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1年零两个月
    江南基地市,江南山水小区华耀峰山顶别墅,一年多后,又迎来它的主人。

    别墅内。

    “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开心,开心啊!!!”

    站在别墅内,李耀高高举起双手,随后双拳握起,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向旁边的妻子维妮娜。

    “极限武馆终于确认罗峰死亡,只是,我没能亲手杀死他!”

    维妮娜低声道。

    “不是,他不是也有亲人吗?他敢杀了我们的孩子,那我们……”

    “对。”

    李耀的眼睛仿佛有着可怕的绿光。

    “不过,他的家人始终是极限武馆的家属。”

    李耀冷笑道。

    “杀了他们也会令我们倒霉,最好的方法,就是用世俗手段,来折磨那罗峰的家人!让他们自己崩溃,甚至于……痛苦的自杀!这样谁都怪不到我们头上。”

    李耀看向维妮娜。

    “这次我安排hr联盟的势力,没人阻拦了吧?”

    上次李耀准备用世俗手段,却遭到hr联盟地下议会的议长阻止。

    “罗峰已经死了,谁会在乎一个死人的亲人?”

    维妮娜不在乎一笑。

    罗峰在时……

    就算是hr联盟都要有些忌惮,现在人一死,怕什么?

    “那就开始吧!”

    李耀微笑道。

    “我来安排,我们hr联盟有的是心理学大师,折磨他,从心理上让他们崩溃,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维妮娜微笑道。

    ……

    明月小区。

    “什么,我妈在莲花池公园跟人吵架,被人打了?”

    罗华不敢相信。

    “可是就算厮打,我妈怎么哭成那样?”

    旁边的保姆秦妈连道。

    “那个泼妇说话太难听了,我都气得一肚子火。可是她有好几个妇女帮手。”

    罗华眼睛眯起。

    虽然罗家最耀眼的是罗峰,可是论才华罗华也是很惊人的,特别是智慧方面,就算是罗峰自己也承认不如弟弟,能够年纪轻轻,就在股市当中兴风作浪,股市那可是最能反应人性的地方,当初残疾的罗华就一直在股市里搏杀。

    现如今,他绝对算是股市内的高手。

    只是……一直被罗峰光芒遮盖住而已!他赚钱再厉害,也不及罗峰那般赚钱速度!可是……他不傻,反而很聪明!

    “我一直害怕哥哥的仇家,那个李耀回来。”

    “难道是他?”

    或许是有点反应过敏,可罗华依旧不敢松懈,现如今的他,可是掌管着他哥罗峰留下的数百亿的庞大资产,而且还有一份‘千年黑乌根’的草木之灵,据说价格昂贵无比,是无价之宝。

    ……

    两个月后。

    “什么?”

    李耀、维妮娜二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我们也没办法,那罗家的小子罗华,竟然雇佣了六位‘高等战将’当保镖,平常他爸妈出去,都是跟着两位高等战将!”

    一名年轻男子恭敬道。

    “我们可没能力安排‘战神’强者出手,所以硬来没办法。”

    “我们用软的,可是——”

    “罗华现在成为华夏锅工章银行第八股东,可以调用华夏锅特殊部门来保护他家人。”

    李耀、维妮娜听得目瞪口呆。

    工章银行,那可是华夏锅第一大银行,市值近十万亿之多。单单锅家财政部、汇金就掌控超过50%的股份,而前十大股东的确是拥有惊人特权。可是,前五大股东可都是一股股大势力,而非个人!罗华一个毛头小子怎么成为工章银行第八大股东的?

    就算拿数百亿,可好歹要有人愿意卖那么多股票啊。

    在股市里,要短时间内吸纳那么多股票,几乎不可能。

    “在华夏锅,我们hr联盟的势力,没办法跟锅家特淑部门比,这是他们的地盘。”

    年轻男子躬身道。

    “滚。”

    李耀怒喝道。

    年轻男子不敢吭声连离开。

    李耀脸色难看。

    “没想到这罗家的罗峰够难缠,这个叫罗华的普通人也这么难缠。他怎么有手段成为工行第八大股东的?”

    “哼,我斗不过你哥哥。”

    “还还不信,斗不过你!”

    “罗家……”

    李耀双眸凶光闪烁。

    ……

    江南基地市扬州城,明月小区。

    安静的房间内。

    罗洪国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旁边还有吊瓶,显然正在输液。房间内除了护士外,罗峰的母亲还有罗华、林夕全部聚在床边。

    罗峰母亲的脸上泪水哗哗的流,不仅是自己丈夫受伤,更有自己儿子死亡,和一年来自己家的悲剧遭遇。

    “爸爸,没事的,会没事的…”

    罗华站在床边,此时双腿已经完全痊愈的他,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一边安慰,一边双手却死死握紧裤边,几乎将昂贵的名牌裤子扭成一团,钱再多又如何,有些东西却是钱所买不到的,面对世界顶端力量散发的恶意,这次是运气好,保住一命,那下次呢?下下次呢?总有保不住的一天。

    林夕站在他的旁边,虽然还没有完婚,但朝夕相处,已经以罗家人自居,双手捂住嘴巴,此时罗父受伤,也是感同身受,水汪汪的大眼睛泛起泪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