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千山暮雪行万水烟雨梦4
    那人又是莫名其妙又是惊怒交加,甚至不想多说一句话,缓慢站起来,掉头就走。郭玉惊讶不已,

    “哦,你没……你到底是谁?”

    那人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也不认识了你所说的那些人,我只是这里的过客,你误会了。”

    “不对,我没封住你的穴道?原来你的武功不弱啊,为什么不还手。”郭玉还是不死心,她爱白宝山爱到极致,恨白宝山也恨到极处,她一心想知道这人跟白宝山有没有关系?

    那人叹口气说“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跟你动手。”

    “你白白费了我不少精力,就这样说罢手就罢手,不试试你功夫有多深,我怎么知道你和白宝山没关系?”郭玉有点强词夺理,牵强附会。

    那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是大户人家的大小姐,我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你和我打打杀杀有意思吗?”这话倒把郭玉噎住了。

    她涨红了脸:“少废话,跟你家主子一样,油嘴滑舌,满腔道理。”

    说着,又纤手一出,掌心生风,今天心中的堆积已久的怨气不出,她是不肯罢休了。那人更是纳闷,看这女子身姿娴雅,面如银月,色如梨花,眼波清澈,宛如秋水,年纪虽然香儿姑娘大了一些,却也是国色天香。说话时有点急促也不失大家闺秀之范,动起手来也是梨花摇曳,风采生辉。就是脾气不可理喻,莫名其妙。

    那人就是秋恨水,他受到香儿如此好的礼遇,无以回报。他想,以前在杭州王府也当过马夫,那段时间是他最美好的时光,白天干活能看见心上人,晚上睡觉能梦见心上人,让他终生难忘。现在有人能收留他,那怕扫地喂马,只要有事做,他也许能心安理得在这里长久地生活下去。

    就在天色还没大亮,他拿起院里角落的扫把,先扫完房顶的雪,再扫了院里的路径上的雪,无心闯入一座开满红梅的院落,惹了这家主人雅兴,大不了一走了之,谁知道这家主人是不是的了什么妄想症,非要和他动手过招。

    他原本是杀手,出招杀人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他经历过一次无关风月的情缘,一场爱恨切骨的孽债,他的心被揉碎了,他的血被冷却了,他再没有杀人的**了。可眼前这个女子咄咄逼人,先前他只守不攻,用真气护住主要穴道,才没点中他的穴道,但那女子手势强劲,是点穴的好手,一个雪球还是把他打倒在地。

    转眼又交上手,不能不谨慎万分,在她双掌之间穿插斜窜,周游在她的外围,尽力不让她的掌风封住去路,以免重蹈覆辙。她终究是个女子,时候一长她体力不支,就趁机突围而去,何必再惹一身麻烦。

    郭玉甚是感到惊奇,这人的招数全然不是白家的拳法,白宝山是从哪里请来这样的高手来刺探我的消息,他如果真要出招跟我对打,我未必能胜了他,

    两人斗得不可开交时,有人叫喊道:“哎呀呀,你们都在这里呀,怎么打起来了”。是香儿,她跑过来,冲到他们中间,用手臂隔开,

    “停——快停手。秋生兄弟,你怎么跟大小姐动起手来?”

    秋恨水还没开口,郭玉斥责道:“香儿,你老实告诉我,这人究竟是谁?是不是白宝山雇来的?”

    香儿眼珠儿一转,似乎明白了一切。

    “我的大小家,你怎么了。姑爷派来的人,打死他也不敢跟你动手。他就是个过客,昨天黄昏差点冻死在我们家门口,是我好心把他救过来的,人家又好心把我们家宅子里的雪都扫了,你也不问青红皂白,就和人家过招动手,让姑爷知道了,人家岂不是倒霉。”

    郭玉哼道:“只是过客?怎么武功不浅呀?”

    香儿说:“大小家,你多疑了。你看看他的长相,听听他的口音,是从南方来的,那点像西北凉州苦寒之地的来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