了出来,菱角分明,可见硬功练到了一个层次。

    而另一人则恰恰相反,圆滚滚的胖脸与肚子,笑起来跟个弥勒佛似的,手中把玩着两枚铁胆,转的极快,仿佛化为了一圈银环,响起了哗哗的声音,但铁球却偏偏不从手心中飞出,可见其实力不低!

    “曹兄这是笑话小弟了,吾这点雕虫小技也就在南方称王称霸,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就不值一提了……更何况这一个月里出手的宗师就有三人,还不是武林榜(简称)提到的那二十位,真不知子时那长安之巅又会出现何等的高手!”

    钱胖子首次收了脸上的笑容,悠悠一叹,他的实力其实已经不错了,先天小成,打遍一城无敌手,再得到武林榜后,自觉能占一个名次,便不远千里的跑到了长安,也是到了这里后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武者血气旺盛,就是钱胖子也不例外,先后出手八次,前七次运气好,都是后天,轻松击败,但第八次却遇到了先天,还是先天大成,功力的差距,一番苦战后,钱胖子最终还是被被击败了。

    当然那先天大成打败了钱胖子后,也没好到哪里去,猖狂了几天后,就撞上了位宗师,被三招打死,尸体现在还在城外乱葬岗躺着呢!

    也因为如此,钱胖子现在就低调了很多,没有离去,而是在长安结识了几个与自己差不多层次的武者,每天吹吹牛,扯扯蛋,虽然知道自己争不过那些宗师,但江湖这千年来难得一遇的盛事又怎么肯放弃!

    而在不远处的另一桌坐了三人,一男两人,女的貌美男的丑陋,不过丑陋的男子却带着一种特殊的气质,明明扭曲的五官却异常的和谐,不会给人突兀感。

    “师尊!”

    “嗯,我交代的事怎么样了?”

    在左手边的女子低声恭敬道,男子含笑点头,如女子一般的无暇手指中桌上轻点,之后出声问道。

    男子说完,被问女子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羞愧,不过还是开口答道。

    “让师尊失望了,我已经令那些愚蠢的中原人去闯那栋宅子,不过这么多天过去,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来,现在那些胆小的中原人已经不敢踏入那栋宅子了,要不弟子今晚亲自去试探一番!”

    对此,男子静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直到女子说完,这才摇了摇头。

    “不用了,编写武林榜,还敢将名次排在我之上,自然是有些手段,没必要成为别人的棋子。”

    男子看向窗外那瑰丽的夕阳,眸光深邃悠远,站起身来。

    “而且马上就要入夜了,是龙是虫很快就能得见分晓!”

    “是!”

    同时在长安的某处有一老道在街头漫步,同时抬起了头,看向已经落下了一半的大日,口中嘀咕了两句,之后加快了速度,如缩地成寸般向皇城走去!

    在一间酒肆中,一尊两米往上的蒙古大汉,一口将碗中酒饮尽,摔碎大碗,大步向皇城奔去!

    还有一人背背长刀,双目如星辰……

    有一人烟衣烟袍,两鬓斑白,这一刻都朝着皇城那巅峰之上汇聚而来!

    ……

    ‘踏踏!’

    刘龙一步步走到林欣院落外,无视那地上擦不掉的血色,看向在院中不知何时站起的烟裙少女,黄昏凄美,清风徐徐,吹过少女那长长的秀发,却无法带起一根发丝,仿佛风与少女是身处在两个不同的时空。

    刘龙不禁眨了好几次眼睛,不知如何开口,心中苦笑,自从小姐回来后,只感觉其身上的人气越少,仙气愈浓,简单说就是离天越近,离人越远,若是下一步小姐破空飞升,恐怕他都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小姐您站了一天,不休息一下吗,现在中土、草原、高丽的高手都齐聚在了长安,子时一战,不知会出现多少高手,若是……”

    刘龙深吸了几口气后,目光变得平静中带着一丝关爱,相处这么久了,他与林欣名义上的主仆,但林欣从没有将他当成仆人,而是尊敬为长辈,同样刘龙没有子女,心中也未尝没有将林欣当成自己的子女般看待。

    不过刚说到一半,林欣便转过了身,看他一眼,让他止住了接下来的话语,随后林欣看向了夕阳,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是那么的美丽,仿佛是天山之巅那朵摇拽的雪莲!

    “麻烦刘伯关心,不过这时大家都迫不及待了,若再睡,恐怕就要迟到了……刘伯,以后宅子恐怕要麻烦……算了,我果然还是不喜欢说什么告别的话!”

    离决战的时间愈发接近,林欣仿佛又回到了刚来这个世界与刘龙学武的时候,没有后来战斗时的杀伐果断,说到最后却是苦笑的摇了摇头!

    “小姐……”

    听到林欣如交代遗言的话语,刘龙心中的不安愈浓,想要开口,院中忽然刮起了大风,不禁闭上了双眼,当在睁开时,院中空空如也,老眼流出两行清泪,心头空空的,仿佛永远失去了什么,伸出手似乎想抓住什么,口中喃喃!

    “欣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