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千山暮雪行万水烟雨梦6
    郭振远说:“那也许是菩提血,它已凝固如坚冰,外层是琥珀。若是不仔细看它就是玉石玛瑙。如果我护送佟大人敬献的血玲珑时,能偷偷看上一眼,就知道我们家的遗产是什么东西了。待会,我吃完饭,你叫上谷师弟去佛堂,我们一起研究一下我们祖先的遗产。”

    郭玉问:“为什么要让谷师弟知道?”

    郭振远说:“这你就别问了,待会你就会知道的。”

    郭家的佛堂宽敞明亮,富丽堂皇,几乎与寺院的大殿相差无几。炉里的香火袅袅升起,萦绕在满堂的各个角落。郭家的祖宗灵牌高低有序地摆放在佛祖神像的前地祭坛上,气势不逊色于庙堂上的供奉。

    郭振远拿出祖宗留下的那份遗产。他展开包装皮革,皮革里面还裹着一轴锦缎画卷,当画卷也展开时,那画卷灿然生辉,上面画着栩栩如生的画像,那些画像有的是打坐,诵经,横卧,奔跑,行走等各种姿势的佛祖,还有漫天飞舞,长袖善舞,身姿飘逸,婉约玲珑的仙女。郭振远数了一下,一共有十二个佛祖画像,佛祖画像上面向对应的也有十二个仙女画像。

    站在一边的郭玉和谷寒风都看的心旷神怡,啧啧称奇。

    郭玉说:“这不是敦煌壁画上的飞天画像?他……她带我去过敦煌,后来我也多次从哪里经过,这画像画的真好。”

    郭振远知道她说的他就是白宝山。

    “所以我们镖局叫做飞天镖局,就是因为这份遗产。你们看,这画轴最下面还有几行文字,这都是梵文。玉竹和尚十几年前在这里做法事时,把这梵文记取了,后来他翻译成汉语文字,就这封信上。”

    郭振远打开那封信,他们仔细对照一番,信上的梵文跟画轴上的梵文没有一点差异;而翻译的文字写道:有人译的,能遇神灵佛僧,解其意的,飞天欲舞,行者无痴;天下未平,毁其贪欲,千佛手指,佛宫安宁;于清于浊,无利而往,其心善者,普度众生。

    谷寒风不解其意思:“师傅,这梵文翻译过来就这几句话,这到底什么东西?”

    郭振远说:“当时,玉竹和尚对我解释说,如果我们家族出现对佛教悟性高的人,就能领悟这份遗产的真谛,就会抵御这画卷上的诱惑,修成得道高僧;如果天下还有人对菩提血觊觎,就把这遗产毁掉,才能保住敦煌千年佛祖的神光;人世间颠倒黑白,利欲熏心的事太多,需要佛法才能让芸芸众生心往向善,平安一生。”

    郭振远在每个佛祖画像摸索了几下,从画像里掏出五个掌心那么大小,呈桃心形状,绯红色的琥珀,却闪烁着鲜红光泽,像颗颗鲜活的心在跳动。郭玉在爹爹继承家业和爷爷丧事的时候见过两次,这次亲眼目睹,心里还是激动万分。谷寒风第一次所见,惊奇地问:“师父,这真的是菩提血吗?”

    郭振远没有回应,他的手还在那十二个佛祖画像里摸索着,

    “怎么只有五个,一共七个,少了两个,走漏风声了。”

    郭玉见父亲神色紧张,声音颤栗,不无担心的问“不是说祖上留下九个,怎么就剩下七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