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失望
    “大哥!!!”

    一声悲愤的怒吼从林欣身后传来。

    林欣面色漠然,急速转身,一掌。

    正面抵上一把闪电般的一剑。

    ‘铛!!!’

    银剑剧烈颤抖着,银剑和手掌相互僵持,面前的地剑宋智面露疯狂之色,浑身真气暴增,明显是使用了什么秘法短时间爆发最强实力。

    林欣正要脱身而出倒退,忽然背后嘭的一下传来巨力,将她抵在原地!

    她微微侧头回望,宁道奇正口咬胡须,面色平静的一掌抵在他背后!

    “结束了。”

    一个平静的声音忽然从上空传来。

    林欣猛然仰头,瞳孔一缩,上空头顶居然急速落下一个高丽服饰的人影。

    是傅采林!!

    他手持弈剑直刺下来,这是拼命一博,一身恐怖真气这一刻在剑尖凝成一点烟光。

    就是这一点烟光,给林欣一种极其危险的恐怖感觉。

    这一剑能破她防!!

    “死吧!”

    林欣扬起的面孔已经能够感觉到奕剑剑尖的一点真气刺破自己的额头眉心。

    忽然她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张口一吐。

    ‘铛!!’

    一道白气冲天而起,击打在奕剑剑剑身中间处,剑身应声而断,剑尖从侧面弹飞出去,穿过正面地剑宋智的额头,嗤的一声扎进一尊石狮上,带出一串鲜红的血花。

    傅采林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炼神反虚难道真就这般恐怖,吐口气就能崩断他长剑不成!

    不过又回想到他将真气全部集中在剑尖力求一击必杀的情景,剑身刚好是是最薄弱的地方,或许宗师、大宗师难以抓住这个瞬间,崩断他的长剑,但对方毕竟是几百年一出的炼神反虚、无上大宗师啊,也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心中划过这个念头,嘴角划过一丝苦笑,同时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随着重力往下坠落。

    “天罡!!”

    林欣低吼一声,浑身轰然出现如同实质的无形气流,身后的宁道奇直接被震退十多步。

    ‘撕拉!!’

    傅采林的身体直接被林欣双手撕碎,散落在烟色的地砖上,连块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全部被狂暴的罡风撕成血肉碎末。

    一瞬间,全场所有人停下了动作。就连与赵德言争锋的三个主角,看着地上布满的血肉骨渣,都感觉有些反胃,再看林欣的视线也像是重新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我还以为我们不断练功已经接近她了。”

    寇仲咬着嘴唇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这就是大宗师以上的境界?太夸张了!”

    跋锋寒则是彻底说不出话来,只是握着剑柄的手骨节发白。

    “父亲!!叔叔!”

    宋阀来的最后一人宋师道,扑向宋缺、宋智的尸体哭泣,不过他没有冲上来报仇,而是带着两人的尸体开始的退后,后撤。

    宁道奇背抵石狮,平静的望着林欣,眼里恍然多了一丝垂暮,他望了一眼周围的所有人。

    刚刚冲过来的突厥高手与佛门宗师,此时也停住脚步站在原地,不敢再过来。

    其余的所有高手,全部都在刚才那一瞬间被彻底干掉,天刀宋缺和另外地剑宋智,还有武尊毕玄,邪王石之轩、奕剑傅采林,五人的死,仅仅只是换来林欣眉心处的一点点细小伤痕。

    “我原以为你只是刚刚进入这个境界,不能稳固,看来是我错了。”

    他忽然重重舒了口气。

    “江湖武林榜的排名我尊你为第一如何?已经没必要再争斗了。”

    “为什么?”

    不过林欣看着他,眼眸中却划过了一丝极点的失望,为什么,为什么,明明都五位大宗师联手都不能助她踏出那一步吗,是五个大宗师太弱,还是她太强了,甚至从头到尾,让她连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都没有。

    回想起黄易后续作品中,无上大宗师令东来在血手历工背后留字,历工一无所觉,接近破碎境界的庞斑对阵顶尖高手厉若海,也是在心灵出现破绽的情况下才受的伤,而厉若海则直接死了,可见这个境界,以达到了质变,非同级可伤,甚至五人联手能在林欣额头留下伤痕已经是奇迹了!

    “若是无法破碎虚空,我弄出江湖武林榜又有何意义,得到天下第一又有何意义。”

    林欣收回目光,望向天空,忽然开口,让宁道奇一惊,随即便是沉默,同时也知道自己为何与对方会有那么大的差距,在自己还沉浸在中原第一高手的美梦中,对方却已经着眼破碎虚空了,还付诸了行动,这样的林欣,他又怎么可能比得了!比得过!

    ‘如今借助高手的压力破碎失败了,现在也只能指望灵魂再次进步,提升体魄,踏入那个境界,又或者活到惊雁宫的开启,毕竟看过战神图录的基本都破碎了!’

    林欣环视了一圈死的死,伤的伤的高手,一时间也有些意志兴阑,知道自己的这次计划失败了。

    虽然她还有备选方案,不过两个方案都有太多的不确定性,第一她来到这世界这么久,灵魂也就提升了一次,还是莫名其妙的,自己都不知道规律,而第二惊雁宫的开启最近的一次,也是传鹰的时代,起码有百年时间,她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是个问题呢!

    就在林欣捡起地上的烟裙,准备离去的时候,在道路尽头处一道小老头的身影出现在了林欣的眼中,让她的动作一顿!

    “是你!”

    “是我……半年不见,你的心比当初要强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