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千山暮雪行万水烟雨梦9
    他终于到达了那座破庙,他把香儿放下来,要给她上金疮药止血。他刚在香儿伤口倒点药粉,香儿疼痛的醒了过来。

    “我还活着,你为什么要救我?”

    秋恨水说:“你别说话,我一定救活你。”

    香儿微弱地说,“我不行了,你不用费心了,我有几句要紧的话要对你说,你要好好听着,不然我死不瞑目。”

    秋恨水见他焦虑的苍白的神情,不忍心让她心有不安,柔声说:“你说,我听着你。”

    香儿说:“你是不是跟他们是一伙的?见我对你好,你才救我?”

    秋恨水想不到她会疑心到自己,他坚定摇头:“我不是,我不骗你。”

    香儿脸上露出了微笑:“我相信你。第二件事,就是我……唉,都是我不好,马师兄他……他骗我不要紧,为什么害死郭家那么多人。终究还是我害了郭老爷一家人,谁让我喜欢马师兄呢。……我,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他,请代我问他一句话,他到底喜欢过我没有?”

    秋恨水听了她如此自责,心如刀绞。

    “我一定找见他,杀了他为你和郭家人报仇。”

    香儿轻轻摇头:“不,不要,是我害死郭家的人,谁让我喜欢他呢。我只想知道他心里有没有我。”

    多么痴情的女子,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秋恨水所经历和见识的痴情,爱和恨都如利刃,使人伤痕累累,生死交瘁。

    香儿继续说:“第三件事,就是让你帮我找到我的妹子,她的名字叫做梅雪。当初,我们姊妹俩流落到京城,不慎走散了,从此没有我妹妹的消息。我被郭老爷收留了,带我来到关中。十年了,不知道她还活着没有。我给郭家镖师和师兄们缝补衣裳的时候,都会在衣领上绣一朵红色腊梅,因为我们姊妹的左肩上都有一朵鲜红梅花烙,你掀开我的衣服可以看看。”

    秋恨水说:“先不忙,你慢慢说,我听着呢。”

    “不,你要看看,我……我才放心。”

    秋恨水不忍拂去香儿恳求的眼神,他掀开她左肩上的衣裳,果然在香儿雪白的肌肤有一朵鲜红的腊梅,栩栩如生,像是盛开在白雪飘零的红梅。秋恨水看了一眼,连忙把她衣衫整理好。

    “我还给有的过客缝补衣裳,也在他们的衣领上绣上腊梅,希望他们行走江湖时,我的妹子能够看到这标记,能够打听到我……我的消息。我身上还有……”香儿说的太急促,喘不上气来。

    秋恨水心想,原来她是用这个方法寻找亲人,不是单单对我偏爱绣了梅花。

    “你休息一下,别多说话,我就带你去找医师。”

    “不,我怀里有东西,请你帮我拿出来,我……”

    此时,香儿说什么,秋恨水只能做什么,怕她一着急一口气上不来。他从香儿怀里掏出一方锦帕,他打开锦帕,包裹着一支梅花簪子。

    “它是我……我娘留给我唯一的信物,也是……我们姊妹肩上的标记。你……是好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