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冲突
    一批批的势力逐渐进入这片空地,有魔门的高手,有佛门的和尚,还有一些看不出背景的未知人群,不过往往这些人几乎是最惨的,个个带伤,人数很少,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看来他们都被袭击了,只是不知道谁出的手。”

    寇仲是胆大心细,此时到看的通透,小声和徐子陵跋锋寒说道。

    “现在场上,有宋阀的三位高手,还有突厥人也在,互相牵制下,应该不会对我们这些小角色出手,虽然看上去场面有点紧张,不过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徐子陵认可的点头,同时转头看向跋锋寒。

    “跋锋寒你别冲动,毕玄身为大宗师,实力深不可测,我们这次只是看看,了解其招式,等以后武功大成后再动手也不迟!”

    “我知道....”

    跋锋寒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毕玄,手上青筋鼓起,紧紧握着背上的长剑剑柄,一副随时要出手的模样。

    “我这次不会出手的..”

    他咬牙低声回答。

    两人本来还担心的看着跋锋寒,生怕他压不住心里的骄傲,真的动起手,但见跋锋寒这么听话,两人都有些意外。

    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在抬头看着什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通体发寒,武尊毕玄竟不知什么时候看了过来,再扑面压来的恐怖气势下,三人身体竟不自觉的打起抖来!

    不过这股气势来的快,去的也快,毕玄转过头,低声与自己的手下说了什么,之后不再看向这边,没多久,那个高大的突厥手下看向这边带上了杀意!

    “看了毕玄是要叫自己手下来对付我们了,真是被小看了啊!”

    寇仲小声的嘀咕道。

    对此,没了毕玄的压力,跋锋寒也恢复了平静,只是冷冷说道。

    “我会先杀了他,再挑战毕玄的。”

    就在这时,一位两鬓斑白的男子漫步走进这块区域,在环视一圈后,目光顿时定格在天刀宋缺的身上。

    “宋兄,好久不见。”

    “石之轩,你也是为了争夺第一的排位?”

    宋缺面色平静的问道,不过坐了数十年阀主位置积累下来的威严,看上去到有点不怒自威的意思。

    “武林榜中定的时间是今夜子时,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

    石之轩微微一笑,随口回答,看不出心中所想。

    “不早了,这栋宫殿上方也就够两个人交手,我看还是现在下面杀到最后两人的好。”

    毕玄身形高大,双目将全场景象尽收眼底,此时插话说道。

    “石之轩,你们中土魔门这次也要插上一脚吗?”

    “突厥人,武尊毕玄吗?你应该庆幸我在等一个人,否则你现在已经成为尸体了。”

    石之轩看向毕玄的高大身材,语气低沉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看。”

    毕玄不屑的冷笑一声。

    形势越发复杂了,邪王石之轩,武尊毕玄,天刀宋缺,还有在角落不张扬的奕剑傅采林,这四人都是当之无愧的绝顶强者,任何一个都有着完灭其他人的力量。

    一些势力,散人宗师,看形势不对,已经悄悄开始撤退了。

    寇仲等人也悄悄退后一段距离,以免被涉及注意到。

    远远望着天刀宋缺和武尊毕玄,还有石之轩三位顶尖高手,在相互交谈了一阵,气氛似乎有些凝重了起来。

    就在这时,武尊毕玄与邪王石之轩同时出手。

    ‘轰!’

