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饮马桃花水惊风古道远1
    塞上风云,

    烽火残阳落长河;

    古道热肠,

    飞沙依旧千年越。

    大漠孤雁落,

    连城狼烟斜,

    酒烈情长醉时梦,

    当歌对残月。

    铁马热血,

    豪情冲宵坚如铁;

    天涯断肠,

    不见离愁情悲切。

    苍山故梦游,

    飞度关山月,

    遥望故园山几重,

    几度生死别。

    驼铃声声,匆匆过客,

    古堡城外西风烈。

    前世无相约,

    旧时铁血今日歌,

    瘦马萧萧,平沙白雪,

    孤城一片西风烈。

    千里走寒夜,

    云海深处昆仑阙。

    茫茫戈壁滩,一望无际,天地之间偶尔有一股风沙,扭曲着身体直冲向单调的天空。一群马帮商队行走在荒凉的丝绸之路上,这条路上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商队人马踏歌而行,与烈烈西风一起抗争着生死之间的风云际会。

    商队中有个妙龄少女,用心在倾听这首歌。那歌者遥遥地跟在这商队后面,显得无所事事,又是啸声呜鸣,又是引喉高歌。

    那少女又是好奇又是惊喜,好奇这人到底是谁呢,他骑着一匹通身毛色雪白的骏马,跟了商队大半天,既不过来打个招呼,又不纵马先行,倒是个自得其乐的浪子;惊喜地是他吹出的啸声悠扬婉转,唱出的歌跌宕豪放,像是草原里的游牧民族。她真想放马过去看个究竟,但没有大哥的允许,她还不敢轻易离队而去。

    于是她纵马上前,奔到一个三十来岁地汉子身边:“大哥,那人跟了我们这么久,有什么意图啊?”

    那汉子睨着眼看了那少女一下:“孤月,你头次出来走趟子,就这么沉不住气。你光顾听人家吹箫唱歌,也不仔细瞧人家是走短程的还是走长路的是一人行走的孤客,还是麻匪强盗暗中派来的探子。”

    那少女撇撇嘴,说:“啊哟,在西域行商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又是看路又是看人,谁要来抢劫,难道我们飞鹰山庄的刀手都是白吃干饭的,让他们有来无回。”

    那汉子哼道:“哎呀,我的大小姐,你说说容易,中原的商家都来西域做生意?这里是麻匪的江湖,我们不过是匆匆的过客,能不跟他们结梁子就是平安大吉了。你好好看后面那个人,他骑得马是蒙古草原优良的大玉马,马背后面驮着一圈毛毡,像是千里走单骑的旅客。”

    孤月歪头又向那孤客看了一眼,只见他熟视无睹,依然独自欣赏着周围空洞枯燥的风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