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武馆
    对于刘大师的的话,林欣不置可否,也没有解释。

    此时那刘大师望向林欣的眼神,就如同兔子见到猛虎。

    当见到林欣抬手,瞳孔一缩,再也不顾武道通神、大师风范,吓得连滚带爬,跪趴在地上,不住磕头。

    “前辈饶命,弟子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刘大师算是被林欣这一击打得肝胆俱裂,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没死就是他化劲修为强大了,哪还有半点反抗之力,只有不停的磕头求饶。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林欣目光如炬,踏前一步。

    “我破你招式,你服否?”

    “服,服,服,我服!”

    刘大师颤声连连。

    林欣再进一步,喝道。

    “我伤你脏腑,坏你功夫,你服否?”

    “服,服,服,当然服。”

    刘大师捣头如蒜。

    林欣口绽春雷,当头怒喝。

    “我砸你生意,败你名声,让你跪地求饶,你服否?”

    “弟子心服口服,心服口服。”

    刘大师头都磕出血,凄凉哀叫。

    “既然心服口服,那就暂且饶你一命。”

    “将你师门打法秘籍拿出来,就滚吧!以后若让我知道你再踏入市里半步,必取你性命。”

    林欣放下手掌,俯瞰跪地的刘大师,就如同看着蝼蚁一般。

    “……这!”

    “嗯?”

    “是!是!是!”

    刘大师稍稍犹豫,但在林欣的嗯声中连忙从裤兜中抽出一本白布缠绕的古籍,放到了林欣的身前,连头都不敢抬,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其他人,连滚带爬就逃窜而去。

    林欣背负双手,看向李克和古老板等人。

    李克纵然是叱咤香港十余年的枭雄人物,此时在她平淡的目光下,也背脊发凉,两腿颤颤。

    刘大师是何等人物,武道化劲,可以动如雷霆,凌空杀人,在香港那边有偌大名声。

    但这样的存在,在林欣面前,也被打的一败涂地,跪地求饶,不敢有丝毫反抗。

    他李克只是个普通人,哪敢与这等神仙人物抗衡。

    “林姑娘......林大师,现代社会,杀人是是犯法的。”

    他脸色雪白,双手支撑身体,勉力道。

    “你刚才对我呼来喝去,现在怎么没那威风了?”

    林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李克被他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中发颤。

    “林大师,求你饶我一命,你要什么,我都给。”

    李克低头俯首道。

    其他的市里富豪们见到刚刚还趾高气昂,和他们平起平坐的李克,此时却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低眉俯首,哀声求饶,心情一时五味杂陈。

    一开始大家见到林欣,压根没放在眼中,在发现是寸头不知道从哪拉来的掌眼师傅,更是把她当做笑话一样看待。

    结果现在林欣掌御罡风,败刘大师、斥李克,傲绝当场,定人生死,在场诸人却没一个敢说出半个字反对。

    任他们过百万身家、偌大权势,在林欣面前仿佛也没有半点可恃。

    “这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雷老双手抓着太师椅,心中震撼。

    哪怕是他曾见过的省部级大佬,美英来的大富豪,也没有林欣现在一半的风采。

    那种睥睨天下、傲视一切的气魄,恐怕只有真正掌控强大力量的人才会具备,金钱、权势终究都是外物,在关键时刻就不可依靠了。

    寸头此时一双虎眼圆瞪,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当年认的师傅,仿佛又重新认识了一遍。

    一分钟前,刘大师还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林欣只坐在那等死,现在刘大师却跪地求饶、狼狈逃窜,香港大佬李克更是低头认错,不敢辩驳。

    林欣一人傲立,压得满厅富豪俯首。

    ‘每当我以为看穿师傅了,却没想到师傅又一次刷新了我心中的上限,真不知道师傅武功到底到了何等鬼神莫测的程度!’

    林欣自然不知寸头心中的震惊,反而转头问古老板道。

    “你们刚才拍卖那个和氏玉,最高价格是多少?”

    古老板嘴唇直哆嗦,说不出话来。到是那个开了几家厂房的颜老板壮着胆子道。

    “林大师,刚才李老板报的最高价是四十五万!”

    “四十五万吗?”

    林欣弹了弹手指,望向李克。

    “既然这样,我也不涨价,你就用这四十五万买你一命如何?”

    李克闻言,脸上闪过一丝肉痛。

    他哪怕身价数百万,但那大部分都是不动产,很多还有银行的贷款,四十五万哪怕是他一时拿出来,也要伤筋动骨。

    但此时他哪敢再吐出半个不字?

    他可不想挨林欣一拳,试试自己是不是也能抗住一拳不死。

    “是!是!四十五万就四十五万,我给。”

    李克一边说着,一边心中滴血。

    “三天之内,我要这四十五万摆在我面前。否则的话.....”

    林欣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李克要是敢不给钱,让林欣登门要债,那时恐怕就不止钱的事情,而是命的问题。

    林欣虽然言语平淡,但李克哪敢无视他的威胁,连连点头保证,恨不得当场写血书。

    “好了,你可以滚了。”

    林欣不耐烦的摆摆手,就像打发一只苍蝇一样。

    李克和古老板等人如逢大赦,哪还敢有半刻停留,撒腿就跑。

    寸头看着李克离去的方向,微微迟疑了一下。

    之后走到林欣的身后,低声问道。

    “师傅,您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说到这,寸头顿了顿,再次开口。

    “李克、古老板他们还好说。但那个姓刘的功夫通神,跺脚震地,出声成雷,万一生出报仇的念头恐怕是场大麻烦啊。”

    面对寸头的提醒,林欣淡淡开口。

    “无妨,接了我一拳,他五脏皆伤,以后就算能养好,也不可能恢复今日的实力了。”

    “不过…”

    说到这,林欣到顿了顿,弯腰捡起地上的打法秘籍,稍微翻看了一会,再次开口。

    “你说的也有道理,他就算不是我的对手,也说不定会找你们的麻烦,刚好我也暑假了,有几个月的时间,到时我会在城西开一间武馆,你可以将帮中少年送进来,我会统一教导,最多三年时间,足以培养出几个与之对抗之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