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习惯性装逼
    华兴商会是香港,台湾两地,一群通过海洋发财的商人在六十七年代,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成立的一个商业团体,发展到后来,渐渐壮大,烟白两道通吃。为了和陈氏集团抢夺马六甲海峡到越南,泰国,缅甸,马来西亚一带的远洋运输业务,不知道火拼过多少次了。

    “赌是可以,但是如今陈氏集团,还是我家叔公老爷子做主,还得禀报他,让他点头同意才能进行。如果老爷子不同意,我哥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待申会长的人马在海上见了。”

    陈彬冷冷回答,显然是因为两方在海上火拼过多次,对华兴会并没有好脸色。

    “嘿嘿,嘿嘿。”

    看着陈彬,副会长申洪笑了两下,小眼睛闪烁瘾邪的光一闪而过。

    “听说最近你们陈氏集团很不妙,老爷子重病,都在分财夺产的。只怕你们兄妹到时候又被赶出家门,不过我们华兴会的门,倒是可以向你们兄妹敞开的。”

    “这个就不用申会长操心了,我只希望,你这次不会又像上次,输掉二十亿,最后华兴会解散。流落南洋,那可是走投无路啊。”

    陈彬还以尖牙利齿。

    “哼!”

    突然,那个虎背熊腰,身材高大威猛,虬须怒张的男子一步踏上前来。这一踏,整个地面都似乎哆嗦了一下。

    大厅两侧堆积得老高的水晶杯红酒一阵乱跳,哗啦啦如雪崩,一起滚下地来,摔得粉碎。

    砰砰砰,砰砰砰!红酒,碎水晶杯,溅落得到处都是。

    这一下,引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边望了过来,本来华兴会进来,只是一个小插曲,根本影响不到大厅中的气氛,但是这个威猛的张飞式男子一跺脚,立刻把这一小团地方,变成了全场的焦点。

    “我不管你们华兴会,陈氏集团的恩怨!”

    这个男子,正是正是当年陈艾阳打死那人的师弟,程派八卦掌的正宗传人,程山鸣!

    程山鸣一脚造成这么大的动静,却丝毫不在意,把目光盯向了陈艾阳,一个字一个字的吐了出来。

    “你就是李派太极,钓蟾劲的传人陈艾阳?当年你打死了我师兄,我今天就要打死你,为他报仇。”

    一进来,程山鸣就感觉到陈艾阳的目光,全身精气神全部聚集到自己身上。王超身上的气度,劲力,精神,在他眼里,无一不显现出拳术大师的层次。

    反倒是林欣因为平衡加点的原因,和普通少女并无什么区别,反倒没有发现。

    “加油,头号小弟,拿出我教你的一百零八装逼姿势,一举轰杀了那个扑街。”

    说完,林欣就拉着陈琳的手向后退到了十米外,看的已经提起了精气神的陈艾阳不由的嘴角抽抽,什么装逼姿势就不说了,话说回来,你武功都那么高了,让我妹妹后退也就算了,你退个毛线啊!

    陈艾阳深吸了一口气后,本来想说些冤家宜解不宜结之类的客套话,看看能否化解仇怨,但话到嘴边却是本能的一变。

    “口桀口桀,死在我手上的扑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谁知道哪个是你师兄,不过你既然敢来,就和你师兄一起去死吧。”

    他微微挺直腰杆,抬起头,仅仅是一个微小的动作,就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威严渐渐流露出来。

    在这之前,他看起来相当普通,若是看得起他,就觉得他是豪门精英,有钱的二代,但若是不屑一顾,便觉得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奶油小生。

    但是,此刻昂首挺胸,环视顾盼的他,却里里外外透露着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雄的威严,眼神之中透露着的是睥睨傲慢的魄力,强者,这是当之无愧的强者,这一念头在所有人心中升起。

    ‘完了,这一个月不停的装逼,竟然装习惯了!’

    虽然陈艾阳有找个缝钻进去的冲动,但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

    就在大家看的不明觉厉,程山鸣沉默,陈艾阳死撑的时候,这时刚好又有声音响起,到缓解了陈艾阳的尴尬。

    “艾阳,又来客人了?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大厅中的动静惊动了在上面谈话的陈家老爷子陈立波。

    “原来是陈老爷子来了,来得正好,我们的商业纠纷,也该解决一次了吧!”

    申洪见陈立波出来,也回过神来,立刻大声喝道。

    陈立波身边是一个长相儒雅,头发花白,戴着眼睛的男子。陈立波还没有发话,他就代替说出了话来。

    “陈伯,看来是商业纠纷,就按照你们的老规矩来吧,最近海上紧张,我们海军是绝对不允许有人在马六甲海峡火并的。”

    这个男子,正是新加坡的**oss。新加坡刘家的一个重要人物。

    “贤侄既然说话了,那只有这么办了。”

    陈立波笑了笑。

    “申会长,那这次,咱们就按老规矩办,你说赌多少资金,擂台开在哪里?”

    还没有等申洪说话,刘家这位笑了笑。

    “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反正大厅也被那位师傅弄乱,直接变为比武场地,那不是更好!况且今天正好这么多名流在场,大家也都兴奋一把,看一场精彩的较量,然后喜欢压注的就压一手,申会长,你觉得怎么样?我就来做个主,解决你们陈氏家族和华兴会的商业纠纷,纠纷解决之后,大家都平平安安做生意,才能保证海峡上的太平嘛,你觉得如何?”

    “这…….”

    刘家这位申洪是认识的,等于是新加坡的亲王,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好!这才痛快!”

    程山鸣哈哈大笑了两声,浑身猛的一抖,衣服啪啪做响,带起的劲风吹拂,把周围的人头发都吹了起来。

    周围的人连连后退,大厅中央顿时空出一块场地。

    “既然有刘先生做主,那就这么办吧!”

    申洪眼神闪烁了一下,吩咐后面的人。

    “你快回去,把资金合同拿来。”

    就在这时,陈立波也对身边的明叔道。

    “你去叫几个律师做财务公正。顺便安排一下在场诸位的有兴趣名流的赌注。”

    经过这么一说,现场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能接受陈氏集团邀请的,都是新加坡上流社会的名流,也知道赌拳比武这一习俗,有的没有赌过了,很是兴奋,立刻就走上了楼,打电话叫自己的人取资金。

    “陈先生,请等一下!”

    就在这时,柳生水明一步步走了出来。

    “本人也是武术界人士,久闻新加坡太极大师陈艾阳师傅的威名,当年陈艾阳师傅东渡日本,与我武术界大师船越一郎比武较量,用鞭手粉碎了船越师傅的头盖骨,导致船越师傅当场丧命。船越师傅是我的生死之交,对于船越师傅的死,深感痛惜,等程师傅比完后,本人想和陈师傅较量一下功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