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饮马桃花水惊风古道远3
    她毕竟从小家境富有,从来没有偷过别人的东西,如果被这个白衣旅客说成偷马贼,她的颜面将无处安放。可是她折腾一番,那白马稳如泰山,一步未动,她来了气,用马鞭把手戳马的臀部“走啊,快走啊。”

    “哎呀,飞飞不走,飞飞就不走。”

    那白衣旅客又说梦话了。孤月心想,飞飞是谁呀,叫的那么亲热。

    万孤雁见妹子在马背上胡闹了一番,那白马就是原地不动。看那白马对主人可谓是忠心耿耿。白衣看人已用梦话叫破了孤月偷马的作为,这傻妹子还在哪里纠缠不休,非得让人家当面喝斥才好看吗?他几步起落走过去,一把把孤月从马背上拉了下来,掉头就走。

    孤月还挣扎地说“大哥,你干嘛呀,我又不偷人家的马,我就想玩玩吗?”

    万孤雁哼道“你玩了半天,把人家的马玩转了吗?还不快回去睡觉。”

    他俩刚下而来一土丘,突然听到从远方传来一阵当啷叮当的驼铃声。这深更半夜,还有人在戈壁滩上走夜路,听那驼铃急促的声响,来者的坐骑像是在翻蹄飞奔,急着赶路。

    孤月好奇地回头一看,那白衣旅客已出了营帐,站在马背上翘首向西北方向望去,那驼铃声就是那个方向渐行渐近。孤月顿足不走“大哥,你先别走,有人来了,你看他在干什么。”

    万孤雁说“少管闲事,人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不回去,有什么好看的?”

    孤月挣脱大哥的手“你捏疼我了,我就不走吗,我偏要看吗。你不让我看,我今夜就不睡觉,我搅和让大家都睡不成。”

    万孤雁对这胡搅蛮缠的妹子真是没办法“好,就就依你,就在这里偷偷看,看归看,别出声别插手。”

    说话之间,驼铃来者已近到眼前。只见他骑着一匹白色高大的骆驼,头戴着毡帽,身着蒙古袍,外套狼皮夹衣,满脸胡茬,眼神忧郁中闪烁着气势逼人的光芒。原来是个蒙古人,怎么就他独自一个人行走在黑夜里。

    孤月悄声说“又来一匹白骆驼。真是奇怪。”

    只见白衣旅客跳下马背,对那来客喊道“那慕汗,飞飞已经是我的了,你还跟来干什么?”

    那慕汗勒住骆驼,说“郭雪剑,我可没说过我输给你,飞飞就是你的了。”

    “那你要怎样?”郭雪剑底气十足地问。

    那慕汗说“我们再来比一场,我输给你,飞飞就跟你走。如果你输了,飞飞就得跟我回去。”

    孤月心想,他们口口声声争抢着飞飞?这飞飞到底是谁?难道是个绝色佳人,他们为美人而决斗,那太炫酷,太刺激了。

    万孤雁却想,这个白衣旅客果然是白宝山的儿子,他跟我们同行就想搭伙回凉州;可那蒙古人有点古怪,他说话的声调一点都不像蒙古人,也不想像北方一带的口音,他到底是谁呢?

    只听郭雪剑说“那慕汗老兄,你我都比了九次剑法,你都输了,我们还来点拳脚上的功夫,一次定输赢怎么样?”

    那慕汗微微一笑说“不行,我只跟你比剑。”

    郭雪剑有点无奈地说“你别固执好不好,那老头已经死了,不管你是输还是赢,他都不知道,你还这么千里走单骑,有什么意义?有把握能赢我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