    一道拳掌的碰撞声,毕玄、石之轩瞬间纠缠在了一起。

    一时间拳掌碰撞声,劲风呼啸声,地砖炸裂声,各种声响混杂在一起,两人出手之快,仿佛化为了红光烟影,不时有血水飞溅而出。

    毕玄自创的炎阳**,展开拳劲进袭敌人时,全不带起半点拳风气劲呼啸,但四周空间却灼热沸腾,而遭到拳劲锁定对手仿若身陷干旱的沙漠,随着拳法持续推进,热度会不断攀升。

    更奇妙的是毕玄的炎阳奇功已可随心收发,剧斗中忽然完全收敛炎阳真气,使对手难以招架,有如抽干四周空气,以毕玄为中心的无形气场,可以模拟出种种影响敌人的气流,搭配精奇手法克敌致胜。

    而石之轩更是不用说,自创不死印法,利用阴阳相生,物极必反的原理,通过真气的快速生死转换以致几乎源源不绝而且不会有回不过气的现象,能够随意在生死二气之间转变切换。

    再加上幻魔身法,不死七幻等神功,只要不能一下打死他,石之轩就能如永动机般的生生磨死对手。

    也正因为如此,石之轩虽然功力弱了些,但借此,倒是和毕玄打的难分难解。

    周围的势力也都纷纷后撤,大宗师交手余波,恐怖至极,若是被余波给弄死了,那就真的亏大了。

    场中,石之轩的身形不断变化,和武尊毕玄疯狂的纠缠激斗在一起,毕玄的双臂在碰撞中燃起火焰,将四周一片照的通明。

    “给老夫去死!!!”

    毕玄仰天长啸。

    ‘踏踏!’

    一旁静立的宋缺双眼微眯,踏出两步准备帮忙,不过同时在角落呆着的傅采林忽然走了出来,持剑站在了宋缺与交战两人的中间,如老好人,笑着开口。

    “宋兄,比武之时插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我们还是在这看着吧。”

    对此,宋缺冷漠的扫了他一眼,右手不由的摸上了背上长刀,不过终究没有出窍。

    看向交手的两人那边,随着毕玄的长啸,似乎开启类似林欣爆炸、毁灭的秘法,速度居然一下暴增了一大截。

    “想杀我,就凭你还不够!!”

    石之轩同样高呼,双手结出佛家的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真气暴涨,一掌向毕玄轰杀了过去。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随着主要势力的混乱,宋缺又有傅采林牵制,也没有了威慑其他人的力量,一些相互有仇的高手势力也开始纷纷行动,趁机偷袭。

    寇仲等人一退再退,忽然一把飞旋的弯刀呼啸着切向他们。

    “快躲开!”

    跋锋寒挥剑斩向弯刀。

    ‘铛!’

    弯刀被一分为二,化成两截扎进他们后方的石砖上。

    但同时间,毕玄手下的突厥人还有依附石之轩的魔门高手也边打边移动过来,将众人分成两边。

    寇仲和徐子陵一起,跋锋寒一人,分别被隔开成两部分。

    一片嘈杂声中,寇仲努力想要朝跋锋寒方向望去。

    但中间隔着七八人正在拼杀。刚刚抬头,一块飞刀便咻的一声从他头顶划过。

    耳朵里全是武器的碰撞和人们的怒吼,衣服翻飞,呼呼的风声。其余什么也听不见。

    徐子陵努力挡住几把飞刀后,迅速被对方当成敌人,直接纳入攻击范围,陷入混战,他和寇仲背对着背,焦急的望着越来越远的跋锋寒。

    “怎么办?!!”

    “我们必须尽量靠过去!否则在这种地方,万一被毕玄手下偷袭,老跋不一定是对手!”

    寇仲咬牙大声道。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被逼得越来越远,彻底看不见跋锋寒的身影了。

    徐子陵尽量让自己头脑冷静下来。

    “一定得想到办法!!一定!”

    他靠着长生诀的绵绵不绝的特性,一时间撑了下来,微微眯起双眼。

    实力差距太大了,这里随意出来的一群人都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看起来混战里打得凶悍,但实际上个个都有保命的方式,只有受伤的,没有直接被杀死的。

    “不对!!”

    徐子陵忽然感觉异样了,周围的人打斗虽然激烈,但似乎走动的方位很是奇妙,刚好就将他们阻隔成两边,而且还有越来越远的趋势。

    “他们是故意的!!”

    他猛然醒悟。

    “仲少!冲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