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夜晚
    林欣和林雪提着行李包朝着自己的车厢走去,火车上很空旷,没有什么挤挤攘攘的情况,空调开着有些发冷。

    冷气一股股的淡淡的油烟味,在车厢飘荡。

    两人迅速按照车票找到自己的位置,是一个跟大学宿舍一样的上下床铺,一个隔间有四个床铺,一边空着的是她们的位置,而对面则是坐着一对父子。

    将行礼放到对面的行李架上,回头便发现林雪已经抢先在下方的床铺上躺了下来。

    “林欣你睡上面吧!”

    “我好困,就先睡了,晚安啦!”

    说完,林雪就闭上了眼睛一副睡着了的模样,让林欣不知道这货之前在车上一副没睡觉的骄傲模样怎么来的了。

    “小姑娘,就你们两人坐火车,很勇敢啊。”

    座位对面是一对父子,看样子是父亲送儿子出上大学,儿子十七八岁的样子,似乎很怕生,看了林欣一眼,又很快的低下了头,父亲则是一身烟红工作服,不知道是什么工种,头发有些花白,看上去挺和善。

    他冲林欣笑了笑,或许是旅途漫漫,想认识一下。

    “我这是送儿子去京都上大学,你们呢。”

    “一样,或许能和您儿子上同一所学校呢。”

    林欣友好的回以微笑。

    当然这也就随口一说,毕竟京都学校那么多,能轮到同一所学校那几率是有多小啊,不过在车上睡了一小会,暂时不想困,便和这位自来熟的大叔扯起了。

    “嗯!你们都是从c市来的……”

    对面的父亲或许也想到了这点,便扯开话题,问起林欣所在城市,又说下自己城市距离有多远,其中有什么特产,或者名胜古迹。

    林欣倒是侃侃而谈。

    这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那父亲旁边的少年,早就听着直打哈欠,往后面一趟便睡过去了。

    见此,那父亲转身将被子盖上,林欣也不禁升起了一丝睡意,看了眼睡得香甜的林雪,直接顺着爬梯,上了上面的床铺,将被子一铺,便躺在了床上。

    但一时又睡不着,无聊时,她也在想半年前发生的事,当时王超与赵均之间的冲突,她完全可以一举压下,或者更霸道的从一开始就将其收为弟子,但为什么都没有这么做呢,或许一方面有钓唐紫尘现身的举动,令一方面也不打算破坏王超踏足巅峰的机缘吧。

    而且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身为主角,搅动四方风云,如砸入水的石头,若真有穿越者在这个世界,一定会在王超的搅动下露出马脚。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关他的事,她现在要做的,是上大学,然后在外面收集更多的带潜能的古董,和god口中的天外传承。

    说起来c市蕴含潜能的古董差不多都被她吸收干净了,在她的示意中,铁砂帮也开始向着周边城市发展。

    原本就拥有金刚劲可以提升一倍实力的他们,在加上上百明劲,和匹敌化劲、抱丹的弟子,就是出了什么问题也能直接镇压下去。

    或许她下次再回到c市时,能看到翻天覆地的变化吧。

    这么想着,林欣也开始进入睡梦之中。

    深夜三四点,火车的空调没有关闭,虽然是夏天,但这时也不禁感受到一股深深寒意,盖着被子的林雪不禁打了个抖索,就直接被冷醒了。

    林雪睁开眼看着昏暗的车厢,双手搓了搓手臂,不过没有什么卵用,甚至因为冷气透过缝隙传进来,只感觉更冷了。

    “好冷啊!≥﹏≤”

    就这样在冷气中磨了半个小时,摩擦生热,抱成一团都试过了,不过效果不大,最后经过激烈的思想挣扎,林雪终于放弃了硬抗的想法,看着上面的床铺,拉开被子,开始顺着梯子爬上了上去。

    借着一丝灯光,看清了妹妹美丽的睡颜,开口赞叹一下,接着便开始熟练的向被子里钻进去了。

    “姐姐这么冷,你不会见死不救吧!放心,等暖和了,我就下去了。”

    林欣感受着搂上自己的娇躯,还有一对不大不小的欧派挤压在手臂上,小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异样,其实在林雪爬上来的时候,她就醒了,眼眸微微睁开一丝缝隙,看着因为暖和,眉头渐渐舒展开的林雪也没有说什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对于夜袭什么的,她只想说都是浮云,不过有时候她也不禁在想,她们姐妹的身份是不是搞错了啊,怎么总感觉她更像姐姐呢。

    时间也很快过去,八个小时一晃而过,林欣醒来后半坐在卧铺上,看着躺在大腿上做着美梦的林雪。

    其实从这个角度看,林雪还是很漂亮的,肤白貌美,虽然偶尔有些傲娇,但丝毫不影响身为女神的模样,若放到第一世,被女神睡在腿上,肯定都手无足措了,但她现在为什么没有感觉呢,首先她喜欢女生的性取向是绝对没问题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哥哥永远不可能对妹妹产生冲动吗?

    想着不靠谱的东西,林欣也转头看向窗外,京都的站台也终于到了。

    将林雪叫醒,林欣朝着对面早早起来的两人友善的笑了笑,再从对面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大提包,林欣也一路顺利的抵达京都。

    凌晨时分。

    走下火车,外面一阵清冷的空气迎面扑来。

    车站空空荡荡,只有才下车的旅客稀稀疏疏的提着行李走向地下通道,远处隐约还能听到另外火车的呜呜声。

    林欣哈了口气,看到嘴里喷出一股清晰的白雾。

    看林雪在后面一副睡眼朦胧的模样是指望不上了,她拎着两人的大提包从容朝地下通道走去。

    地面上雪白的水泥地,墙壁上亮着灯光的广告牌,温柔正在播报停靠车次的女声。

    林欣带着林雪提着包慢慢走动着,顺着人流,出了检票口,外面熙熙攘攘的等了一些接车的人,还有很多烟车和拉客住小旅馆的妇女。

    一个个如同清晨觅食的狼,眼睛敏锐而精准的瞄住每一个出站没有人接的旅客。

    林欣和林雪刚走出去,就迎面涌来三四个中年男女。

    “姑娘住宿吗?”

    “坐车不?”

    “很近的,坐我的好。”

    正当林欣考虑要不要坐车的时候,林雪显然更有经验,已经清醒了几分的她推开几人,拉着林欣朝着专门上出租车的地方走去,跟上围栏围住的排队队伍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