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紧迫
    “玄君,你怎么了?”

    日本一间寻常庭院的樱花树下,摆着一盘围墙,穿着粉色和服的可爱少女自己一子落下后,发现对面的少年久久不动,不禁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件旧事。”

    被称作玄君的少年笑了笑,之后一字落下,直接屠了少女的大龙,为这一局定下了胜负。

    “玄君撒谎,原来是想屠我大龙,竟然骗樱说什么旧事。”

    少女手中捏着棋子,先是愣了愣,最终放下,有些气恼,又有些惊讶,不过合在一起,却更显出少女的可爱之处。

    见此,少年温柔的笑了笑,伸手抚摸了少女的头顶,樱子则是满面通红,至于棋局的事,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樱这么可爱,我怎么会骗樱呢?”

    少年的动作加上话语,让少女的小脸红的和柿子一般,心头小鹿乱转,再也忍不住的站了起来,告退一声,向着屋外跑去。

    “玄君,我想起了家里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下次再来找玄君下棋。”

    看着慌慌张张跑出去的樱,少年也没有去追,而是默默收起棋子的同时,也口中喃呢。

    “信仰身崩毁了!是她留下的后手吗?不过十八年过去,终于找到你的痕迹了。”

    话语落下,少年眼中也出现了幻境中与帝尊同样的金色瞳孔,无数透明丝线浮现在了虚空中,其中有一条就通向了林欣所在的位置。

    少年顺着这条丝线看去,跨过大洋,在到达华夏时便嘎然而止,仿佛冥冥中有人用无上伟力斩断。

    但少年也不以为意,双手结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手印,丝线断裂处,开始生出无数金色光点,为丝线接续起来……

    回到一刻钟前,幻境空间之中。

    “许倾城!”

    一掌之下,帝尊那巨大的身体开始崩灭,但双眸依旧冰冷无情,只是紧盯着那渺小但光辉却要笼罩整个宇宙的女子,只是在身陨的那刻吐出了三个字后,身体彻底崩散为灰灰,消失在了这片宇宙之中。

    要不是那漫天光点和负手立在她身前的绝世女子,林欣还以为这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幻觉呢。

    转身,女子依旧如当年一样面容模糊,看不清真颜,没有说话,没有言语,她静静的看着林欣,女子的身形同样在崩溃,似乎刚刚的那一掌便耗尽她的所有力量了。

    “请问你是……”

    女子不说话,眼见女子就要消失了,林欣自然忍不住开口,不说能不能拉进关系,好歹告诉她帝尊还有没有暗手了,若是再来一次,她可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活下来啊。

    不过最终女子都没有开口,而是缓缓抬手对着林欣一指,宇宙破碎,万事万物都陷入了极致的混乱,上下颠倒,林欣眼前一烟,当再睁开时,便发现自己宿舍中的天花板,还有不远处刻苦奋斗着的吴蓉,揉了揉自己晕乎乎的脑袋,不禁苦笑道。

    “现在的大佬怎么都喜欢玩一指禅啊!”

    ‘重狱体(???)’

    回过神来,看向虚拟面板上重狱体后面已经化为的一堆问号,林欣仔细检查了一遍后发现重狱体小成的效果还在,但并没有进一步的提升,也就是说她的十点潜能是打水漂了。

    不过既然没事,总归是不幸中的大幸。

    林欣正准备下床找个地方试试重狱体的效果时,眼睛一瞄,下床的动作一顿,四大基础属性的图标竟然亮了。

    力量,体质,敏捷,平衡可以再次加点,也就是说灵魂的极限打破了吗?!

    想到这,林欣念头一动,潜能减少,力量开始提升,七点,八点,增长了两点,这才停了下来,数字重新变得灰暗,从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力量感,让她知道不是幻觉。

    记得上个世界,是在一路血战,一直到大决战的前夕才提升的,而这次又是什么?是来自于帝尊的刺激?又或者是那神秘女子的临别一指做到的。

    不过仔细想想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涌读道藏,研究佛经,不说此世道藏尽阅,但每本都至少读了千百遍,其意自明,也都有了自己的理解,她就算哪天吃不起饭了,跑去道教佛教协会弄个大师的职称估摸着都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这只是开玩笑的言语,但总结来说,就是十数年的积累于此刻一朝爆发,这么想来,倒也是在理解之中了。

    “帝尊!找到他,杀了他!”

    走出宿舍,漫步在学校诺大的操场上,稍稍适应了下自己增长的力量后,一路沉思后,林欣怀着杀意的说道。

    传播秘籍必然要依凭现世的身体,其实在虚空通道中,帝尊就展示过自己一丝神念化身魔道祖师传下天魔策的场景,她不得不怀疑帝尊再一次这么做了。

    虽然不知道帝尊为什么非要杀她,但不趁着自己实力提升,幻境又被打爆,短时间无法凝聚的机会,任凭帝尊发展下去,她可不敢赌这个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妖到底有着怎样的底牌手段,在这个无魔世界又能发挥出多少来。

    “先要收回所有的天外传承,不能让这东西继续传播了。”

    “接着提前举办龙蛇中的武道大会,试试看能否将帝尊吸引过来。”

    地球这么大,帝尊不知道她在哪,她同样不知道帝尊的位置,但坐以待毙可不是她的风格,更何况,她在离开幻境空间后,心头总有种紧迫感,似乎留给她的悠闲时光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