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饮马桃花水惊风古道远5
    她侧目一看,大哥手持一对紫金鹰爪钩接住了那大汉,两人在马背上打斗起来。商队众人看见大掌柜跟人家交上手了,各自为阵看护着驼队,免得对方一拥而上冲散驼队。

    只见万孤雁左手鹰爪钩还用一个短链相结,远攻近交,刚柔相缠,让那大汉无法还击。万孤雁的坐骑纹丝不动,双钩在他手中灵活转动,护住四周,是那大汉纵马跳跃,始终攻不破万孤雁的双钩。

    那大汉急躁地回头对他同伴喊道:“们还愣的干什么?还不快去他们的驼队里搜查圣物。”

    一个青年说道:“古拉头人,待问清楚了,别误会了人家。”

    “牧仁,你说什么?我误会了他们?他们都动刀子了,你没看见吗?你难道眼看着我们部落陷入黑暗之中吗?”那阿古拉边叫喊着,手上的刀更加强了进攻。

    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对身边一汉子说:“头子,你看怎么办?”

    那汉子说:“婆,既然头都发话了,飞鹰山庄在不好招惹,我们拿了人家的钱财,也要跟他们斗上一斗。”说着,其余五人拔出兵刃,冲向驼队。而商队早有五个人冲出来,接住他们混战在一起。

    商队里的趟子手都久战沙场的老手,有人抵挡敌人的袭击,有人就在不同方位护卫驼队,不让骡马和骆驼受到惊吓,防止造成慌乱,敌人趁机抢劫财物。一刀仙和关山月拉紧领头的骡马和骆驼,看到对方只有那一对自称夫妻的两个人武功显得不弱,其他四人都是蒙古汉子,凭着一身力气冲杀。

    那对夫妻冲开刀手的拦截,飞身跃在商队的骆驼背上,挥刀就要挑开打包的货物,一个身影闪在他们前面,一道白光飞驰而下,当啷一声挡住了他们的刀头,那两个人后跃稳稳当当地分别站在马背上,定睛一看,一个须发飘然的老头,手提一把双刃直板刀,刀头斜面断裂,刀身长不过二尺,刀把弯曲有一尺。

    那汉子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刀,翻着白眼说道:“来是一刀仙啊,你的破浪刀还是宝刀不老啊。”

    那女子哼道:“头子,你太抬举他了,他一把年纪也该封刀养老了,不要把一把老骨头扔在大漠里,那就太可惜了。”

    一刀仙微微一笑:“夫一点威名,让你们见笑了,还不知尊驾是那个山头地窝子的?”

    那女子说:“们夫妻是黑山帮的,帮朋友找点东西,不会贪你们的财物,劳驾你老开个道,我们找见我们的东西,有什么损失双倍赔上。”

    一刀仙说:“来是黑山帮的,你们在阴山不做你们的皮货买卖,跑到西部沙漠里跟老夫一样替别人跑腿来了。”

    这两个是正是黑山帮的伍伯元和黑风娘,十年前他们参与了玄武王叛乱,黑金山惨死于京城,黑凤娘痛失刘义云后,就跟师叔伍伯元皆为夫妻。蒙古王爷博察尔死后,由他的女儿继承了王位后,又受到其他部落的排挤,只好西移到天山一带。黑山帮自黑金山死后,时运不济,只能投靠在博察尔王旗下效劳。

    伍伯元神色尴尬地说:“能吃着碗饭,难道我不能吃嘛。”他知道黑风娘从老板小姐沦落到刀手,心里不是滋味,所以就没敢替她的名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