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被控制了
    “这是大力金刚劲,不对,这是修改过大力金刚劲,我记得在这个世界我根本就没有传下过大力金刚劲,怎么会有……”

    就在青年一个人喃喃自语的时候。

    雷倩的目光也放到了他的身上。

    ‘看了这么久,终于准备出手了吗?’

    这么想着,不过感受着开启爆炸后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力量,雷倩却并没有多少担忧,这种强大,仿佛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感觉,是那么的迷人。

    这种状态下,或许……老师也不是不能杀死吧,这个念头在脑中只是一闪而逝。

    “继续吧,希望你能多撑几招。”

    雷倩活动了下脖子,发出咯咯的响声,同时,伊贺源精神也提到了极点,心头警铃大作,经验丰富的他知道雷倩必然是开启了类似天外传承一般的秘法,正准备也开启天外传承,与对方进行第二阶段的战斗时,青年出手了。

    “源君,还请将此女让给我!”

    ‘唰!’

    话语落下,没有什么**炸天的花俏招式,有的只是一指点出,似杨羚挂角,轨迹天成。

    见此雷倩冷笑一声,根本不惧,反而双手齐用,一手成爪一手成拳先一步向伊贺源和青年罩去!

    “找死!”

    本来伊贺源看到青年出手,都准备收手了,他身为日本的知名武道家去围攻一个同等级武者这种事还是不屑为之,不过见到雷倩主动攻来,也不再留手,开启传承,抬手一记死拳轰向了雷倩的拳头。

    直接就是硬碰硬!

    ‘嘭!’

    由于距离的缘故,伊贺源后发先至,紧接着伊贺源便感到手臂一疼,不由的倒退了一步,竟然落在了下风。

    一击逼退伊贺源,雷倩目光也放在了青年身上,嘴角露出了一抹狰狞笑容,抓出的手爪又快了三分,对于她来说不管敌人是两人还是三人,只要逐个击破,那敌人就永远只有一人!

    ‘噗!’

    不过一声轻响,青年一指点在雷倩的掌心,就在雷倩那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竟一指破开皮肤插入了血肉之中,血水从伤口处喷出。

    ‘不可能!’

    雷倩心中呐喊,她将硬功练到堪比化劲的地步,手掌又是全身防御最强的位置,别说一根手指,就是古代中削铁如泥的宝剑,她都自信不可能打破自己的防御。

    “我不信!!半步崩拳!”

    雷倩长啸一声,一步踏出,另一只手抬手握拳,半步之间,人尽敌国,向青年的头颅轰杀了过去!

    刹那间,雷倩的气势浓烈到了一个巅峰,再加上半步崩拳这般凶猛的拳法,当真是人挡杀人,神挡杀神,就是倒退一步的伊贺源这时也不禁变色,心中计算,若要争锋,非要等其气势回落的时候,才能与其拼杀,否则必然要被这股气势碾压到死。

    “结束了!”

    不过显然青年没有等待雷倩气势衰弱的想法,面无表情,却是丝毫不为雷倩的气势所动,另一只手伸出,如蝴蝶飞舞,轻巧的从打来的拳间穿过,一指点在了雷倩的脖颈上,瞬间雷倩的拳头嘎然而止,明明离青年的脸不足一寸了,这一寸却化为了天堑。

    ‘嘭!’

    雷倩脸上带着不甘,最终双眼一闭晕倒在了地上。

    “我有些事情要办,还请源君先离开。”

    伊贺源刚为雷倩倒下而松了口气,听到青年这话,看了看青年,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雷倩,说实话不动手的雷倩前凸后翘,相貌也确实不错,瞬间露出了一抹日本人都懂得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既然玄君有此雅兴,那我也不打扰了,祝玄君玩的愉快。”

    说完,伊贺源也不再多呆,转身离去,走前还贴心的把门带上,独留青年还有雷倩两人留在房中。

    ‘咔嚓!’

    这时房中,终于只剩下青年与雷倩两人了,青年缓缓蹲下,伸手抚摸着雷倩的脸庞,因为长期练武,雷倩的皮肤不但没有粗糙,反而意外的滑嫩,就如电视电影中的明星一般,不过在青年的眼中却并没有丝毫的**,在一片清明之中,低声轻语道。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话语落下,青年直接伸手将雷倩的紧身衣解开,露出了衣服下的雪白娇躯,看着雷倩的粉背,青年面无表情,咬破指尖,鲜红的血液流出,便神情认真的开始在雷倩的后背勾画起一个复杂的神文。

    而随着铭文的勾画,雷倩的脸上也逐渐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不过并没有苏醒,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半个小时,直到神文占据了雷倩的半个后背,青年才停下了勾画。

    “啊~~”

    在最后一笔落下,无尽痛苦的过去,却是无尽的kuai感占据了雷倩的身心,口中发出一道诱人的shen吟声,这时雷倩终于睁开了双眼,眼眸迷离,棕烟色的瞳孔中不知何时带上了一丝金色,看着近在咫尺的青年,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低下了额头。

    “主人,请吩咐!”

    青年神情冷漠,看着自己面前的杰作,淡淡开口。

    “去吧,去将传授你武功的那人带到这里来!”

    “是,我的主人!”

    雷倩跪在地上,恭敬屈服的亲吻了下年轻的脚趾,这才缓缓的退出房间,眨眼间消失在了烟暗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