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
    这时古老板发话了。

    “诸位,既然已经见识了我这件宝贝的奇异,那是不是该出价了。”

    他这话一出,那位颜老板迫不及待道。

    “我出十万!”

    “我出两十万!”

    “我出两十五万。”

    在座除了寸头、雷老、古老板和李克之外,还有三四个本市老板,都是一等一的大富豪,在这个时代,都是身价数十万甚至过百万,丝毫不比后世的亿万富翁差。

    如今见到传说中的国宝,那真恨不得用全部身家换下来。

    当然他们的竞价也还是克制的,国宝虽好,但终究比不上产业,所以价格到两十五万之后,就只一万一万的往上涨。

    古老板此时笑的眼都被肥肉挤没了。

    寸头看到大家你挣我夺,心中万分挣扎,他既眼馋国宝,但又被林欣告知不需要,真是左右为难。

    “慢着!”

    此时李克竟然跳出来打断了竞拍。

    只见他一手指着林欣道。

    “两位师傅都已经露过一手了,只有我们这位女大师还一言不发。”

    “要不,我们等女大师高论之后,再决定这国宝的真假如何?”

    他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刘大师都已经把皇朝气运显露出来了,大家也见识过国宝的神异,确实是非同凡品。

    结果现在却让一个小丫头来评定国宝真假,岂不贻笑大方?

    这时大家的目光都古怪的看着林欣和寸头,知道李克这一手是为了落寸头面子。

    寸头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哎,这闹的。”

    雷老摇头轻叹,寸头毕竟和自己是一个市的人,被外人落了面子,他自己脸上也不好看,正想出声调解的时候,李克却不愿意放手。

    只见他拍着大腿笑道。

    “在香港也有不少奇人异士是女士?我看这位姑娘就是高人嘛。”

    “女大师,你别听他们瞎说,尽管鉴定,咱们看你的手段!”

    他一边说着,脸上还压抑不住的嘲讽,旁边的市内富豪更是又气又笑。

    这次寸头不止自己丢脸,让c市上层圈也跟着脸上无光。

    心说你就是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头都好啊,找个小姑娘干什么。

    面对着众人的轻视和嘲笑,此时的林欣却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克。

    “你确信让我鉴定这国宝真假?”

    “怎么,你还真敢看不成?”

    李克笑容一收,皱眉盯着林欣。

    他只是拿这个小丫头当引子打寸头的脸而已。

    在座都是市里乃至省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有林欣说话的份?没想到这小丫头丝毫没觉悟,竟然敢自己跳出来。

    “刘大师,您看呢?”

    李克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转头低声询问银发老者。

    刘大师闻言,眯眼扫了下林欣,不屑的摇摇头。

    “一个小姑娘懂得什么,老夫吃的盐比她吃的饭还多,便是国宝摆她面前都认不出。”

    这时林欣已主动站起身,背负双手踱步道。

    “和氏璧,最早见于《韩非子》、《新序》等书,传为琢玉能手卞和在荆山发现,初不为人知,后由文王常识,琢磨成器,命名为和氏璧,方成为传世之宝,春秋战国之际,几经流落,最后归秦,由秦始皇制成玉玺。秦灭后,此玉玺归于汉刘邦。入唐后不知所终,后世所称之传国玉玺被传即为秦始皇改造和氏璧而成。”

    林欣背诵了一段关于关于和氏璧的描述,这段话后世人人能从百度得知,但这时候,除非学识渊博之人,或者从事这一方面,恐怕听都没听过。

    “咦?有点门道啊。”

    刘大师此时终于张开双眼,正视林欣。

    其他人见林欣说的头头是道,不由互相对视,暗暗心惊,这小丫头真是高人不成?

    “这么说,这件宝物是真的了?”

    颜老板急不可耐。

    “怎么可能,《晋书·舆服志》、唐徐令信《玉玺谱》等都记载了“色绿如蓝,温润而泽“,指明和氏璧是用蓝田玉制成,而不是什么和田玉。”

    林欣忽然转过头来看向李克等人。

    “可是那金光怎么说,这大家可都看到了啊?”

    另一个经营酒业的龙头赶紧问道,瞬间引起了众人的共鸣,坐在首座的雷老也点了点头。

    “这个嘛……”

    林欣顿了顿,之后伸手对着桌上的‘和氏玉’就是一拍,瞬间和氏玉咔嚓一下裂开,里头竟然中空,从中滚出一个小塑料球,林欣拿起塑料小球,再次开口。

    “在两千多年前的古代总不会有塑料球这种东西,而这个恐怕也就是咱们刘大师让和氏玉放出金光的道具了吧。”

    不论是林欣一掌拍碎和氏玉,还是后面的言语,都让全场皆惊!

    大家仔细看去,看着林欣手上的塑料球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两千多年前的古代当然不可能有塑料球这东西。

    “丫头,你怎敢…”

    刘大师看着和氏玉被拍碎,便面色一变,当听完林欣的话,眼睛猛地一瞪,拍案而起。

    他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大师风范了,死死的瞪着林欣,心中无比悔恨。

    竟然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懂得这些,否则发展落后的大陆人哪能看出这里面的奥妙?真是白白花了大价钱买通那吴师傅,最后竟然会闹出这种结果。

    “李先生,古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雷老皱眉道。

    李克脸色微变,而肥嘟嘟的古老板早满头大汗,急切之间,哪能编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众人也看出了不对,都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三人。

    “这还用说吗?自然是这位李先生、刘大师还有古老板三人一起做了套,恐怕吴师傅也参与了进去,想要骗你们这群有钱无脑的富豪上钩啊。”

    林欣冷笑。

    她之前就感觉不对劲,那吴师傅好歹也是有鉴定几十年的经验,见识不凡,又研究了足足一个小时,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个秘密?

    结果他不但不说出真相,反而助长刘大师的气势,让大家更加相信和氏璧一定是真品。

    再看到李克和古老板无声的眼神交流,林欣才恍然过来。

    感情这四人是一伙的啊。

    他们做这个套,拿件精心制作的假和氏璧来哄骗市里富豪,想大捞一笔走吧。

    “李克,真是这样?”

    林欣话音刚落,雷老就啪地站起身来,怒目而视道。

    市里众富豪这时也都反应过来,察觉其中的不对,顿时看四人的眼神就变了。

    古老板冷汗直冒,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吴师傅脸色不停变换,李克也脸色难看,不由转头望向刘大师。

    此时刘大师已恨的睚眦欲裂,死死盯着林欣。

    自己辛辛苦苦布的局竟然被这小丫头片子给揭穿了?本来凭这件假和氏璧,至少能从c市卷走五十万以上,结果被林欣一言毁去,他怎能不恨。

    “小丫头,你竟然敢拆老夫的台?”

    刘大师从牙缝中挤出话来,身上竟然传出哗哗的水流声,那是气血涌动的声音。

    “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

    林欣丝毫不惧,还饶有兴趣看着刘大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